堪千 阿貝仁波切略傳(台灣薩迦佛學會)

薩迦派一代經師,偉大的 堪千 阿貝仁波切,於西元1927年降生於西藏東部康區的德格。降生後不久,旋即被認證為藏傳佛教噶瑪噶舉派八蚌寺堪布切旺巴祝的轉世靈童。因仁波切的雙親為極虔誠的薩迦派弟子,故未接受此轉世傳承的認證,而讓仁波切依精進實修的道路,進入薩迦派位於康區的著名佛教大學──宗薩大學。仁波切於刻苦的求學期間,曾於極窘迫的生活環境下,住於山間一處夯土砌造的破僧寮中,由於缺乏燈油等物資,故日落入夜之後,在無月光的夜晚仍以一柱香火的毫光,於雕版印刷的草紙經文上逐字移動照明,精進向學。若逢明月放光,則將經文移於窗邊,逐窗孔灑下的月光研讀經文,但月光不時緩慢移轉,需配合光源移動經文,由於過於專注,某日當仁波切一時回神,卻發覺已隨經文自僧寮中移身至室外,此精進的求學經歷即受各方傳頌為佳話。

仁波切先後師承德雄·安將·貢嘎·殿貝·嘉稱仁波切、第二世宗薩·欽哲·蔣揚·卻吉·羅卓仁波切等大善知識學習佛法,此兩位大師亦為 阿貝仁波切的根本上師。阿貝仁波切於宗薩大學中進修多年,以其在學成績優異,故於求學期間即榮譽地兼任副講師。

阿貝仁波切幼年初學於色穹寺,自宗薩大學畢業後,仁波切回到了色穹寺,二十五歲時成為該寺的住持堪布。色穹寺為距今約七百多年前,由薩迦五祖──大元帝師大寶法王 八思巴尊者建立於康區。當時色穹寺由寺院本身加上一處研究佛教哲學的佛學院,以及一處閉關中心所組成,後於文革時期遭到破壞。直至1992年,色穹寺的寺院以及佛學院的建築部份,方於 阿貝仁波切的努力下修繕重建。仁波切除了盡可能使寺院恢復原貌,並計劃修復閉關中心,使該寺歷經劫難的僧眾得以延續佛教法脈。

由於堪千 阿貝仁波切在藏密四大教派顯密教法的聞、思、以及修證體驗上已獲極高造詣,因此為眾人所景仰,廣受公認為一位卓越的學者和行者。仁波切素以持戒精嚴、謹守密乘三昧耶戒而為人所稱道。1964年,當代第四十一任薩迦法王 薩迦赤欽貢瑪仁波切於北印度慕蘇里,建立了西藏境外的薩迦派根本道場(Sakya Center),同時也奉偉大的堪千 阿貝仁波切為親教師,研讀中觀與密續。

1972年,高瞻遠矚的薩迦法王 薩迦赤欽貢瑪仁波切於極艱困的環境下,開辦了藏傳佛教各派流亡印度後的第一所佛學院──薩迦佛學院(Sakya College),期以教育下一代的薩迦僧侶們學習佛教大小五明,及各種顯經、密續等珍貴法教,延續藏傳佛教及薩迦派傳承。當時 祿頂堪仁波切、第三世宗薩欽哲仁波切、第十四世耀謝仁波切等薩迦派重要上師皆從學其中。原擬計畫長期閉關山居修行的 阿貝仁波切,在 薩迦法王的極力勸請與精神感召之下,不計報酬地捨棄閉關修行計劃,出世教化眾生,擔任薩迦佛學院第一任院長兼首席講師,肩負起教育及管理校務的艱巨重任。

1980年,薩迦佛學院遷至永久校址,上師堪千 阿貝仁波切與學生們胼手胝足,親自動手一磚一瓦,將教室、宿舍、佛堂等建起,其間所費心血、建校之艱辛、經費之窘迫等難處,若無極大耐心、信心,與超越常人的學識、修證,皆無法完成此攸關傳承法脈延續與興衰之重責大任。尤其學院即使在種種外在不穩定及財務困難的情況下,也從未脫離它主要致力於學術研究與課程教育的目標,其精神令人感佩。

1986年,堪千 阿貝仁波切代表 薩迦法王蒞臨台灣,創設了 薩迦法王在台的首處佛學中心──薩迦弘法修行中心(中華民國薩迦佛學會),並傳授顯密諸法。1992年,仁波切第三度受邀蒞台弘法,當時雖已屆六十六歲,且健康微恙,仍不辭辛勞、不計名利報酬地巡迴全省各薩迦派佛學中心傳法結緣。並於2001年,在尼泊爾布達納鎮創辦了IBA國際佛學院(International Buddhist Academy)。

堪千 阿貝仁波切一生所願,即如實實修珍貴的佛陀教法,其雖身負一切密法傳承,卻極珍視守護妙法,絕不輕易傳法灌頂;雖精通藏密四教派傳承顯密教法,若非根器即不輕傳。仁波切雖身任當代薩迦法王 薩迦崔欽貢瑪仁波切、第三世宗薩欽哲仁波切,與薩迦派諸大寺院堪布、金剛上師之親教師,卻能真正不慕名利,輕車簡從,隨遇而安,毫無排場。是故 薩迦法王、宗薩仁波切等諸大轉世再來之大智者,無不對其推崇倍至;竹巴噶舉派 欽哲依喜仁波切更讚嘆堪千 阿貝仁波切是當代最博學、最精通佛法的大師。仁波切的身教、言教,為末法時期所罕見,此為諸佛菩薩化身之最佳明證。

仁波切執掌薩迦佛學院期間,抽空指導多位慕名而來的歐美大學教授,並協助他們完成了有關西藏佛教內涵及中觀哲學等各種深廣教義的研究工作,而他在學院教授薩迦三祖 札巴嘉稱,對印度論師月官(Candragomin)所著的《菩提誓戒二十偈頌》(Twenty Verses on the Bodhisattva Vow and Its Commentary)及其疏釋的口耳講解,更被英國智慧出版社整理成書,名為:Candragomin。

偉大的 堪千阿貝仁波切於晚年期間,儘管身體不適,仍悉數接見前來謁見者,據其近侍弟子描述,仁波切一早睜開眼睛,終日不是接見弟子就是閱讀經文,毫無虛度。最後於2010年12月28日(藏曆鐵虎年11月23日)中原標準時間午間12:00左右,偉大的 堪千阿貝仁波切自行於祥和的吉祥臥姿中入甚深禪定,入定前明確囑咐弟子,將以此進行三天的閉關,期間不得開啟關房門戶。

http://tw.myblog.yahoo.com/palden-sangbo/article?mid=3136&prev=-1&next=3133

廣告

關於 bella.chao
a simple wandering being on the less beaten tracks in samsar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