內觀第四天-痛到不行,喋喋不休的心

大家進禪房前像是要百米賽跑一樣,伸腿拉筋的。

腿還是會痛,心不休息。坐了一個小時,心裏想說,不如來試試單盤,能趁這幾天時間練會好像是件蠻酷的事情,而且說不定單盤更痛,痛過後再回來散盤就不會疼了。

如意算盤不成功。單盤和散盤的疼痛程度是一樣的,只是腿疼的部分從一個變成兩個地方――多了腳踝的部分。一整天就交叉的練習。

下午老師一個個問大家感覺,有人問說坐得痛了是不是可以拿幾個墊子調整坐姿讓自己比較不痛,老師說可以,因爲又不是來練腿的。羞慚,當場想說這是說給我聽的啊~~

實在是真正該做的練習做一下就覺得無聊,沒有變化起伏。

雖然我們要保持完全的靜默,不但不准交談,連手勢、視綫都不要與別人有任何交流,但是還是會受到別人存在的干擾。我右邊坐的是“泰山女“,她很厲害,一坐下去就穩如泰山不會動,我坐到無聊時偶爾會偷偷睜眼看看她,都不動,好像要是她動了我就會舒服點一樣。

左邊是個”氣泡女“,她是個奇葩,從第一座開始就沒安靜過,坐沒多久就開始做頭部體操――也真是太誇張,一般人也就悄悄伸伸腿什麽的,她直接活動全身筋骨;然後還會一直吐出一串氣泡,就像汽水喝太急時不斷要從胃裏打嗝排氣一樣,所以即使不張眼也能感受她的存在。她吐氣泡串是沒停過的,一坐下來就一串,然後每幾分鐘又能聽到再一串……不知道怎麽能有那麽多氣泡。有一天張開眼睛時看到才發現,原來她坐累了竟然會用雙手滾動按摩腹腔,一擠壓就是一串氣泡吐出。

喋喋不休的心更常做的是跟自己對話:

“也許印度人身體結構跟我們不一樣,他們盤腿而坐就像我們坐在椅子上一樣自然“

“拿旺雷巴獻曼達可以獻到手腕磨到見骨,我這一點腿疼算什麽呢?“    另一個聲音嘟囔著  ”也許拿旺雷巴修完金剛薩埵就已清淨業障並得平等心……

“人心實在太善變了。前天還覺得有點好笑的吟唱,現在聽起來像天堂福音(葛老師聲音一響起就表示只剩5分鐘就到一小時)

“也許我就是腿粗不適合盤腿……

“下次要問仁波切他們小時候盤腿長坐會不會痛……

“自己應該要認真點。人家有憂鬱症要靠藥物控制的、小兒麻痹的、潔癖的都要忍受更多的挑戰來學內觀,我身強體健的怎麽很反射性的只想著怎麽偷懶……

“後面的日本女怎麽咳嗽不戴口罩的啊?害我也開始咳嗽!回臺北趕快去吃抗生素不知道能不能來得及三天內把感冒治好。不然去澳洲不能潜水會很哀怨的”

“蒼蠅停在臉上,我要有平等心,有隻蒼蠅、有個臉,蒼蠅想停在臉上是天經地義的,我幹嘛要去不喜歡這個現象,就是一堆原子停在另一堆原子上面……但是,小學健康教育不是說蒼蠅會把大便上的細菌粘在手上散布?啊,不行……”揮手趕走蒼蠅。

廣告

關於 bella.chao
a simple wandering being on the less beaten tracks in samsar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