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 Smith Documentary: 記錄片籌拍善款募集完成Kickstarter Fund Raising Successfully Completed

Source: Digital Dharma https://www.facebook.com/DigitalDharma

188125_84386620108_5073810_n In 1999, Gene Smith founded the Tibetan Buddhist Resource Center (TBRC), together with Leonard van der Kuijp of Harvard University and friends to digitize the vast corpus of Tibetan literature. This digital library is the largest collection of Tibetan literature outside of Tibet. TBRC continues to acquire, preserve, organize and make available Tibetan texts.

Help share the E. Gene Smith story of saving Tibetan text with the world! Only 5 days left to reach out Kickstarter Campaign for finishing funds for the Documentary. Kickstarter is an ALL-OR-NOTHING proposition – if we go not reach our goal, we will lose the thousands we have already raised. Help us cross the finish line and be a part of filmmaking history:
http://www.kickstarter.com/projects/602060953/digital-dharma

‎Gene Smith在1999年與哈佛大學的 Leonard van der Kuijp及友人們共同創建了藏傳佛教資源中心(TBRC),進行大量西藏文獻的數字化工作。這個數位圖書館是在西藏以外最大的藏文文獻集結。TBRC持續進行對藏文文獻的蒐集、保存、組織和分享工作。

請幫助分享 E. Gene Smith 挽救西藏文獻的故事!記錄片在 Kickstarter 的啓動募款2萬美金已募集完成,詳見:http://www.kickstarter.com/projects/602060953/digital-dharma

***

“They are the source of all happiness and benefits. To learn the teachings and to practice, we need the texts. We need lots of teaching, so the more texts we have, the better to enrich our knowledge. There are enormous books on many different subjects…it is very important to find them and to preserve them."

– H.H. Sakya Trizin, Throne Holder of the Sakya Order

“它們是一切安樂與利益的來源。為了學習教法和修行,我們需要文典。我們需要很多的教法,所以我們擁有的文獻愈多,就愈能豐富我們的知識。關於眾多不同主題有大量的書籍……找到並保存它們,非常重要。”

—薩迦崔津法王

377822_10151146504935109_84386620108_22339885_2128061991_n

***

“Of course the text is the most important part. That has everything in it. History, teaching, lifestyle. Everything. Text is preserving and you can learn from it because you can preserve whatever you wish to – your background, your ancestors, all of this is very important."

– H.E. Sakya Dagmo Kusho, Sakya Lineage. Her family was the reason Gene was introduced to Tibetan Buddhism and began his incredible mission.

“文典當然是最重要的部分,一切都在其中——歷史、教法、生活方式,一切!文獻就是進行保存,而你可以從中學習,因為你可以保存你希求的一切——你的背景、你的祖先,這全部都非常重要。”

—尊貴的 薩迦·達嫫·姑秀(薩迦圓滿宮達欽法王的佛母)。正是因為她的家庭,
Gene才被引入藏傳佛教,開始他不可思議的使命。

384870_10151154607785109_84386620108_22372622_754409168_n

***

Patron Kings Part IX: Gene Smith and TBRC
http://khyentsefoundation.com/2010/12/part-ix-gene-smith-and-tbrc/

宗薩欽哲仁波切 談 佛教大護法系列之九
琴恩.史密斯 與 TBRC(西藏佛教資源中心)
http://www.khyentsefoundation.org/chinese/patronking/patronking-9.html

……當有人問琴恩.史密斯(E. Gene Smith),他是如何獨力找回這麼多失落的文獻時,他總是簡短地回答:「我想大概是業力使然吧!」這並不是因為他拙於言辭(事實上他經常會說一些奇妙的故事),而是琴恩的心力完全聚焦在一件事上,那就是完整保存西藏的宗教文獻。琴恩的看法是,這些文獻應該好好被保存下來,而且在世界上無論任何地方、任何人都可以免費取得這些資料。

業力也許可以簡單地解釋琴恩是如何成為這龐大事業的掌舵人,但一窺他多采多姿的歷練,才知道那是一篇多麼令人動容的故事。

琴恩在1960年的時候到西雅圖的華盛頓大學研究藏文,部份的理由是因為當年在美國學習少數民族語言的學生,可以免服軍役。當時尊貴的德松仁波切,和八位喇嘛得到洛克斐洛基金會的贊助,常駐在西雅圖,琴恩也因此在那裡遇到了這位上師。琴恩一開始是從學者的角度對佛法產生興趣,但上師善巧地引領他漸漸進入實修。1964年,琴恩28歲,拿到博士學位之後,他遵循德松仁波切的建議,前往印度,看看他是否能為西藏人重拾支離破碎的文化盡一份心力。

在印度的時候,琴恩追隨許多藏傳佛教大師,包括洛桑倫拓格西、竹巴圖塞仁波切、諾陽堪布以及頂果欽哲仁波切。他在亞洲各地不停穿梭旅行,並在1968年的時候,受聘到美國國會圖書館駐新德里辦事處工作。當時美國政府正在推動480公法,為一項食物援助方案,目的是鼓勵開發中國家,以當地貨幣購買美國剩餘的小麥和其他農產品。然後再將獲利注入當地政府的文化及科學發展計劃,以幫助這些國家。

最近在紐約的魯賓藝術博物館一場向琴恩表示敬意的義賣會中,琴恩提到當年這筆經費的分配是多麼毫無章法時,琴恩這樣說︰「我們可以用那些錢買任何東西,甚至想買割草機都可以。」

然而琴恩和他的同事非但沒有這麼做,他們反而拿這筆經費來印製藏傳佛教中五大傳承的教典。

這些稀有而且重要的典籍是流亡者從西藏偷偷帶出來的,而琴恩早在亞洲旅行時就確定這些文獻的珍貴性。這些木刻版及手抄本的經書大多已經毀損而且字跡模糊。他們將複印本送到美加等北美地區包括哈佛大學及華盛頓大學等20多所大學中收藏。同時他們也把這些典籍提供予西藏的僧眾。

據了解,從480公法方案總共取得約8000部典籍。大陸改革開放以後,更多佛教經典在中國出現,琴恩於是透過關係買回這些經書。目前他是世界上收藏最多西藏文獻的專家。

對那些從西藏偷偷帶出手抄本的流亡難民來說,琴恩以西方的價錢為美國國會圖書館買下這些典籍,大大地改善了西藏的生活。對西藏的出版商來說,營收的錢讓他們得到印製更多經書的經費。琴恩的採購,促使數以百計的作品得以印製,讓西藏的學者、修行者還有圖書館,以能夠負擔的費用獲得這些典籍。

琴恩的貢獻並不止於複印及保存這些無價之寶(許多經書僅存孤本),並將之送回美國而已,他還將他的筆記一并送回去。他在每一部手抄本上的註解,為努力想學習佛法的西方學者,提供歷史、宗教與文化上的背景。多年來,琴恩在新德里的家就是學者活動中心。他家滿牆書架上排放了幾千本藏文書籍。到訪的喇嘛、學者、和修行人絡繹不絕,大家對他能不費吹灰之力就從大量書堆中找到毫不起眼的一本書的本領讚嘆不已。

1997年琴恩從國會圖書館的工作崗位上退休,1999年12月他和一群朋友在美國麻省劍橋市設立了西藏佛教資源中心Tibetan Buddhist Resource Center (TBRC),目的是將他的一萬二千餘部典藏文獻數位化。在2002年的一次訪談中,琴恩談到TBRC時說:「我們努力的方向是儘量使學者、傳承持有者還有翻譯者,用最簡單的方法運用這些書。目前,作藏學研究可說純靠奇緣運氣。」

2002年TBRC的辦公室遷移到紐約的魯賓藝術博物館。目前的工作是將數位圖書館放在可攜式硬碟上,並且送到印度、西藏、尼泊爾及不丹等地的寺院,藉此擴大圖書館的規模。他們也正在建立了百科全書式的資料庫,做為TBRC大量西藏文獻的導航庫。此外他們也是一個藏學研究中心。

以往每當宗薩欽哲仁波切在欽哲基金會會議中介紹琴恩時,他總是特別強調琴恩是當代最重要的菩薩之一。仁波切說︰「他多麼偉大,有了他所建立的數位圖書館,從此不論是天災人禍、政治、或經濟的災害,都無法摧毀這些珍貴的佛教典籍。」

2007年夏天在溫哥華舉辦的寶性論課程中,與會聽眾自動起立為琴恩鼓掌喝采,如雷的掌聲不斷在禮堂中迴響,大家對琴恩所做的一切充分表達了感激之意。琴恩也一如往常輕輕地微笑,謙遜地接受眾人的致謝。

***

The Three Levels of Spiritual Perception: A Commentary on the Three Visions
51WTAK872DL__BO2,204,203,200_PIsitb-sticker-arrow-click,TopRight,35,-76_AA300_SH20_OU01_by Deshung Rinpoche

德松仁波切對於《三現分》的開示

http://www.amazon.com/Three-Levels-Spiritual-Perception-Commentary/sim/0861713680/2

廣告

關於 bella.chao
a simple wandering being on less beaten tracks in samsar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