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在喜馬拉雅山》

Living with Himalayan Masters by Swami Rama

這是一位印度瑜珈大師(不是坊間那些體位瑜珈,是真正的修身心靈的瑜珈)所著,講述他在喜馬拉雅山區修行時遇見的大師們的故事。之前有讀到其他幾本書引用了這本書的故事,應該算是將瑜珈傳播到西方的先驅老伯伯。

老先生從小給他的上師收養(肯定是有極深夙緣的弟子),上師爲了讓他不要太執著跟上師的實體聯繫,所以常常送他去其他不同瑜珈行者那裏學習。Rama後來還偷偷跑到那時對外鎖國的西藏去見他的祖師(他的師父的師父),很神奇呢,這位印度瑜珈大師因爲在西藏有九位具格弟子,竟然常住在拉薩東南部地方。所以老先生就有許多神奇故事講述,大部分是他那個派的,但是也有其他派的。

裏面的故事很有趣,即使不學佛的也能讀的津津有味,特別是喜歡那些神奇事迹者。學佛(特別是密宗金剛乘)的也很推薦,因爲裏面很多法門(禁語、襌坐、依止上師、持咒、氣脈明點瑜珈、破瓦遷識……)聽起來都一樣,這些大師們的神行故事(天眼通、他心通、神足、自由轉化物質……)在藏傳佛教裏也都有很多類似的成就者故事。讀了可以知道哪些修行方法是共通的,哪些是佛教獨有不共的;還有,知道什麽是印度文化生活上的一部分,就知道如何去探究行爲背後的重點意義(像是幫師父洗腳、塗油是表示尊敬,摘樹枝下來嚼是因爲沒有牙刷……),才不會誤入歧途學了堆儀式卻失了真意(像是沒事摘根樹枝嚼嚼)。

在IBA時有一位主要住在印度修行瑜珈的日本同學,也是個年紀輕輕的美女型神人,會梵文和印度語。她來學佛,是因爲我們兩個都非常敬仰的一位仁波切跟她說,佛教和瑜珈很類似,她來上10天課程後,就很死忠的回來上一個半月的中觀,對不是佛教徒來說,真的是很了不起!從她那裏已經稍微了解印度瑜珈行者的哲學觀,不過讀了這本書後,還是大大詫異於兩邊在見地和修行方式的近似性。

節錄一些書中的金玉良言:

”世上的人往往只是假借上帝的名義,來膜拜自己的「我執」而已。“

“在一位已開悟的上師跟前有規律的學習,能幫助凈化我們的「自我感」;否則,書本上、經典上的知識只會使我們的自我感愈來愈強。今天社會上一般所謂聰明人,只是收集了各種不同書上、經典裏的知識罷了……腦袋裏填了這麽多這樣的知識,和吃了沒有營養價值的事物沒有兩樣。……一個學生只能消化那些真正純粹來自於內在自我體驗所得的知識。”

”一個人靜坐的動機和念頭是靜坐最重要的因素。一個笨蛋睡着了,當他醒來後,仍然是個笨蛋。但是如果是爲了道諦而靜坐,那麽他出定後就會像聖者般有智慧。“

“一位靈性的追尋者必須時時保持戒心,惕厲自己,並且有恆的聯繫靜坐。在開始的階段不可期望太多。在靜坐靈性修煉的途程上沒有速成之法。現代的學生都希望自靜坐中得到速成的功效,這種期望導致他們産生許多幻想與幻象,並把這些當成始靈性體驗,實際上這些只是無意識心靈下的産物。由於此類挫折所造成修習者心智的失調,便可能停止繼續靜坐,或是開始走上邪路……"

”當感覺被控制住,不再與外在世界的事物接觸時,感官的知覺作用就不會再於心靈裏製造出影像。心靈於是越來越集中。心靈在無意識層次裏不起任何念頭時,平衡的心靈便導向更高的意識狀態,在意識悅性下所達成的完美平靜狀態,就是最高開悟的狀態。靜坐和不執著是修煉的兩把利鑰,堅定不移的信念是建立明確的生命哲學不可或缺的要素。聰明和盲目的情緒作用都會使人誤入歧途;雖然這兩者都是很强大的力量,但是靈修者應該知道,當它來襲時應先加以剖析,然後再將其導入知覺的源流。直覺是唯一真知的源頭。在這個世界你所見到的一切都是不真實的,因爲他們都在永恒的變換著,而真理是隱藏在所有這些變換事物的後面。“

”無聲之音是至高無上的,超越任何意識層次,超越任何交流的方式。學習傾聽無聲之音,不要做任何智性的討論,或是跟聖者爭辯,只要跟著他們就好了。你現在在旅程中,不要在任何地方停留太久,或執著任何事情;寧靜能够給予你這個世界所沒有的東西。“

”怎樣可以找到正確的上師?經云:「弟子準備就緒,上師就出現。」你沒有準備好,就是他在,你也不會注意到……尋找期內,學生或許會因爲太注重知性的層次,而忽略了直覺;相反的,也可能過於情緒化,而忽略了理解。情緒化的道路和智性的道路都非常危險,兩者都會使「我執」越來越強。不相信鍛煉和戒律者是不能悟道的,上師不會應允這種學生的期望。

一個真正的靈性上師會去尋找好的學生,有些徵象可以令他知道誰準備好了……不應擔憂誰來引導我們,重要的問題是:我準備好了沒有?……

上師教導的方法很多,有時充滿神秘。他經由語言和行動教導,但有時不借用任何口語的溝通。我常常覺得超越語言,在直覺的源頭的教誨是最重要的。"

關於 bella.chao
a simple wandering being on less beaten tracks in samsara

One Response to 《大師在喜馬拉雅山》

  1. Ping says:

    世上的人往往只是假借上帝的名義,來膜拜自己的「我執」而已。写的很好啊,最近一直看到,听到直觉这个字,上回朋友才劝我别遮没了直觉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