卸了缰绳的马还是马不停蹄

告别朝九晚五的生活后,
日子反而过得紧凑不已。
工作已经排到年底,
中间还夹杂着突如其来的一些小requests,
还有自己必須做的一些事…

日前独到《遇见巴楚仁波切》里,
仁波切给的忠告中有一句:
Don’t take too many projects at the same time
(不要同时做太多的工作),
不禁莞尔,
怎么也不像是19世紀的大師讲的话。
不过,也是的,
大抵从古至今人內心缺乏安全感
所以必須把時間填的滿滿的冲动是一直存在。

這兩周最悠闲的時刻,
就是在郑云飞老師家里,手捧一杯热茶,
听他给上一节课的学生弹《鷗鷺忘機》,
像是一种强迫的停息。

現在在学的是《長相思》——冯延巳的词:

红满枝,绿满枝,夙雨恹恹,睡起迟,闲庭花影移。
忆归期,数归期,梦见虽多相见稀,相逢知几时?

原來古琴入門曲都是词人骚客的这些风花雪月,
期待能弹到大气如《阳光三叠》的那一天。

廣告

關於 bella.chao
a simple wandering being on less beaten tracks in samsar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