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vs.“即便”; “徹底”vs “澈底”

 

“徹底”還是“澈底”?

第一次看到改成“澈”時,以為是台灣同胞打錯字。明明小時候學的是“徹底”,那時寫“澈”會被當錯別字。

查閱了一下,簡言之,自古以來就是“徹底”,大陸還是在用“徹底”,台灣絕大多數字典一直都是“徹底”,只有教育部不知哪位豬頭改成了“澈”,逼得臺灣教科書一起荼毒下一代,難道以後他要把“貫徹始終”也改了,就因為他更喜歡“腦袋空空,清澈見底”?

http://site.douban.com/widget/notes/140708/note/95319004/

「徹」底與「澈」底二字同音通假,從水之澈在金文、甲文中都沒有,顯然是個後起字;故云「從水,徹省聲。」,乃知「徹」是本字無誤。 
- 張大春

這篇寫的更讚,很委婉的説了:台灣教育部有病…

http://www.wretch.cc/blog/cocoopen/17600187

……可惜教育部忘了民國七十年該部編印過相當大型的《重編國語辭典》(六巨冊)只收詞條「徹底」,而無「澈底」。

細查古詩文,不難看出「徹底、澈底」兩者詞義迥然不同。形容通透到底、完全而無所遺漏者是「徹底」,如:

      南朝•宋•江淹《西洲曲》詩:「置蓮懷袖中,蓮心徹底紅。」

北朝•北魏•賈思勰《齊民要術•作醬法》:「十日內,每日數度以耙徹底攪之。」

唐•馬戴《邊將》詩:「塞迥連天雪,河深徹底冰。」

「徹底」也可表「水清見底」(同「澈底」)解,如唐•李白《秋登巴陵望洞庭》詩:「明湖映天光,徹底見秋色。」

「澈底」特別在明代以前,是表示「水清見底」的意思,如:

      唐•元稹《韋兵曹臧文》詩:「摩天氣直山曾拔,澈底心清共太虛。」

明•李開先《端正好•贈康對山》套曲:「岐山彩鳳鳴,黃河澈底清。」

若用「澈底」(水清見底)表示「徹底」(通透到底、完全而無所遺漏),則出處只有民國早期的作家……

在古書中,「徹底」涵蓋了「澈底」;因此教育部應該只收「徹底」而略過「澈底」……

遍查臺灣印行的國語文辭典,大概只有一本五南出版的《國語活用辭典》足以與教育部編的輝映唱和,兩者皆認為「徹底、澈底」通用,也都沒有「水清見底」的意思。因此影響尚不及於全臺灣,所以社會人士、報刊雜誌、電視字幕等幾乎全用「徹底」,沒有受到教育部的影響,不過對在校的中小學生、國文老師、學生家長及國語文教科書的編審者造成了極大的困擾。

附記:大陸政府明定「徹底」是規範詞,同時他們的所有漢語辭典也只收「徹底」,還會註明「徹底」是正確寫法,不可用「澈底」。又,日人編撰的漢語辭典也只收詞條「徹底」,唯獨我教育部與國人不同、與國外也不同。

 

即便”等同於“即使”?

會發現這個訛誤,是我寫了“即便”後,在台灣被糾正為“即使”。

記性太差,完全不記得是何時開始用“即便”的,查閱了一番,原來這是近年來在大陸受到污染後的結果。

簡言之,“即便”的意思是“於是立刻如何如何(動詞)”。

“即便”是副詞,用來修飾動詞,以描述該行為或動作的性狀,詞義是“於是立刻就要怎麼怎麼”,與“即使”的含義南轅北轍、風馬牛不相及。

在形式上,“即便”用在主句中;“即便”之後緊接動詞,中間不能插入一個名詞性的主語;主語經常省略,如不省略也只能被安置在“即便”之前。

例句:“玄德 聞布相請,即便欲往。”──劉備收到呂奉先的邀請,未及深思,馬上就想赴宴(後敷衍成為“轅門射戟”的故事),而此時關、張兩弟尚心存疑慮。

又例:“貨一到,你即便驗收入庫,勿再轉發。”──部門主管經理向辦事員下達了簡潔明瞭的指令,強調這個動作(驗收入庫)在條件達成(貨到)時,務須急速完成。

上述援 引兩例中,“即便”若以“立刻”或“即時”代替,語意大為遜色、甚至害意,讀者宜細心體察之。可見“即便”也是一個相當美麗、且頗具深意的詞。

笔者年前返国小驻,一时心血来潮,对国内四家电视台播出的语言类节目,做了一次粗略的估测。就“即便错代即使”而言,京畿那家国家级电视台的出错率约为两成。而同处天子脚下的那家市级电视台的出错率竟然高达六成,其中有的专题节目中甚至“即使”不再,唯见百分百的“即便”。南方的两家电视台:一家出错率约三成;另一家几乎不出错。至于出错的场合,也即何处将会出现“即便”,没有任何轨迹可循,完全凭各人的习惯、喜好、甚至是随机天意。另外有一点也明白如镜:“即便”错用之处,完完全全落在“即使”的功能范畴之内,了无“新”意,唯见错乱与困惑,是不折不扣的鸠占鹊巢之卑劣营生。

http://archives.cnd.org/HXWK/author/XIONG-Youyu/kd070828-2.gb.html

這個原本是內地逐漸變質的用法,積非成是之後,竟然也逐漸蔓延至台灣。唉~

熊友魚罵得好:

「某些封面上“鎏金溢彩”的“詞典”,竟然悄悄地把錯用了的“即便”曲意“扶正”,收編旗下,濫竽在“即使”之側旁,起到了為之搖旗呐喊、推波助瀾的壞作用。」

我搜尋了一下,發現不要說是坊間的辭典,連教育部國語辭典都在做這種搖旗吶喊之事。像是背離的例句:「做人有做人的原則,即便是率性而為,也不可以背離正道。」如果連教育部的辭典都會教錯,二十年後社會的中流砥柱都說錯、寫錯,也沒什麼好訝異的了。

http://tw.myblog.yahoo.com/satanic-frank/article?mid=38&prev=-1&next=35

能怎麽辦呢?只能自己盡量不用,不去助長歪風。

但是再過幾年,或許原本對的反而會成為錯的。到時也只能含淚為中文默默唉嘆,見證一下民主並不一定永遠適用一切情況的。

廣告

關於 bella.chao
a simple wandering being on the less beaten tracks in samsar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