綉球、枇杷和無常

Laurustinus in season now
現在是綉球花的季節,一把十元,本來想拿來供佛,後來發現比較適合餐桌,特別是新的餐桌布。
1006 Laurustinus 003 第一次插綉球花,不知道會活多久?

現在很好,沒有什麽“一定要如何如何”的事情,總是順緣而為,做出的決定反而更為貼切。

逛茶城時嘗到的原生種小枇杷,還不錯。期待中的是周末有人從東莞帶回來的荔枝,還有下周學姐會賞給我幾個親手包的台灣北部粽!生命中可以被期待的美好事物(對我,基本上主要是各類食物)真的是歷歷可數,接續不斷。
Loquat also in season now, but I am really looking forward to the lychees someone will bring back from Shenzhen on the weekend…
1006 Loquat

聽了多傑老師的話,今天去把臉上的那顆痣給點掉了。

現在的醫學發達,醫生用兩台不同的雷射(大陸叫“激光”)打打,黑色素就褪的了無痕跡。我心中想的是當年老媽帶我在菜市場,讓人用香一樣的東西來炙的古老做法,還傻傻的問醫生多久結痂,洗臉怎麽辦…他略微不耐的給了我鏡子讓我自己看。連絲血跡都沒有!估計也結不出個痂出來。但是我到底如何知道何時可以用水洗臉…?

順便問了手上那個傷疤有沒有可能弄掉。醫生説可以,要把舊的瘢痕切掉,做體內縫合,然後重新長就會好。不過要好幾千元人民幣呢!(這個主任級的專家,單是專家費用就是三千元人民幣一個手術,中國醫院的差異化定價估計是領先全球的)。

看著疤痕,衡量值不值得花這個錢的感覺真是奇妙。好像什麽事情都可以用金錢衡量一樣。

目前覺得,留著疤痕在手上,隨時提醒自己人生、人身的無常,是蠻好的印記。有的人戴佛珠來提醒自己是佛子,我戴著這個疤痕提醒自己,僅僅是一秒鐘不經意的業行,就可以造成永久的改變,這個無常的印記可能比去參加什麽講課都更為有效。

廣告

關於 bella.chao
a simple wandering being on less beaten tracks in samsara

One Response to 綉球、枇杷和無常

  1. Cora says:

    啊,你行动很迅速嘛.看来我也要考虑是不是把脸上那些密密麻麻的雀斑处理一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