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藏續》與舊譯無上密法於西藏的傳播(沈衛榮)(轉載)

分這個派那個派、分這個法那個法、分這個上師那個上師……分來分去都是自己的分別心。

沈教授這文令人大長知識,敬佩不已,借來分享。

(註:師父說要接過文武百尊灌頂才能讀米龐仁波切的這本《光明藏》釋。)

***以下為轉載內容。此網上流傳版本有諸多誤植之處,有心研讀者還請參閱原版書籍。***

 

《秘密藏續》與舊譯無上密法於西藏的傳播

rQkLqBWJQ0CKkiD9s2rdNA作者:沈衛榮

《秘密藏續》是藏傳舊譯密咒、或稱無上密法的根本大法,也是所有佛法之心要、諸乘之絕頂、密法中最為殊勝秘密之金剛乘究竟見地自生大圓滿法的根本所依。近年來於東西方日漸流傳開來的中有大法,即以供養與觀想一百寂忿本尊壇城為主要內容的寂忿尊密意自解脫甚深法,追本溯源也必以《秘密藏續》為其最直接的根源。自八世紀開始,《秘密藏續》就已經在雪域蕃地流傳,雖毀譽不一但其傳承不絕如縷,日見廣泛。

一 《秘密藏續》之名稱

《秘密藏續》於藏文典籍中以各種繁略不同的名稱出現,最常見的名稱是:dPal gsang ba’i snyid po de kho na nyid rnam par nges pa’i rgyud chen po,漢譯作《吉祥秘密藏真實決定大續》,相應的梵文名稱是:Sriguhyagarbhatattvaviniscayamahatantranama。其他的名稱則有:《秘密藏續》(rGyud gsang ba snying po)、《幻化根本續》(sGyu ‘phrul rtsa rgyud)、《幻化秘密藏》(sGyu ‘phrul gsang ba snying po)、《秘密藏》(gSang ba snying po)、《根本續秘密藏》(rTsa rgyud gsang ba snying po)及《秘密幻化》(gSang ba sgyu phrul)等等。甚至只須略稱為《藏》(sNying po)或《藏續》(sNying poi rgyud)⑴,亦已代表此續,由是可見其重要性與代表性。

二 《秘密藏續》于藏傳佛教中的位置

簡言之,《秘密藏續》乃藏傳佛教寧瑪派(rNying ma)、或稱舊派密咒幻化部的一部根本經典,是該派修摩訶瑜伽(Mahayoga,大瑜伽)及大圓滿阿底瑜伽(Atiyoga,無上瑜伽)之根本所依。它於自顯現中開示一切法,於自顯現中開示心性與本智。《秘密藏續》部續及釋論之絕大部份收錄于《甯瑪十萬續》(rNying ma rgyud ‘bum)中之《寧瑪十七續》(rNying ma’i rgyud bcu bdun)部中,有些也見於藏文大藏經之《丹珠爾》部。⑵

《秘密藏續》對於寧瑪派之重要,或可於該派著名大德龍青巴上師(Klong chen rab ‘byams pa 1308-1363)與文殊勝海不敗尊者(Mi pham ‘Jam dbyangs rnam rgyal rgya mtsho 1846-1912)對它的評價中知其梗概。龍青巴上師於其名著《幻化網秘密藏續釋論•十方除暗》(Phyogs bcu mun sel)中說:

「此殊勝吉祥秘密藏續真實決定,乃諸乘之絕頂,一切經教傳承之根源,三世諸佛法乘之捷徑,一切秘密之秘密。」

而不敗尊者則于《秘密藏續》之另一部重要釋論《十方除暗總義•光明藏》(spyi don ‘od gsal snying po)中說:

「此大續與隱藏顯示無上密咒見與修之末摩(marman) ,分理抉擇一切金剛來密義,是故乃三界唯一如意寶、乃一切續之王、一切承之絕頂、一切法之源頭、一切聖言之總釋、一切覺者之大捷道、一切佛密意之究竟。此具微妙稀有大功德。故若無此(《秘密藏續》)所說末摩,僅各各憑自心(分別)力,將密咒乘金剛語引入推理(分別)境,如是隨意所造諸論,乃如離命之屍身,當知其為無精要者也。 于金剛乘具增上信念之諸有緣眾,當為授受如是之續,不惜身命而精進。」

藏傳佛教密乘部按譯經時間的先後分成新、舊兩派,一般說來以彌底尊者(Smrtinanakirti)入藏以前所譯續部經典為舊譯密咒,稱為寧瑪派(rNying ma pa),而以大譯師寶賢(Rin chen bzang po, 958-1055)以後所譯續部經典為新譯密咒(gSar ma pa)。⑶

甯瑪派教法傳統有「九乘次第」(theg pa rim dgu)之說。簡言之,聲聞、獨覺、菩薩為共通三乘,乃化身佛釋迦牟尼所說;事部、行部、瑜伽部為密咒外三乘,乃報身佛金剛薩埵所說;生起摩訶瑜伽、圓滿阿努瑜伽、大圓滿阿底瑜伽為無上內三乘,乃法身佛普賢王如來所說。共通三乘即通常所說的顯宗三乘,而後六乘則是所謂甚深密咒(gsang sngags zab mo),是密乘,也稱金剛乘。

密乘經典,或稱「續」(rGyud)、「坦特羅」(Tantra),指分別表示本性、方便及身、智的基續(gZhi’i rgyud)、道續(Lam gyi rgyud)及果續(’Bras bu’i rgyud),以及說明這三續的事部、行部、瑜伽部及無上瑜伽部等四部之密典。事部、行部和瑜伽部三部為外續,因其見地未離心識,不能分別一切法之自性,更不能說自然智;其修定也未離心識,不區分三昧耶尊和智,故不能入定;其灌頂也不能教示甚深三灌頂,所以被稱為外續。無上瑜伽部又分成摩訶瑜伽(Mahayoga,大瑜伽)、阿努瑜伽(Anuyoga,無比瑜伽)和阿底瑜伽(Atiyoga,無上瑜伽)三部,因為見地、果位都勝於外續,故被稱為內續。說其見地殊勝,是因為外續不解聖諦無別,以為勝義諦即一邊純淨空性。世俗諦被分成三種、四種或五種;而內續以為勝義自明即離戲論,世俗諦為身與智之顯相:於心間無別,勝義諦與世俗諦實則為一。說其果位殊勝,是因為外續認為人當經過七世或五世修持,得三部、四部或五部的持金剛悉地。內續認為經灌頂、誦咒即可見第一悉地真諦,經修定生起次第,可得第八悉地,修習圓滿次第可獲第九悉地,修習光明可得第十悉地:修習雙運可獲第十三悉地,即持金剛悉地,最終生身、語、意二十五種功德事業,利益無數有情眾生。⑷

摩訶瑜伽、阿努瑜伽及阿底瑜伽合稱內續三瑜伽,也稱方便瑜伽。摩訶瑜伽如諸法之基,重金剛乘地或本性,屬生起次第以「三等持」漸次生起本尊,證知一切法乃心性「現空無二」之幻化;阿努瑜伽乃諸法之道,屬圓滿次第,證知一切法乃心性「界智無二」之力用。阿底瑜伽是諸法之果,是大圓滿,為無生,因已超越生起及圓滿二次第故,證知一切法乃心性自顯,即無始以來無生無滅之自生本智。龍青巴尊者於其名著《大圓滿心性休息導引》中對此三方便內續作如是總結:

大瑜伽續修生起次第
修風為主是即方便道
無比瑜伽修圓滿次第
修樂為主且空樂雙運
無上瑜伽主修無二智
三者皆知諸法本一如
如是了知而修習行持⑸

藏文大藏經《甘珠爾》之續部(rNying rgyud)及藏傳佛教寧瑪派之內續經典總集《甯瑪十萬續》收錄了摩訶瑜伽、阿努瑜伽及阿底瑜伽三內續的主要經典。雖然《秘密藏續》歸類於摩訶瑜伽部,但其內容涉及所有三部方便內續。

三 摩訶瑜伽續部與修部之經典

摩訶瑜伽的經典被分成「續部」(rGyud sde)和「修部」(scrub sde),前者是經典的外示主體,後者出之於前者,主密修。而所有摩訶瑜伽密續之根本續乃《幻化網秘密藏續》。此與五大觀想本尊相應,摩訶瑜伽「修部」經典分成五大部:
1.《妙吉祥閻羅王釋續部》(’Jam dpal gshin rje bshad pa’i rgyud skor,文殊閻魔身,毗盧部)
2.《吉祥馬頭明王蓮花語自在寶馬遊戲續部》(dPal rta mgrin padma dbang chen rta mchog rol pa’i rgyud sde rnams,蓮花馬頭語,彌陀部)
3.《吉祥真實意續部》(dPal yang dag thugs kyi rgyudsde rnams,金剛忿怒真實意,吉祥兮嚕迦,不動部)
4.《無死甘露功德續部》(’Chi med bdud rtsi yon tan gyi rgyud sde rnams,殊勝甘露功德,寶生部)
5.《出有壞吉祥金剛橛續部》(bCom ldan ‘das dpal rdo rje phur pa’i rgyud sde rnams,金剛橛事業,不空成就部)

這五部被稱為出世五部,此外還有世間三部:
1.《本母世間持母成就大續部和本母十萬根本續》(Ma mo srid pa’i dzong lung chen mo yum bzung ma’i dngos grub chen mo’i rgyud rnams dang ma mo rtsa rgyud ‘bum tiggi skor,差遣非人)
2.《供贊世間神》(mChod bstod)
3.《威猛真言》(Drags sngags)

舊譯密法之法要有三種傳承,即遠傳之經典傳承(Ring brgyud bka’ ma),近傳之伏藏傳承(Nye brgyud gter ma),以及甚深淨相傳承(Zab mo dag snang gi brgyud pa)。遠傳經典複分為幻(sGyu ‘phrul)、經(’Dus pa mdo)、心(Sems phyogs)三部。《秘密藏續》即是幻化部最重要的一部經典,故被稱該部的根本續(rTsa ba’i rgyud)。

摩訶瑜伽部「續部」經典有所謂十八部大坦特羅(Tantra chen po bcu brgyad),傳統上被認為是從《十萬品幻化網續》(sGyu phrul drwa ba le’u stong phrag brgya pa’i rgyud)中劃分出來的。其中屬身續者三:
1.《佛相應續》(Sangs rgyas mnyam sbyor)
2.《大象渡涉續》(clang po the rab ‘bog)
3.《大象昏迷》(Glang pa the chur zhugs)

屬語續者三:
1.《月密明點續》(Zla gsang. thig le)
2.《從一放射續》(gCig las phros pa)
3.《從多放射續》(Du ma las ‘phros pa)

屬意續者三:
1.《秘密藏續》(gSang ba ‘dus pa)
2.《山王連綿續》(Ri bo brtsegs pa)
3.《聚于一頂續》(rTse gcig ‘dus pa)

屬功德續者三:
1.《最勝吉祥續》(dPal mchog dang po)
2.《最勝甘露續》(bDud rtsi’i mchog dang po)
3.《如意寶續》(Yid bzhin nor bu’i rgyud)

屬事業續者三:
1.《偈磨磨勒續》(sKar ma ma le)
2.《燃燈續》(sGron me ‘bar ba)
3.《金剛橛十二字續》(Ki la ya yig ‘bru bcu gnyis kyi rgyud)

屬總續者三:
1.《幻化網續》(sGyu ‘phrul drwa ba’i rgyud)
2.《三昧耶十萬部莊嚴續》(Dam tshig sa ma ya ‘bum sde bkod pa’i rgyud)
3.《金剛方便絹索續》(rDo rje thabs kyi zhags pa’i rgyud)⑹

另按《漢藏史集》的說法,舊譯經典幻化部共有八部經典,稱為幻變八部(sGyu ‘phrul sde brgyad),它們是:
1.《幻化根本續秘密藏續》(sGyu ‘phrul rtsa ba’i rgyud gsang ba’i snying po),說心智自顯現。⑺
2.《天女幻化續》(lHa mo sgyu ‘phrul),明說莊嚴。
3.《八幻化續》(sGyu phrul brgyad pa),示現圓滿壇城。
4.《四十幻化續》(sGyu ‘phrul bzhi bcu pa),示現圓滿事業。
5.《上師幻化續》(sGyu發hrul bla ma),主示灌頂。
6.《八十幻化續》(sGyu phrul brgyad bcu pa),說究竟功德。
7.《文殊大幻網續》(‘Jam dpal sgyu phrul drwa ba chen mo),說遍佈一切根器。
8.《支分幻化續》(sGyu‘phrul le lag),說殊勝三昧耶。

複有解釋《幻化秘密藏續》之所謂《四部釋續》(bShad rgyud sde bzhi),它們是:
1.《智慧藏續》(Ye shes snying po)
2.《金剛鏡續》(rDo rje me long)
3.《幻化塵續》(sGyu ‘phrul thal ba)
4.《幻化海續》(sGyu phrul rgya mtsho)

前兩部總說解脫道次第,後兩部總說方便道次第。⑻

四 《秘密藏續》之科判

《秘密藏續》共分二十二品。依寧瑪派的教傳(bka’ ma)傳統,此二十二品各與基、道、果三續相應:
甲:寂靜壇城
基續
第一:緣起品
第二:發勝義及世俗菩提心本智品
第三:抉擇一切法品
道續
第四:字鬘輪莊嚴品
第五:幻網成就三昧品
第六:壇城之幻化品
第七:壇城攝入及密咒品
第八:一切支分壇城加持幻化手印品
第九;金剛莊嚴秘密三昧耶品
第十:施灌頂品
第十一:會供壇城品
第十二:會供修持品
第十三:甚密訣竅藏品
果續
第十四:大樂贊品
乙:忿怒壇城
基續
第十五:忿怒尊自性壇城如雲化現品
道續
第十六:大忿怒尊眾語壇城化現品
第十七:示現忿怒尊壇城品
第十八:示現淨妙供施品
第十九:三昧耶品
第二十:任運成就加持品
果續
第二十一:忿怒尊贊品
結續
第二十二:歡喜與護持品

五 關於《秘密藏續》之真偽的爭論

佛教密法於西元八世紀經蓮花生大師傳入雪域,其主要典藉即由蓮花生(Padmasambhava)、無垢友(Vimalamitra)等印度上師和遍照護(Vairocana)、娘•定賢(Nyang ban Ting ‘dzin bzang po)等西藏譯師翻譯傳承下來。由於他們傳譯的密法典籍都是秘密傳授,禁止公開宣揚,再加上密法的傳承遭到了熱巴巾等吐蕃贊普的限制,密法的經典只有在得到王室的許可後才准許翻譯,故不像顯乘經論那樣流行廣泛,以致于後世對諸如《秘密藏續》這樣的密法經典是否真的源於聖地印度也產生懷疑。但當末代吐蕃贊普朗達瑪滅法、王權衰敗以後,顯乘損失慘重,一時難以為繼,而密法則反而大行於世,引起了殘存之吐蕃宗室子弟的反對。其中,最早對《秘密藏續》等密法經典提出質疑,並對當時流行的密宗修法提出尖銳批評的是被人尊稱為上師菩薩的天喇嘛智光(Lha blama Ye shes ‘od)。智光是十世紀末,十一世紀初積極宣導佛教復興的吐蕃宗室子弟中的傑出代表,為振興佛法而不惜捨棄生命。他對佛法於雪域弘傳的貢獻主要在於派大譯師寶賢(Rin chen bzang po 958-1055)等人往迦濕彌羅(Kashmir)尋求正法之宗,開啟了新譯密咒的新時代。而其動機則在於他對舊譯密法之真偽的懷疑和對雙修、食供等密宗修法的反感。由於《秘密藏續》之十一品專門解釋雙修、救度及食供,故特別為智光垢病,被其視為偽經。在保存至今的一份詔誥中,天喇嘛智光用極端刻薄的語言對《秘密藏續》所描述的雙修、救度及食供等法嚴加譴責,說甯瑪派教徒是借修法之名,行殺生、淫欲之實,並斷言誰若將《秘密藏續》當作經典來奉行,則來世定將轉生為羅刹。⑼

天喇嘛智光對寧瑪派大圓滿法、特別是對雙修、藥修、屍修、食供、救度等修法的批評,在當時影響巨大,這一時期其他藏傳佛教教派之僧人很少有人相信《秘密藏續》的真實性。根據善慧法日尊者(Thu’u bkvan Blo bzang chos kyi nyi ma)所著《土觀宗派源流》的記載,在大譯師寶賢所造《辯法與法論》(Chos dang chos min rnam ‘byed)一書和天喇嘛智光、靜光(Zhi ba ‘od)、咱米譯師(Tsa mi Lotsawa)、恰譯師(Chag Lotsawa)等人的書簡中,以及俄譯師(rNgog Lotsawa)之《蒺藜論》(gze ma ra mgo)、薩迦班智達之《三律儀差別論》(sDom gsum rab dbye)等著作中雖未明說寧瑪派之過失,但在對藏地所傳宗派凡有不純正者均加駁斥,隱約中也有一二語暗刺寧瑪派之處。此外,如噶當派的廓庫巴天護(‘Gos Khug pa Lhas btsas)、止貢噶舉派的止貢白增(‘Bri gang dpal‘dziu)也提出許多論點,證明寧瑪派之教法之不純正;附和其說的還有薩迦派的釋迦喬丹(Sakya chos ldan)、噶瑪噶舉派的不動金剛(Mi ‘gyur rdo rje)等。然而支持寧瑪派的各派大德也還不少,例如五世嘉華仁波切、遁世者悲精進(Kun spungs thugs rje brtsun ‘grus)、三世噶瑪巴活佛自生金剛(Rang byung rdo rje)、鄔金成道者(O tgyan grub mchog)、世尊明劍(bCom ldari rig pa’i rel gri)、塔譯師日幢(Thar to Nyi ma rgyal mtshan)、主巴噶舉派大師白蓮(Padma dkar po)及藏族大史學家巴臥祖刺成瓦(dPa’ bo gTsug lag ‘phreng ba)等,以及寧瑪派本派大師如昆敦富饒天成(‘Khon ston dPal ‘byor lhun grub)及絨宋•法賢譯師(Rong zom chos bzang)等,皆曰寧瑪派教法乃純正之法。⑽

事實上,到十三世紀噶當派上師世尊明劍在桑耶發現了《秘密藏續》的梵文原本,這場爭論已基本上告一段落。按照《青史》的說法,最早由迦濕彌羅班智達釋迦吉祥(Sakya’sri 1127-1225)來到桑耶時,發現了《秘密藏續》之梵本,後落入達敦思吉(rTa ston gzibrjd)之手,後者複將此原本獻給俠格上師(Sha ge Lotsa wa),俠格上師將其轉給世尊明劍上師,後者據此梵本造《秘密藏續疏•修法莊嚴華論》。最終,這個珍貴的梵本落到了《青史》的作者廓譯師童吉祥(‘GOS Lotsa wa gZhon nu dpal, 1392-1481)手中,於是,這場爭論終於煙塵落定。廓譯師本人深信《秘密藏續》之真實作為例證,他還引述了布敦大師所編藏論目錄中收錄的許多引用《秘密藏續》之論著⑾。像《秘密藏續》這樣其真實性受到他派上師懷疑的寧瑪派典籍還有許多,例如寧瑪派人相傳由蓮花生大師教示之《金剛橛修法》也一直被疑為偽經,最後薩迦班智達普喜幢(Sa-pan Kun dga rgyal mtshan 1182-1251)于香曲河谷塞興地方古寺中發現了此續之梵文原本,別人才不得不信其真實。

廓庫巴天護也是十一世紀時人,是噶當派祖師阿底峽的弟子,因向甯瑪派大師大宿氏(Zur chen po)求法不果而心生怨恨,當其自參拜聖地歸回雪域後即宣稱寧瑪派所傳經典不見於印度,故是偽經。對甯瑪派之根本大續《秘密藏續》則更提出有所謂四大缺點(邪誤)(skyon bzhi),並缺乏導師、眷屬、處、法及時等五種圓滿。他指責《秘密藏續》與其他續不同,沒有出現菩薩為眷屬,故犯界之錯誤;它不像其他經續通常所言三時,而獨說有四時,故犯時之錯誤;《秘密藏續》之壇城不以毗廬遮那。卻以金剛薩埵為中央本尊,故犯壇城之錯誤;在表明修行之良辰吉日時,《秘密藏續》援引其他續部經文,故犯續文之錯誤。

對於這些對寧瑪派、特別是對《秘密藏續》的批評,甯瑪巴給予了有力的回擊。龍青巴尊者在其《秘密藏續疏•十方除暗》及《龍青教法源流》⑿中都為此花了不少筆墨。此外,像前面提到的世尊明劍,以及西藏著名史家、《賢者喜筵》的作者巴臥祖剌成瓦(dPa’ bo gtsug lag ‘phreng ba)以及索鐸巴智幢(Sog bzlog pa Blo gro rgyal mtshan, 1552-1664)等,也都對此作出過激烈的反應。索鐸巴在其《問答•教言與明之雷》(Dris Ian lung dang rig pa’i‘grug sgra)中對天喇嘛智光的說法逐條予以批駁,特別是對受到批評的一些特殊的密宗修法作出了說明和辨正。例如,他申辯說,寧瑪派之雙修與世俗的男女交媾不是一回事,藥修、屍修並不是寧瑪派的獨有之法、新密咒中也有救度法、救度和供修之法有差別,因救度和屍供而殺生,不是直接的殺生等等⒀。從今天的眼光來看,索鐸巴的辯解實在不夠有力,相反在很大程度上,他實際上接受了天喇嘛智光的非難,承認在天喇嘛時代確有人借修法之名,行種種惡行。

與此相比,世尊明劍對廓庫巴天護關於《秘密藏續》有四大缺點的反駁則有力得多。他對《秘密藏續》的注疏題為《秘密藏修法華嚴論》(gSang snying sgrub pa rgyan gyi me tog),全書已不再單獨存世,但從佛子勝意勇(rGyal sras Thugs mchog rtsal)之《教法源流大寶藏論》(Chos‘byung rin po che’i gter mdzod)、五世嘉華仁波切之心《恒河之水流》(Gang ga’i chu rgyun)、《索鐸巴全集》、龍青吉祥全勝(Klong chen bKra shis rnam rgyal)之《善說無垢恒河之水流》(Legs bshad dri med gang ga’i chu rgyun)以及巴臥祖剌之《賢者喜筵》(mKhas pa’i dga’ stop)對其的大段引述中,尚可基本見其全貌。

世尊明劍尊者先以無垢友上師所著《吉祥密集大疏》(dPal gsang ba‘dus pa‘grel chen)等名著中曾引述《秘密藏續》為由,證明其非偽經。因為像吉祥密集部的這些著名的印度續部經典是不可能直接在西藏寫成的,因而若在這些續部文獻中援引了《秘密藏續》中的段落,則無疑再沒有理由將《秘密藏續》歸結到直接在西藏寫成的偽經的行列中去了。

世尊明劍尊者寫道:
解說此續《秘密藏續》為真經之理由如下:
無垢友上師(Visvamitra)在其《吉祥密集大疏》(dPal gsang ba‘dus pa‘grel chen)中疏解《吉祥密集》(Guhyasamaja)雲:「具本智之有情可登何地」句時,引證《秘密藏續》所雲:「于離邊離中之色究竟天密嚴刹土,無量根本智周遍光明法輪,有智寶熾燃之越量宮,十方虛空遍滿無間缺。」以及「於一切不可思議之〔有情世界〕,無處不在,示現種種不同身、語、意相。」

又,當他在疏解《吉祥密集續》所雲:「當知此塔乃一切佛陀之天宮」句時,引證《秘密藏續》所云:

「與上本智居一切之中央,其間所有一切十方四時正覺壇城各各不可分別,都成一味。」

在他疏解「本質之專在即基遊非本質」句時,同樣又引證《秘密藏續》所云如下:

如是稀有奇妙法
一切圓覺之秘密
由無生而生一切
生者本來是無生

隨後,當無垢友上師解釋「秘密」之含義時,他又提到《秘密藏續》說及五種灌頂。另在援引:

「所有行相顏色各異,或深藍、或白、或黃、或赤、或綠,皆光輝燦爛。有最上王后,或為幻界、或為堅硬界、或為柔軟界、或為溫界,或為動界,如是王后眾悉皆無二,無邊無際,周遍法界。如是,若芝麻剖莢盈滿。」

他又說:「據《秘密藏續》有三種真實。」在所有這些和其他同類的例子中,無垢友上師都提到了《秘密藏續》,這足以證明此續確淵源於印度,而非藏族寧瑪派密宗法師自撰。

緊接著,世尊明劍又對廓庫巴天護所提出的《秘密藏續》之所謂四大缺點一一駁回。

第一,若經文以「如是我聞」為開場白,通常則表明這些經、續乃由諸佛編纂而成,因為即使是已登十地之菩薩也不可能編集所有佛陀之教法。就如薩如儒訶(Saroruha)上師在其所著《吉祥密集續》(Guhyasamaja)之疏解《吉祥秘密悉地》(Sriguhyasiddhi)中所說:「許多上師以為最具光明之大續《吉祥密集續》乃由名稱自在之勇識編集而成。因至尊上師之慈悲,吾知《吉祥密集續》之編集者乃金剛心識,首倡宣說此續者同時即是此續之作者,而不可能是其他什麽別的人。」按照這種解釋,宣說者本人即是編集者乃屬傳統。

第二,至於越量地者,阿毗達磨亦日色究竟天廣大無量。

第三,至於所謂四時,無垢友在《吉祥密集大疏》中雲:「如是,當知四時是同一。」另外,「一切十方四時之主」這樣的說法也見於新譯密咒中。佛密上師解釋說,這四時乃指四劫。

第四,至於何以金剛薩埵居於壇城之中,據新譯密咒之解釋,壇城中的主要本尊可以改變位置。

至於「尾點(tig)說名之妙慧」句,在《秘密藏續》》之印度梵文原本中讀作:Sutriprajnetisyati。窣都利(Sutri),梵文原意為線條,與藏文字thig正好相對等。日光獅子上師在《幻網秘密藏續真實疏》(Guhyagarbhatattuanirnayauya khyanatika)中解釋說:tig實際上等同於thig(明點),tig是一種古代的寫法。

至於說在《秘密藏續》中提到了其他一些秘密續,則是因為所有後來傳播的續部經典,都會提到比其先問世的其他續典;如《喜金剛續》中就提到過比它先傳播的《真實總聚續》(Tattvasamfigraha)。

通過以上這些論據,世尊明劍為寧瑪振之根本大續《秘密藏續》重新建立起了真經的權威。如前所述,這場關於《秘密藏續》是真是偽的討論,以十四世紀廓譯師親自得到該續之梵文原本而告終。接著,索鐸巴在其所著《第二佛阿闍黎蓮花生傳•除心之暗》(Slob dpon sangs rgyas gnyis pa padma ‘byung gnas kyi rnam par thar pa yid kyi mun sel)中宣布,八部幻網之梵文原本由蓮花生大師親自從印度那爛陀(Nalanda)寺帶到桑耶寺,並在桑耶南邊一個叫做伽噶劄舉嶺(rGya dkar sgra bsgyar gling)的地方,以其神變將其譯成藏文。所以,這些梵文原本即收藏于桑耶寺之葛藏(Ke tshang),而不存於印度。

經過這一關於《秘密藏續》等寧瑪派所傳教法之真偽的討論,甯瑪派作為藏傳佛教之一派的合法地位得到了肯定。以後,寧瑪派當不再需要為證明其所持經續之真實性而大費筆墨。後來的甯瑪派上師如無畏州(’Jigs med gling pa,1729-1798)等即拒絕再對像廓庫巴等人的批評逐一予以批駁,認為世尊明劍和索鐸巴等上師所作的回應已無法再予置喙。對此,就連新密咒派的譯師如薩迦派大班智達釋迦具法(Shakyachosldan,1428-1507)也出來主持公道,支持寧瑪派,他提出沒有必要勞神費力地去證明寧瑪派的教法確是譯自印度之梵文原本。若能證明他們是聖師蓮花生的教法,則便足已證明其真經的地位了。儘管他們或與後來譯自印度原本的密咒和祥符不完全一致,但他們之卓越和共通的成就就無可置喙地證明了其真實性。他們或可與那些並沒有在印度被單卷單卷地譯解,而由一些高僧大德自不同的地區獲取的教法相比較。據云,經金剛薩埵同意,那些編集流傳教法者本身也獲准在不同的地方、用不同的語言來傳播這些教法。甯瑪派的教法傳統傳譯自印度,這當然不需要作任何證明。若深文周納,處心積慮地構想證據,人們或可證明一種不確定的經書是真經,而從前來到西藏的大師們發現這是一條人為假設的道路,為避免在這條道路上行走,他們便自己開始說法。敦珠法王也說:

「一般說來,一種教法並不是僅僅因為它源自印度就異常重要。以其出自那個地區來作為分辨經書好壞之標準,此為學界所不齒。若一個作者乃得地之大德,那麼,他所著作的經書就應當是真實可靠的。所以事實證明它們是來自印度或者西藏並不說明任何區別。西藏本土的經書有時甚至好過印度的經書。人們應當相信那些由藏地顯現本智的成道者所編集的經書較之印度那些由只懂語法、因明的平庸學者所寫的經書要可靠得多。」

六 《秘密藏續》在印度的歷史傳承

關於大乘無上密法摩訶瑜伽在人間瞻部洲傳播的歷史,佛經曾作過種種授記。《佛說教誡傳授王經》有云:釋迦牟尼佛行年八十,心知己身行將涅槃,遂於三月上旬告眾弟子曰:「吾將入於涅槃,汝等當召三界眾天人至此,聽吾為其析疑解惑,轉最後一次法輪。」目犍連遂召集眾弟子來會。釋迦牟尼佛曰:「吾之利他事業至此已告圓滿,旋將入於涅槃。汝等幾有疑惑,吾今當為汝等解之。」眾弟子當即請求世尊不要入寂,有弟子持明王貢羅閻者,自座位起立,趨赴釋迦牟尼佛身前日:「世尊!汝功德雖或圓滿,惜尚未開示正法精要、甚深道大乘無上密法。」釋迦牟尼佛答曰:「吾離人世一百一十二年後,有教法心要之聖人,自色究竟天及須彌山頂四方城樓等天界三處降世,於瞻部洲之東方向人間之有福者、名宇中有劄(Tsa)字之國王開示此法。」《幻化授記》亦云:「釋迦牟尼佛入滅後百十二載,內傳之乘以咒語出現,傳佈于鄔金等地,有名劄者,及文殊、閻羅等無數持明師出現。此後,在印度傳播,有無數獲成就者出現。」根據這些授記,大乘無上密法,即所謂摩訶瑜伽在瞻部洲的傳播,首先當從名子中有劄字的那位國王算起。

這位帶有傳奇色彩的國王到底是誰?則眾說紛紜,莫衷一是。或云即大帝釋天,亦雲乃帝釋天之子,抑或另一位與古古羅闍(Kukkuraja)同時代之帝釋天,亦有可能是指欽婆羅沙陀(Kambalapada)⒂、薩如儒訶(Saroruha)與闍爛達羅巴(Jalandharipa)等。關於他的事蹟,在藏文史籍中記載甚詳,其云:

釋迦牟尼入滅後百十二載,馬來耶山東南有止香阿輸羅岩洞,乃諸種珍寶所成。有有福國王名劄者,在洞中修外續密法,七次夢見秘密部主降臨馬來耶山頂,轉動內續密法之法輪,並為他加持賜福。於最後一次夢中,空中有無身形之本尊發聲曰:「汝乃具善緣與大福德之人,即是化身佛所作授記之人。佛陀授記所言集正法精要之聖者,所說即汝這有福之人。」國王自夢中醒來,即刻爬上山頂,見一尊珍寶所成之黑色秘密部主金剛手菩薩身像,高約一肘。他即向此像頂禮、繞行,並作讚頌曰:

汝為佛像真稀有
即是我之依怙尊
賜我吉祥作引導
前世修習獲成就
遂得結成此業緣
百劫之中供奉汝

爾後,他即以此佛像為觀想本尊,修行達七月之久,乃有種種經典於其夢中顯現,落到馬來耶山頂。藉此佛像之怙佑,所有境象皆于經書中顯現。國王劄自己不昧此類經典之真義,為讀懂它們以正確教化眾生,遂四處打聽,當今世間,誰最博學?

人云於薩訶爾(Sahor)國有國王鄔巴羅闍最為博學。國王劄遂將所獲經典悉數送予國王鄔巴羅闍,請其解讀。不料博學如鄔巴羅闍國王者,竟也無法解讀經中的任何一個詞!只好將經典歸還,順便捎話說:「依往昔之授記,是等經典該當由大王自己解讀。」國王劄複遣佛寶等菩薩化身,往有大學識之比丘古古羅闍(Kukkuraja)處求教,請其解讀這些經典。古古羅闍曰:「此乃《十萬品幻化網續》之金剛勇識心成就品,當以金剛心讀之方可解其密義。若照此修習七月,爾即可入金剛勇識禪定。答男子,汝即好自為之。」國王劄再請賜予領會正法及各乘之悉地,比丘古古羅闍答曰:「此等悉地均在金剛手答薩授記中。」說畢即消失與影。國王劄照此修習七月,果有金剛手菩薩來現,三次點燃金剛,賜給斷取戒行之灌頂,使之趨善去惡,拋棄進取之法相乘,體驗自行成就之密乘,並曰:「吾已授汝一切教法與各乘之心義淮頂,作名詞灌頂,可請清淨大德吠舍厘傳授。」國王劄護依其吩咐而行之,遂得完整地理解了這些經典中所傳校的摩訂瑜伽密法。

或曰《十萬品幻化網續》乃由比丘古古羅闍向國王劄講述。古古羅闍乃著名的「犬王」,因其時常于白天扮作犬相向成千菩薩與瑜伽士傳法,而於晚間則帶他們去墓地行食供及其他一些聖禮。他曾往鄔金,於此詳細講述摩訶瑜伽之五內續經書,包括《佛陀三昧瑜伽》(Buddhasamayoga)。他曾造《六密度莊嚴》(Sadguhyarthadharavyuha)、《一切壇城隨轉五明》(Sarvamandalanuvartipancavidhi)等論,解釋《秘密主瑜伽續》。他將摩訶瑜伽十八部怛特羅傳給了沙克羅普特羅、或國王劄之子小因陀羅普提,後者傳給僧哥羅闍,僧哥羅闍傳給沙克剌普提,克剌普提傳給鄔帕羅闍,最後傳給公主果瑪德妃。

亦或有云:「在瞻部洲之東,依靠金剛座,有一神聖的珍寶宮,宮內有一吉祥、聖潔之室,古古羅闍、因陀羅普提與僧哥羅闍、鄔帕羅闍及公主果瑪德妃等人一起,接受幻化網之灌頂。」實際上,他們作為一個團體集體接受了幻化網之壇城,並榮登持金剛地。

按照藏文史書《漢藏史集》的記載,印度共有五百名班智達得到摩訶瑜伽密法之真傳,遍識密咒之內、外二續,並獲成就。

《法藏日光疏》云:釋迦能仁入寂後百十二年,有具福國王劄出,五百年時,有妙吉祥友(Manjusrimitra)出,一千年時,有後妙吉祥友出,千五百年時,有蓮花生大師出,兩千年時,有吉祥獅子出(Srisimha);在這段時間內,密咒內外續寺院中有學者五百名,最善巧之學者二十一名,得成就者十八名。⒃

其中有不同的傳承系統,自具緣國王劄與古古羅闍而下最著名的一支傳承由遊戲金剛(Lilavajra)及佛密(Buddhaguhya)二位大師繼承。

遊戲金剛乃桑薩剌國人,幼時于鄔金剃度出家,並於此學習三藏及大小五明,學有所成,尤擅無著上師(Asanga)所造大乘要論及幻化網等續部典籍。後於鄔金一名為瑪底瑪之島上,修習《佛說妙吉祥名稱續》(Manjusrina masanggiti),獲得正果。複住那爛陀寺十年,造論無數,其中關於幻化網續者有:據摩訶瑜伽續之解釋所作《佛說妙吉祥名稱續大疏》( ‘Jamdpal mtshan brjod kyi grel pa)、《吉祥秘密藏續八卦疏》(Sriguhyagarbhatika)、《甚深明點》(Cittabindu)、《六種次第》(Kramasatka)、《三昧耶質多羅波羅伽釋》(Samayacitraprakasa)和《三昧耶(Samayanusayanirdesa)等。于其眾多弟子中,以佛密及佛智彼陀(Buddhajnanapada)習《幻化網續》最精、最著名。

佛密上師乃中天竺人,於那爛陀寺出家,與佛寂(Buddhasanti)上師一起同為佛智波陀上師之弟子。因修妙吉祥文殊菩薩而得道,後往鄔仗那,遇遊戲金剛上師,隨其學瑜伽續與五部無上內續,特別是幻化網續。著作甚豐,其中著名者有:《秘密藏續注疏•判位疏》(gSang ba’i snying po la‘grel ba rnam bshad rnam bye kyi‘grel)、《幻化金剛業次第》(Mayajalavajrakarmakrama)、《法壇城經》(Dharmamandalasutra)、《聖莊嚴經》(Tattvalokaparamdlamkara)、《幻化網續簡疏》(Suksmajala)、《幻化網續詳疏》(Drva chen)、《幻化網道大疏》(Mayajalapathakrama)和《幻化網道小疏》(sGyu‘phrul lam gyi rnam bshad chung ba)。

摩訶瑜伽的另一脈傳承也傳自國王劄和古古羅闍,他們的傳人先是俱生喜金剛(Sukhasidhi, dGa’ rab rdo rje),俱生喜金剛先傳大笑金剛(Vajrahasya),再傳薩訶爾之光象尊者(Prabhahasti),被者複逕從佛密上師獲幻化網續部之口傳。

光象尊者即是蓮花生大師之主要師尊。蓮花生大師著有《秘密藏續唯一真實大疏》,于西藏時曾給吐蕃贊普及其有福弟子講述其名作《口訣見鬘》(Man ngag lta phreng),專門解釋《秘密藏續》之第十三品。

《秘密藏續》於印度傳承中的另一位重要祖師無垢友(Vimalamitra),乃西天竺之哈思提瓦那(Hastivana)人,幼隨佛密等大師學法:通大小五明與顯密二乘之經典,尤擅幻化網續。他於解釋、弘揚摩訶瑜伽密法、特別是幻化網續有特殊貢獻,曾將以《秘密藏續》為根本、與金剛薩埵幻化網部有關的經典歸結為幻網八部,總而說之。無垢友上師造論甚多,其中有關幻化網續者有:《幻化口訣明燈》(sGyu phrul man ngag gsal ba’i sgron me)、《無上幻化網續注疏•除暗》(sGyu‘phrul bla ma’i‘grel ba mun sel)、《金剛薩埵幻化網吉祥秘密藏續開眼疏》(Vajra- sattvamdyajalatantra-sriguhyagarbhanama-caksustikd)、《幻化網秘密藏續第十八品簡疏》(brGyad bcu pa’i bsdus grel)、《摩訶瑜伽般若開眼》(Maha yogaprajnapravesa-cak surupadesanama)、《幻化三地》(May aja lopadesakramatraya)、《幻化火供儀軌》(Mayajalahomasamksiptakrama)、《幻化手印禪定》(Mayajalamudradhyana)、《幻化火燒儀軌》(Mayajalaghudrsta ntasvasrayakrama)、《明點次第》(Thig rim)和《秘密藏續簡注》(Guhyagarbhapindartha)等。

現存印度法師所造關於幻化網續部經典之注疏,包括以上所列諸論在內,均收集於北京版藏文大藏經丹珠爾部卷八十二至卷八十三中。據法吉祥之《秘密主言教》(gSang bdag zhal lung),這些注疏大致可分為總義釋(spyi’i don bshadpa)與普通釋論(‘grel pa)兩類。前者以遊戲金剛的《心之明》(Thugs thig)和無垢友之《內典明燈》(Khog gzhung gsal sgron)為代表。後者包括本注(rtsa‘grel)與釋注(bshad‘grel)兩類,本注包括印度大師所造解釋《秘密藏續》本身之大論,如遊戲金剛上師所造《八卦疏》、日光獅子所造《廣注》(rGyal chen‘grel pa)、佛密所造之《判位疏》、蓮花生大師所造《秘密藏續大注》(rNam bshad chen mo)、無垢友所造《秘密藏續簡疏》等;釋注則是對幻化網續部其他經典的注疏,如無垢友所造《無上幻化網續注疏•除暗》、《支分眼疏》(Le lag gi spyan‘grel)和《幻化網秘密藏續第十八品簡疏》等。

此外,組成續部經典主題之所謂密咒十部(mantradasatattva)的每一部,各有其自己的注釋傳統。

1.見部(lta ba)

俱生喜金剛(dGa’ rab rdo rje)之《分別見之燈》(La shan lta ba’i sgron ma)、蓮花生(Padmasambhava)之《口訣見鬘》(Man ngag lta phreng)、龍樹(Nagarjuna)之《碧玉散佈九平原》(gYu thang ma kras dgu)、噶瓦譯師吉祥積(sKa ba dPal brtsegs)之《見次第十七明相》(lTa rim snang ba bcu bdun pa)。⒄

2.行部(spyod pa)

《行部燈注》(sPyod bsdus sgron ma)與《金剛文殊怙主》(rD0 rje’jam mgon)。

3.壇城部(dkyil‘khor)

佛密上師(Buddhaguhya)造《二金剛業次第上部》(rDo rje las rim gnyis kyi stod)及無垢友上師(Vimalamitra)造《三明點勝》(Thig sum par rgyal)。

4.灌頂部(dbang)

佛密上師造《二金剛業次第下部》(rDo rje lasrim kyi smad)、《要論》(Gal Po) ,《大小抉擇》(Nges ‘byed the chung)、《三滴》(Thig pa gsum)。

5.三味耶部(dam tshig)

遊戲金剛上師(Lilavajra)造《光明三昧耶》(Dam tshig gsal bkra)、《三昧耶細增》(Dam tshig phra rgyas)。

6.事業部(phrin las)

無垢友上師造《護摩》(sByin sreg)、《起屍燒》(Roreg)、《舍利業鬘》(sKu gdung las phreng)、《極樂寒林之原處小喻》(Dur khrod bde ba’i dpe chung rang gnas)。

7.成就部(sgrub pa)

因陀羅菩提(Indrabhati)造《道莊嚴》(Lam rnam bkod)、《二次第》(Rim pa gnyis pa)、佛密上師造《大小道次第》(lam rim the chung)、遊戲金剛上師造《六次第》(Rim drug)、無垢友造《三次第》(Rim gsum)、《光次第》(‘Od rim) ,《大疏》(Drua chen)及佛密上師造《小疏》(Drua chung)、《妙莊嚴》(Dam pa rgyan)等。

8.三摩地部(ting nge‘dzin)

無垢友上師造《手印禪定》(Phyag rgya bsam gtan)、《一忿怒手印》(Khro bo phyag rgya gcig pa)、《集中一境四手印禪定》(rise gcig bsdus pa phyag rgya bzhi pa’i bsam gtan)。

9.供養部(mchod pa)

蓮花生大師造《食會供》(Za tshogs)、《寒林》(Dur khrod)、《小極樂朵馬》(bDe ba gto chung)、《大和》(Ho chen)、《小和》(Ho chung)、《大小食譜》(gYas yig the chung),以及無垢友上師造《無量妙法》(Thabs mchog dpag gi mi lang ba)、《寶燈》(dByig gu sgron ma)

10.密咒與手印部(sngags dang phyag rgya)

《八掌事業》(Phrin las sbar ba brgyad)。

 

七 以幻化網續部為中心之摩訶瑜伽法於西藏的傳譯

對摩訶瑜伽無上密法於何時、怎樣傳入西藏,藏文史書中有種種不同的說法。最普通的一種說法是,無上密法主要分三次傳入西藏,第一次是蓮花生大師之弘傳,第二次是遍照護大師之弘傳,第三次是努•佛智(gNubs Sangs rgyas ye shes rinpo che)之弘傳。若細述之,則更分八次傳入。

早在吐蕃贊普赤松德贊在位時,為修建吉祥桑耶天成神殿而首先要降伏地魔,故特從西方鄔金國請來蓮花生大師,大師在桑耶寺說圓滿八法(bKa’ brgyad yongs rdzogs),是為密咒在雪域傳播之始。隨後,于桑耶寺開光時,有名辛噶巴者出,說事續部經典,是為密法第二次傳入;此後,有譯師藏提爛陀(gTsang thig len ta)、波爛伽目底(Brankamukti)、妙吉祥渣(‘Jam dpal go cha)三人赴崗底斯山,從師阿闍黎佛密學法,得《大日如來菩提續》,弘傳講論,是為密法在西藏的第三次傳入。此後,則有俄譯師及所謂六試人出,他們去印度隨阿闍梨護目則劄巴學純正之續,並大作弘揚,是為密法在西藏的第四次傳入。此後,有學者遍照護出,翻譯無數妙吉祥續部經典,是為密法之第五次傳入;於贊普赤德松贊在位時,迎親迦濕彌羅譯師咱那迷得剌、答剌摩伽剌、室爛答剌等,由噶、焦、祥三譯師任厘訂,鄧瑪澤氓等為傳譯,翻譯了密咒身、語、意續之大部分經典,是為密法之第六次傳入;于法王赤祖德贊在位時,迎親無垢友上師,由稱為六學者譯師的宇劄寧波古達、貞巴虛空勝寶、貞巴智勝覺等,將以前所譯的所有經典按梵文原本重譯,以前所譯不完整者則予補足,並厘訂新譯語,凡屬心性、法界、幻化、口訣、經教諸部大小眾多續典均被譯出,是為密法第七次傳入西藏;最後,繼末代贊普朗達瑪滅法,正法後弘時,有瑪、聶二位譯師之再傳弟子努•佛智上師出,值年五十又四,因不滿雪域先前所有密咒,遂往尼婆羅,見國王答蘇達羅,又赴印度,遇阿羅牙瑟堅、戎博咱牙咎特羅等,譯出內、外、秘密三部密咒法護,是為密咒在西藏的第八次傳入。據說,努•佛智上師還自印度往勃律,與當地譯師班智達答剌那乞悉答、昧咎葛•喀巴達喀等一起,將密集續譯成勃律語,再從梵語譯成藏文。他前後七次往尼婆羅、印度等地求法,獲內外密咒之一切續典,並作弘揚,故其於密咒在西藏傳播之功德尤其巨大。

八 《秘密藏續》的藏文翻譯

以上是無上密咒在西藏傳播的一般情況,具體到摩訶瑜伽部之根本大續《秘密藏續》何時何地由何人譯成藏文,也有種種不同的說法。無畏洲上師在其《甯瑪派續部典籍目錄》中謂《秘密藏續》無疑是由無垢友上師及聶•闍那古瑪羅(gNyags Jnanakumara)、瑪譯師勝寶(rMa Rin chen mchog)等一起翻譯成藏文的。不過在此以前,佛密與遍照護二位大師也已曾將此續譯成藏文,而且蓮花生大師及聶•闍那古瑪羅譯師於這兩個譯本之間的某個時期也曾翻譯過這部續部大典。故通常以為,佛密大師曾在崗底斯山(Kailash)向貝•闍妙吉祥(sBas‘Jamdpal)及瞻伽目提(Bran ka mu kti)講述屬於《秘密藏續》部之續典,包括《口訣妙莊嚴》(Man ngag rnam pa rbhod pa),他在遍照護大師的協作下翻譯了《秘密藏續》,是為《秘密藏續》的第一個藏文譯本。其後,蓮花生大師將《秘密藏續》及他自己所造的《口訣見鬘》傳授給聶•闍那古瑪羅譯師,他們二人合作翻譯了《秘密藏續》,是為《秘密藏續》的第二個藏文譯本。聶•闍那古瑪羅將此傳授給粟特人吉祥智上師(Sogdian dPal gyi ge shes);吉祥智與尚勝功德(Zhang rGyal ba’i yon tan)一起將此教法傳予努•佛智(gNabs chen Sangs rgyas ye shes)。

隨後,無垢友上師在桑耶寺說《金剛薩埵幻化八部》(sGyu phrul sde brgyad),其中即包括為十八部續部經典之根本的《秘密藏續》。無垢友上師乃由吐蕃贊普赤熱巴巾派堪布龍王、屬廬龍幢、娘索龍自在等人專程從印度迎親至桑耶寺,於此住一年之久,在瑪寶勝譯師及聶•闍那古瑪羅協助下,也將《秘密藏續》等幻化部續典翻譯成藏文,此為《秘密藏續》的第三個藏文譯本。聶譯師翻譯了經部和心部,瑪譯師翻譯了性相部和幻化部。以上這三種譯本被稱為本譯。此後,塔譯師日幢(Thar to Nyi ma rgyal mtshan)及廓譯師童吉祥(‘Gos lotsawa gZho nu dpal)合作根據新發現的梵文原本又重新翻譯,由於他們沒有大班智達為其翻譯作監督,故其譯本被人稱為技譯(rtsal‘gyur)。此外,於該譯本中。塔譯師根據其新發現的梵文原本,增譯了該續之二十三及二十四品。

龍青巴上師曾對現存《秘密藏續》之各種藏文譯本作了詳細的比較、研究,此後得出結論,認為《秘密藏續》於印度本身就存在不同的版本,故這三種不同的藏譯本不只是簡單重複勞動,而是根據三種不同的原本所作的三種不同的翻譯。對此他在其名著《十方除暗》中特別就《秘密藏續》各種譯本中或有附加偈語或無附加偈語一事作出如下評論,他說:

或以為此類附加偈語于根本續中本不存在,乃瑪譯師寶勝自幻網部其他續典中抽出,分別添加于根本續各品之中。以徒,又有祖茹寶童(gTaug rum rin chen gzhon nu)將這些不同的譯本分成有附加偈語本及無附加偈語本兩種。複次,或以為沒有附加偈語之譯本乃聶•闍那古瑪羅譯師所譯,有附加偈語之譯本乃馬寶勝譯師所譯。甚至,或以為瑪譯師出於對剌宋勝菩提(La gsum rGyal ba byang chub)⒅嫉妒而故意將這些譯本隱藏了起來。事實是,這些附加的偈語既不見於佛密及遍照護合譯的第一個譯本,也不見於蓮花生大師與聶•闍那古馬羅完成的第二個譯本,它們只見於由無垢友上師與聶•闍那古瑪羅、瑪譯師寶勝等合作完成的第三個譯本中。因而,顯然梵文原本即有許多不同的版本。此或可于其他續典中見到同樣的例子,如《八千頌般若波羅蜜多》本身有許多梵文原本,其中就有般利伐羅句迦(Parivrajikagzosbyangs)、具鬘(‘Phreng can)和具眾(sDe can)三種不同的版本存世。同樣,像《白傘蓋佛頂輪王經》(Sitatapatra)這樣的經典,也已發現有許多不同的版本。因此,我們無法肯定這些不一致的段落是否為藏人所添加。當知此續各種譯本之間的不一致之處即已出現於其各種梵文原本之中。因于這些譯本中有達意及不達意之別,故出現有各種不同的梵文原本版本。

以上所述《秘密藏續》之三種不同的譯本,及其幻網部其他續典的藏譯本,即組成所謂舊譯密咒的主要內容。

九 教傳經典傳承

舊譯密咒於西藏的傳承系統極為複雜,說法不一。或說有諸佛密意傳承、持明表示傳承、補特伽羅口耳傳承三種,又有親承語旨的授記傳、具福的掘藏傳、發願的付印傳三種,共分六種傳承。或日舊派之法要,總分三類,教傳的為經典傳承、近傳的為伏藏傳承以及甚深之淨相傳承。教傳經典由《幻化續》、《遍集明經》和《心本續》三種,分為幻、經、心三部。其中《幻化秘密藏續》由無垢友上師傳瑪譯師寶勝,瑪譯師複傳于祖茹寶童及吉熱勝護,此二師再傳予達吉吉祥稱及尚勝德二師,其中達吉吉祥稱學識過人,提出即便吾師亦乃有漏眾生,故對其所傳教法也當自作考量。但其所傳以普傳教典傳承著稱,對眾生利益不大。達吉在康、衛、藏各地弘傳,其傳人後分為衛派和康派二支。尚勝德上師則僅按上師所傳授徒,所傳以青普教典派傳承,或要門派著稱,對眾生利益甚大。

也有人說,舊譯密咒依止三大傳承,第一傳承由聶•闍那古瑪羅所傳教誡、生起、圓滿三部遠傳經典四河;第二傳承由努•佛智傳出;第三傳承由大宿•釋迦源所傳遠傳經典四河。所謂遠傳經典四大河指的是蓮花生、無垢友、遍照護和宇劄寧波四位大師之教法,分別是:一,共通之經續之河,包括各類經續之注疏;二,口耳相傳之要門之河,包括根本經典及直傳要門;三,加持、灌頂之河,包括傳授之方便;四,實修、菩薩行、成就儀軌之河,包括諸本尊護法之忿怒真言。

在西藏被稱為「遠傳經典」(Ring brgyud bka’ ma)的傳承系統包括所有自印度傳入西藏。並漸次以口耳或文宇相傳下來的屬於摩訶瑜伽、阿努瑜伽及阿底瑜伽之續典和經教,它與所謂「近傳伏藏」(Nye brgyud bka’ ma)形成鮮明對比,後者指後世漸次新發現的屬於密咒部之續典。遠傳系統通常以其綜合摩訶、阿努及阿底三瑜伽著稱,它以幻、經、心三部為名,即取舊派密咒生、圓、大圓滿部之三部主要續典《續部•幻化網》(即《吉祥秘密藏續》)、《經部•遍集明經》、和《心部•菩提心遍作王本續》之首字。這一西藏甯瑪派傳統的共同遺產先落到聶•闍那古瑪羅手中,再傳至努•佛智,三傳至宿氏家族。

聶•闍那古瑪羅由寂護(Santaraksita)剃度出家,並為伐吉羅母陀(Vajra mrta)及伐金剛橛(Vajrakila)二位上師的名弟子。他追隨印度諸位最博學、最有成就的大師學法,得通大小五明,尤擅內外密續,彙聚遠傳四大教河。闍那古瑪羅專精經、幻、心三部,通過他的闡幽發微,將《幻化網續》傳予許多弟子,特別是著名的「八大吉祥金剛」。這「八大金剛」指的是他的前期弟子粟特人吉祥智(Sogdian dPal gyi ye shes)、俄瞻吉祥童(‘O bran dPal gyi gzhon nu)、念慶吉祥音(gNyan chen dPal dbyangs)及塔桑吉祥金剛(Thag bzang dPal gyi rdo rje)四人,和其後期弟子妙道吉祥金剛(Lam mchog dPal gyi rdo rje)、達吉吉祥金剛(Dar rje deal gyi grags pa)、劄吉祥金剛(Gra dPal gyspying po)及剌隆吉祥金剛(Lha lung dpal gyi rdo rje)等四人。

努•佛智因修妙吉祥文殊壇城而得灌頂、獲成就。他曾隨蓮花生、無垢友、吉祥獅子、伐蘇答剌(Vasudhara)及蓮花戒(Kamalasila)等印度大師,以及聶•闍那古瑪羅、粟特人吉祥智及尚勝德(Zhang rGyal ba’i yontan)等西藏本地大師學包括《秘密藏續》在內的內外密咒及其要門。他留下了很多著作,主要有:

1.《密意集合經廣注•除暗之箭》(mDo’i grel chen mun pa’i go cha)

2.《現觀十八品幻化網續注》(sGyu‘phtul brgyad bcu pa’i mngon rtogs‘grel)

3.《大圓滿之要門•禪定炬》(rDzogs chen gyi man ngag bsam gtan mig sgron)

4.《斷難論說之劍》(dKa’ bcod smra ba’i mtshon cha)

努上師最嫡傳的弟子是庫隆功德海(Khu lung yon tan rgya mtsho),他將所有灌頂、續典及要門悉數傳予這位高足,後者複將其所得傳授給了智慧海(Ye shes rgya mtsho)、蓮花勝王(Padma dBang rgyal)、天王小泓(Lha rje Hum chung)、娘•妙慧(Nyang Shes rab mchog)、娘•智慧源(Nyang Ye shes‘byung gnas)、天王大宿波且(Lhas rje Zur po che)等弟子。這一傳承系統根據其傳承者之部族名通常被稱為絨派(Rong)傳承,或者娘派(Nyang)傳承。

絨宋班智達•法賢(Rong zom Pandita, chos kyi bzang po)是十一世紀寧瑪派著名的大班智達,後藏茹拉(Ru lag)那隆戎地(sNar lung rong)人。因獲得了蓮花生大師的要門傳承而名聞一時。這系傳承自蓮花生大師經那囊金剛摧魔(sNa nam rDo rje bdud‘zoms)、喀慶吉祥自在(mKhar chen dPal gyi dbang phyug)、咱金剛童(sera rDo rje gzhon nu)、尚尚功德稱(Zhang zhang Yon tan grags)、絨班智達功德(Rong ban Yon,tau)、絨班智達戒律寶(Rong ban Tshul khrims Rin po che)等上師一脈相傳。而名列此系傳承之末的絨班智達戒律寶即是絨宋班智達•法賢之父。據說,法賢從十三歲起,即以通達經典、學識優異著名。他通因明、吠陀及非宗教典籍;會梵文,善譯經,除譯有密教典籍以外,還著有若干關於密教典藉的注疏及論著。他亦曾為念稱智所著《語言門論》作過注釋,自己也寫過幾部藏文文法書,因此得享班智達之雅號。法賢年輕時曾隨一法師朵敦獅子學習舊譯密咒,一天他夢見自己正在吃他自己用《秘密藏續》熬成的稀粥,喝用《秘密藏續》燒成的菜湯。驚異之餘,他將此夢中之情景告訴了師父。不料師父當即連呼:「善哉!善哉!此乃汝已圓滿領會這些教法之徵兆。爾當為《秘密藏續》與《秘密瑜伽》各撰一注。」於是,絨宋班智達留下了西藏歷史上第一部重要的《秘密藏續》的藏文注疏。因三寶之自性乃菩提心故,他特將此書命名為《寶疏》(dKon cog ‘grel)。

絨宋班智達的這部注疏與後來龍青巴尊者所造《十方除除暗》被認為是從阿底瑜伽的觀點出發解釋《秘密藏續》的兩部最重要的藏文注疏,與教傳派所強調的《秘密藏續》屬摩訶瑜伽的觀點大相逕庭⒆。對此敦珠法王曾說:

遍智龍青巴大師之注疏《十方除暗》乃據「眾乘之王」(即阿底瑜伽之傳統)闡發《秘密藏續》之密義;而遍智絨宋巴之注疏則顯得像是一個密封的大箱子,它廣泛地對真如界作了評注。當知這兩部注疏乃是《秘密藏續》之最重要兩部藏文注本,它們提供了具大潛力之智慧。⒇

絨宋班智達作為第一位評注《秘密藏續》的西藏學者,遭到了眾多其他教派的大師們,包括寧瑪派密法傳統的著名批判者廓庫巴等人的尖銳批評。絨宋班智達所傳寧瑪派密法以「心品」為主,於甚至不承認寧瑪派為佛教之一派的他派上師們看來,尤其不像是來自印度的傳統佛教,故不惜用相當激烈的語言對其作猛烈的批判。事實上,絨宋班智達的貢獻在於他復興了在西藏佛教後弘期以前由噶瓦•祥增(sKa ba Pal brtsegs)、娘•祥音(gNyan deal dbyangs)及努•佛智等人創立的注疏傳統。儘管在十一世紀時,西藏本地大師造論者尚屬鳳毛麟角,故易遭非議,但即使是他的批評者也都承認,絨宋班智達所作忠實于原續經文之權威,經得起量學理斷,既不違普通與一般之考量,又不背離上師之教法,實不失為一部值得推崇的好論。 絨宋班智達一系所傳內容以心品為主,與其同時的宿氏家族傳承則以集經及幻化網為主。自絨宋班智達至十四世紀甯瑪派大師龍青巴之間的傳承系統史載不詳。此派傳承後分成心部(sems sde)、界部(Klong sde)和口訣(man ngag sde,或稱要門)部三個系統。這三個系統各有師承,又彼此相互影響。心部說隨早何境,唯是自心、自性現自然智慧,除此自然智慧之外,再無餘法。界部說一切法性,不出普賢境界,遮破了除法性境界以外,還有他者出現。此部重光明。運用永離所綠的甚深關要,安住無功用中,由甚深及明瞭的妙智雙運,成就虹體金剛身,這是修法中的最深法門。口訣部者說運用離去取捨、雙融無分別智,把生死涅槃一切諸法,都歸於不空不執的法性境中,由此要點,所以用生死涅槃無二分別的靈明智性現證法性境界,並在自性金剛鏈身中成熟解脫。這三部,特別是其中的口訣部被稱為大圓滿法,乃寧瑪派特有的教法。大圓滿法的字面意思是,說現有世界,生死涅槃,所包含的一切諸法,悉在此靈明空寂之內圓滿無缺,故日圓滿,再無較此更勝的解脫生死方便,故名為「大」。繼絨宋班智達之後真正承前啟後、建立起大圓滿法之見地、實修傳統的是十四世紀西藏佛學大師、被人稱為寧瑪派掌教中學者之巔峰(mKhas pa’i rtse mo)的龍青巴尊者(21)。

龍青巴尊者通常被人稱為遍智龍青饒絳巴無垢光(Kun mkhyen rab‘byams pa Dri med‘od zer),乃寧瑪派之大阿闍黎,大圓滿法在雪域的開宗祖師。尊者於藏曆第五勝生之土猴年(1308)生於烏思藏四茹之一夭茹西部名劄恰堆仲(Grva’i chastod grong)的地方。父名阿美天護(A mes lha srung,又稱阿闍黎佛護bsTan pa srung),乃蓮花生大師親炙弟子具吉祥寶馬莊嚴證果者勝音(dPal rta mchog rol pa’i grub thob mchog dbyangs)之第二十五代孫,其母種氏女福莊嚴(‘Brom bza’ bSod nams rgyan)乃噶當派祖師種敦巴勝源(‘Brom stonpa rgyal ba’i‘byung gnas)之後裔。

尊者自幼聰穎,五歲即能讀、寫無礙,七歲失怙,九歲能背誦《般若二萬頌》及《般若八千頌》。以聞、思、修博通經律論三藏、融會內外五明,除障增益。年十二,于桑耶寺隨親教師如意寶(bSam grub rin chen)、屏教師慶喜光(Kun dga‘od zer)出家,取法名戒智(Tshul khrims blos gros)。因擅習正法毗奈耶,年甫十四即能說法。年十六,隨阿闍黎吉祥寶(bKra shin rin chen)學《道果》、《那若六法》、《金剛亥母六法》、《勝樂大輪鈴尊》、《金剛手大輪》等許多灌頂、引導和教誡。複隨阿闍黎自在智(dBang ye shes)與上師楚普哇(sTon Khro phu ba)等學《金剛橛》、《時輪》等密法,隨薩龍巴活佛(Za lung pa)等聽聞察巴噶舉派始祖尚貢唐上師精進稱(Zhang Gung thang bla ma brTson ‘grus grags pa,1122-1193)之教授、主巴噶舉派上師賈昌巴怙主金剛(rGod tshang pa mGon po rdo rje,1189-1528)之導引前、後、中三部希解教法等。年十九,居前藏噶當派名刹桑普乃烏托寺(gSang phu ne’u thog gi chos grwa),先後隨該寺上院第十五代住持阿闍黎贊貢巴(bison dGon pa)和第十六代住持法吉祥幢(Chos dpal rgyal mtshan),以及著名的邦大譯師慧定(dPang to Blo gros brtan pa)學法。

此外,龍青巴尊者曾遍禮雪域無數名刹大寺,一時名賢若噶瑪噶舉派黑帽系第三輩活佛自生金剛(Rang byung rdo rje, 1284-1339)、薩迦派座主聖上師福幢(Bla ma dam pa bSpd nams rgyal mtshan, 1312-1375)、薩迦派顯宗大德雅德班智達(g.Yag sde pan chen)等都曾與他結下師生之緣,故尊者對量學、般若和中觀等法相乘經教,與《慈氏五論》、《心經》等內典,以及聲明、修辭、聲律、戲劇等所有大小明處皆有聽聞,並達究竟,獲無礙辯才。尊者通雪域各大教派之殊勝教法,對各路密法不存門戶之見。對智者三事喜生無礙之心。於是,尊者於雪域巡迴辯經,無往而不勝。人稱其為「桑耶龍芒哇」(bSam yas lung mang ba,意為桑耶通眾經教者),或稱「龍青饒絳巴」,意為廣通經義者。(22)

作為甯瑪派喇嘛,龍青巴尊者對舊派密法自然用心最多,成就最大。他曾隨膽八巴(Dan bag pa)、阿闍黎童義成(gZhon nu don grub)、醉者亭瑪哇(Myos pa’i mthing ma ba)及覺稱(Sangs rgyas grags pa)等上師聽聞經、幻、心三部要典等《甯瑪十萬續》要訣,其用心之專一若幼蜂沉醉於蜂蜜醍醐之中。年二十九,得遇甯瑪巴大圓滿法祖師持明童王(rNying ma rigs‘dzin Kumaraja, 1266-1343),於其座前學法兩年,受賜《大圓滿秘密心髓》(rDzogs chen po gsang ba snying thig)之灌頂、導引及教授,以及《大圓勝會三部續》(rDzogs chen sde gsum gyi rgyud)之經教、口訣等,成為其當之無愧的衣缽傳人。年三十一龍青巴尊者往涅普休瑟(sNye phu’i chug gseb)廣轉法輪,說秘密心髓法。年三十二,複往白頂雪山烏仗那宗之雲光林(Gang ri thod dkar O rgyan rdzong‘od zersprin gyi skyed mos tshal)建阿蘭若。隨後,又往門蚌塘(Mon bum tang)建立僧伽,造寺院解脫洲(Thar pa gling)。一時為高僧大德、王公貴族所重,故佛事隆盛、供養無算。是為寧瑪派教法在今不丹境內弘傳之始。

龍青巴尊者在達到聞、思之極頂後,常遁跡山林、幽禁獨修,最後得證光明身,達到大圓滿心髓見地之究竟。據稱尊者三十二歲時,修大圓滿入甚深止觀,定中面見蓮花生大師及智慧海,獲授灌頂及口訣傳承,即空行心髓之教授,遂盡得寧瑪派大圓滿兩部心髓之傳承。尊者修行處遍佈雪域,無遠弗屆,著名的有:桑耶青普、烏仗那宗、神山岩(lHa ri brag)、爪普(Gra phu)、休瑟、白頂雪山、雪堆提珠(gZhu stod tisgro)、耶爾巴(Yer pa)、雅剌香波、蚌塘、絳布班吉格定(sKyam bu dpal gyi dge sdings)、貢布山之拉瓦隴(Gong po ri’i gla ba lung)、工布劄貢噶普(Kong po rtsa gong gi phu)等等。此外,像南方主巴(lHo‘brog)、烏夭(dBu g.yor)、門域等邊荒之地也成了他修行、佈道的煉洞及道場。

儘管尊者淡泊功名,但其令譽若「聖識一切法主」、「語自在」、「無垢光」等仍不逕而走,傳遍雪域。

龍青巴尊者一生著述宏富,造大小乘及金剛乘等共通與不共通之論達九十八部之多,另有專門的內論百二十八部,秘密了義論二百六十三部。其中最著名的有《龍青七藏》(Klong chen mdzod bdun)、《四部心髓》(sNying thig ya bzhi)、《三休息》(Ngal gso skor gsum)、《三自解脫》(Rang grol skor gsum)等。其中《龍青七藏》指的是:《宗輪藏》(Grub mtha’ mdzod)、《妙乘藏》(Theg mchog mdzod)、《如意藏》(Yid bzhin mdzod)、《口訣藏》(Man ngag mdzod)、《法界藏》(Chos dbyings mdzod)、《本性藏》(gNas lugs mdzod)及《句義藏》(Tshig don mdzod)等七論;《四部心髓》指的是《空行心髓》(mKha’‘gro snying thig)、《無垢心髓》(Bi ma snying thig)、《上師心要》(Bla ma yang thig)、《空行心要》(mKha’‘gro yang tig)及》《甚深心要》(Zab mo yang tig)等;《三休息》是《心性休息》(Sews nyi ngal gso)、《禪定休息》(bSam gtan ngal gso)、《虛幻休息》(sGyu ma ngal gso)及自釋論(23);《三自解脫》指《心性自解脫》(Sems nyid rang grol)、《法性自解脫》(Chos nyid rang grol)、《平等性自解脫》(mNyam nyid rang grol)。

龍青巴上師是從阿底瑜伽之觀點出發來解釋《秘密藏續》的。他一共留下了三部專門解釋《秘密藏續》的注疏,命名為《除暗三部》(mun sel skor gsum),分別是:

1.《略義無明除暗》(bsDus don ma rig mun sel ba),長1秃頁,分析《秘密藏續》之科判;

2.《總義意語除暗》(sPyi don yid bka’ mun pa sel ba),長89頁,分析佛教與非佛教教義的範圍及結構;

3.《文義十方除暗》(gZhung don phyogs bcu mun pa sel ba),長313頁,先介紹《秘密藏續》各品內容,然後對其金剛偈作詳細的行間注。通常所言龍青巴造《秘密藏續》釋論即是指他的這部《文義十方除暗》。

此外,龍青巴尊者尚有《教法源流寶藏•作明正法之光》(Chos‘byung rin po che’i gter mdzod bstan pa gsal bar byed pa’i nyi od)、《法行道次第論》(Chosspyod lam gyi rim pa)、《起死回生之回向寶鬘》(Shi gson gyi bsngo ba rin chen phreng ba)等名著傳世。《教法源流寶藏》是繼夏魯派大師布敦寶成(Bu ston Rin chen grub, 1290-1364)之名著《善逝教法源流大寶藏論》之後又一部著名的教法源流類史著,通常被譯名為《龍青教法源流》。書中的主要內容是印度佛教史及佛教於西藏傳播、特別是前弘期佛教各種顯、密教法於西藏傳播的歷史。對吐蕃王國時期,西藏佛經翻譯的歷史記載尤詳。書中有一章專門討論舊派密咒是否存在於印度,對有人提出《秘密藏續》有四條邪誤,所以是偽經的說法逐條予以駁斥。

十 宿氏派傳承與寧瑪派僧伽的建立

寧瑪派舊派密咒最初的傳播乃父子相承、口耳相傳,雖有若干法門分散的傳承,但不僅沒有寺院僧伽組織,也沒有形成為一套成系統的密教教義。直到十一世紀有所謂三宿氏出,寧瑪派才建立寺廟,並有較大規模的活動。這三宿氏乃指三位來自宿氏(Zur)家族的寧瑪派上師。第一位宿氏被人稱為宿波且(Zur po the,意為大宿氏),本名釋迦源(Shakya’byung gnas,1002-1062),又稱鄔巴龍巴(‘U pa lung pa),來自康區之亞宗或賽摩。幼時從朗達瑪滅佛後於西藏東南部維悉戒律傳承的大上師極明意(Bla chen dGong pa rab gsal)上師出家。後隨其祖父寶海(Rin chen rgya mtsho)學習顯密經續,包括幻網部諸續。隨後,複從曲龍(Chos lung)之娘•智源(Nyang Ye.shes‘Byung gnas)上師處獲幻網及心部之要門,從虛空部上師處獲《遍集明覺經》(mDo dgongs pa ‘dus pa)、《八卦疏》(‘Grel pa par khab)之要門及大圓滿法之傳承;由從娘•貞卓炯(‘Bre Khro chung)上師處得幻化網次第之要門。

宿波且以其善將根本續與釋論結合在一起而著稱,他開始整理當時所流行的寧瑪派典籍,首先確定一些根本密續,然後把其注疏,及其修法、儀軌等理出頭緒,組成系統,以用於實修。

從他開始,寧瑪派始有教派規模。他曾多年住於香地之鄔巴龍(Ug pa lung)地方,於此親見四十二寂相本尊與五十八飲血忿怒本尊,並於此建廟。他曾說:「鄔巴龍之土、石、山、岩於我皆是寂忿本尊之居處;而于本瑟摩之南峰,我常見五部佛。是故,我欲於此為寂相本尊建廟。」並許以按密宗傳統造五部佛像,像之右畫以幻網之寂相本尊像,像之左畫以幻網之忿怒本尊像。

宿波且建鄔巴龍寺時已有很多弟子追隨左右,相傳其中經常修定的弟子有一百零八位大瑜伽行者,其中以所謂「四頂峰」為最勝,他們是:見與義之頂峰小宿智稱(Zur chung Shes rab Brags)、解釋《秘密藏續》之頂峰梅嫋瓊劄(Me nyags Khyungs grags)、博學之頂峰尚•廓瓊(Zhang‘Gos chung)及修行之頂峰桑禪師智王(Hang sgom Shes rab rgyal po)。此四頂峰中又以宿波且的養子宿瓊(小宿氏,1014-1074)最有名。

宿瓊巴又稱嘉沃巴(rGyal bo pa),本是行乞僧宿恭之子,父子二人行乞至宿波且處,遂為後者收養。宿瓊巴隨其養父學法多年,得益甚厚,但終因貧困而不能得到密法傳授。宿彼且遂令其與一富家寡母之女婚配,用他們的錢來學密法。學成之後,複將此母女遺棄。宿波且又令其講經,曾有弟子三百人聽其講《遍集明覺經》。此後,他繼其養父之後住持鄔龍巴寺,廣傳包括《秘密藏續》在內的寧瑪派遠傳經典傳承諸法。以後,他將鄔龍巴寺託付於他人管理,自己往嘉沃地方靜修,於此問九個巉岩地修法十三年,故人稱其為嘉沃巴。他於此地證得一切法皆金剛薩埵性,達大圓滿境界。他亦曾謁見廓庫巴天護上師,聽他講喜金剛法。後複於年若地方與四名顯教上師辯論,四人同時向他問難,依然辯他不倒,結果四人都成了他的弟子。宿瓊巴之名聲隨之響亮起來。隨其學密法者日眾,他也因此而變得十分富有。據稱為當時一般佛教徒中最富有之人。

宿瓊巴之弟子有四柱、八梁、十六椽、三十二桷等,其中最著名的是四柱,他們是:心部之柱貢布之鳩敦釋迦(Gung busKyo ston Shakye)、《遍集明覺經》之柱坤隆之陽鏗上師(sKyong lung Yang kheng bla ma)、幻化網之柱曲巴之朗•釋迦賢(Chu bar glang shakya bzang po)上師以及儀軌、修行方便之柱納摩若之丹底覺沙(Nag mo re mDa’ tig jo

shak)。

宿瓊巴有子三人,女數人,均修寧瑪派密法,且有成就。其中最著名、且繼承其衣缽者為宿卓浦巴(Zur sGro phug pa,1074-1134)。卓浦巴,名釋迦獅子,是宿瓊巴尊者之幼子。出生之年,其父示寂,故由母舅撫養成人。年十五開始師從朗•釋迦賢(gLan Sak.ya bzang po)上師學《秘密藏續》;年十九,因需管理眾多的家財而無暇外出求學,遂將其父之號稱四柱的四大弟子請回家中,請授寧瑪派之經、幻、心三部密法之教授、儀軌、灌頂等,獲宿氏家族傳承的《秘密藏續》之完整的注疏傳統。此後,卓浦巴又師從其他上師,獲大圓滿教法,遂成為名重一時之甯瑪派大師。他于《秘密藏續》之成就從以下例子可見一斑:一次,當他于卓浦說法時,坐於一四周無靠背之法座上,眾弟子從四方將其團團圍住,而他恰似面向所有方向之聽眾。人們遂信其為金剛薩埵幻化網壇城主尊之化身。從此他便成了一位著名的化身佛。

儘管卓浦巴住世時,寧瑪派的教法正受到天喇嘛智光、廓庫巴天護等人激烈的批評,但卓浦巴尊者依然能傳法收徒,招攬弟子達千余人之多。他在卓浦地方建新寺,據傳冬、夏隨其學法的弟子有五百餘眾,春、秋隨其學法者也有三百餘眾。因卓捕巴精熟《秘密藏續》,從他又衍傳出兩支主流,一支在衛藏流傳,另一支則在康區流傳。

十一 宿氏派于衛藏的傳承

在衛藏地區,卓浦巴的主要弟子有所謂四黑、四師及四祖等十二人。四黑中最勝者是節敦伽那(lCe ston rGya nag),他精中觀、量學等顯宗經典,曾來卓浦與卓浦巴辯經獲勝,卓浦巴遂將其所有教授悉數傳予,成為上部宿氏傳承系統之主要掌門。伽那自三十歲起隨卓浦巴學法十一年,因其根器不凡,卓浦巴即賜其以摩訶瑜伽、阿努瑜伽及阿底瑜伽之根本續與修行要門。伽那的弟子中著名的有來自前藏的敦夏(sTon shak)及錫波(Zhig po),以及伽那的侄兒功德總持(Yon tan gzungs)等。

這支傳承之次第為:

節敦伽那(lCe ston rGya nag)

功德總持(Yon tan gzungs)以及前藏人錫波(dBus pa Zhig po)

錫波甘露(Zhi po bDud rtsi)

達敦覺耶(rTa ston Joye)

達敦威光(rTa ston gZi brjid)

達敦威光曾造《秘密藏續廣注》,並編撰了此派傳承之上師的傳記。

此外,雲敦金剛吉祥(gYung ston pa rDo rje dpal)於其所造《雲注秘密藏續》(gYung‘grel)中,根據《秘密藏續八卦

疏》所載,提出了一條不同的傳承系統,其傳承之上師先後為:

卓浦巴(sGro phug pa)

藏人金敦(Bying ston)及貢真人涅敦法獅子(sGong drings Nye ston Chos kyi seng ge)

藏那光熾(gTsang nag‘od‘bar)

梅敦怙主(Mes ston mGon po)

宋喇嘛(Bla ma Srong)

釋迦光法師(Shakya‘od)

達那伏魔(rTa nag bdul ‘dul)

達釋迦增(mDa’ Shakya‘phel)

宿慈氏獅子(Zur Byams pa seng ge)

雲敦巴金剛吉祥(gYung ston pa rDo rje dpal)(25)

雲敦巴乃學、計修皆優之大德,其行傳為新、舊兩派所共許。其師尊宿•慈氏獅子(Zur Byams pa Seng ge)乃宿•太陽獅子(Zur Nyi ma’Seng ge)之子、宿•釋迦光(Pak shi Sak.ya’da)法師之曾孫。宿•慈氏獅子十五歲時,在鄔巴龍寺隨達釋迦增(mDa’ Sakya’Phel)學《秘密藏續》,兩年後即自造《秘密藏續注》(rGyud kyi rnam bzhag)。他先後從節敦十萬成就(Grub pa‘bum)領受大圓滿法及幻化網續部密法,複從拉打(La stod)之達敦威光(rTa ston gzi brid)獲宿氏派傳承之幻化網利益、能力及甚深三種灌頂及其他教法。慈氏獅子自己也有眾多弟子,其中有十六人精《幻化網道大疏》(Mdydjala-athakrama)、《秘密藏續》及《秘密藏續八卦注》;他最著名的弟子是雲敦金剛吉祥及達那卓瑪瓦心成金剛(rTa na sGrol ma ba bSam grub rdo rje)。

雲敦金剛吉祥(1284-365)乃朗聚(glan)家族人,通顯、密經教,為第三世噶瑪派活佛自生金剛(Rang byung rDo rje)之親傳弟子。但他亦習寧瑪派教法,自宿•慈氏獅子處獲其遠傳系之經、幻、心三部教法,造釋論《吉祥秘密藏續義作明鏡》(dPal gsang ba snying poi rgyud don gsal byed me long)。此論於西藏甚受歡迎,其流行程度蓋過早於它問世的其他各種《秘密藏續》注釋本。他於其所造釋論中重新排列了《秘密藏續》第五品之次序,這成為後出大師如宿•法界自解(Zur Chos dbying rang grol)等人之研究的興趣點。以後造《秘密藏續》釋論的大師如虛空寶(Nam mkha’ rin chen)、噶陀•善悲班智達(Kah thog dGe brtse Pandita)及不變利樂光明(‘Gyur med Phan bde‘od zer)等皆深受其影響。

值得一提的是,這支宿氏傳承的掌門中有多人曾往中原傳法,並與元朝王室發生了關係。例如,釋迦光曾托元朝的使者將他掘藏所得之關於長壽水儀軌的經書獻給元世祖忽必烈。作為回報,忽必烈賜給他一個「八哈失」(Bagsi,意為法師)的稱號。這個稱號雖比不上薩迦派大師八思巴所獲的帝師稱號,但在當時也只有少數幾位來自西藏的的高僧得享此殊榮。另一位著名的八哈失是噶瑪派第二世活佛噶瑪八哈失。(26)以後,雲敦金剛吉祥上師又因其善咒術、精《時輪金剛》而受元成宗之邀進京,在元廷獻金剛舞,受賜豐厚。隨後,又奉成宗命赴內地求雨。另外,還有一位名覺稱(Sangs rgyas grags)的寧瑪派上師也曾進京謁見元帝,獲賜大量土地。(27)

達那卓瑪瓦心成金剛(rTa nag sGrol ma ba bSam grub rDo rje;1295-1376),來自達那新寺(rTa nag gnas gsar),師從宿•慈氏獅子學法,專擅幻化網。亦曾于朗聶蔡巴福咕(Glang Nya tshal pa bSod nams mgon po)處獲灌頂。在其弟子中以宿•宏釋迦源及覺寶(Sangs rgyas rin chen)父子為最勝,所謂「宿氏傳規」(Zur brgyud)和「子傳規」(sras brgyud)即分別出自此父子二人。

宿宏釋迦源乃前面提到過的宿賢吉祥之子。五歲時,即不可思議地寫出了一部解釋《秘密藏續》的論典。他師從著名的梵文專家地賢慧(Sa bzang Mati)、雲敦巴、妙音心成金剛(‘Jam dbyangs bsam grub rdo rje)等學顯、密教法,特別是《幻化網》、《吉祥秘密藏續》、《秘密藏續八卦疏》等。他有得其所傳寧瑪派經、幻、心三部教法之徒眾甚多,其中有名者有覺寶(Rin chen rgyal mtshan)及涅巴祥瑞(gNyel pa bDe legs pa)。

覺寶,全名覺寶勝幢祥賢(Sangs rgyas Rin chen rgyal mtshan dPal bzang po,1350-1431),乃卓瑪瓦成金剛之子,師從乃父及宿•宏釋迦源學法,專精包括《秘密藏續》在內的幻化網部續典。年僅十四即能為他人灌頂,年四十,造《秘密藏續大疏》(gSang snying‘grel chen)及《幻化網道善莊嚴注》(Lam bkod la rnam bzhag)。此外,他還著有《現觀忿怒本尊廣注》(Khro bo la mngon par rtogspargyaspa)、《處地儀軌廣釋》(gNas lung la ‘ang cho ga rgyas pa)。年七十,收西藏著名史家、《青史》作者廓譯師童吉祥為徒,授其以《幻化網寂忿本尊灌頂》(sGyu ‘phrul zhi-khoo ‘i dbang)、《幻化網長壽灌頂》(sGyu ‘phrul gyi tshe dbang),並為其講解《秘密藏續》及其各種釋論,根據其自造釋論而對《幻網要門道莊嚴》(Man ngag rnam par bkod pa)作詳細疏解。他還賜童吉祥以《內典明燈》(Khog gzhung gsal sgron)、《四十品幻化網》、《八文十品幻化網》和《無上幻化網》之傳規。

廓譯師童吉祥(‘Gos Lotsawa gZhon nu dPal, 1392-1481)是五世噶瑪巴活佛、明封DB法王如來(De bzhin gshegs pa)、俄•菩提吉祥(rNgog Byang chub dpal)及大班智達伐那若答那(Vanaratna)的弟子,他訂正、重譯了《妙吉祥根本續》(Manjusrinamasamgiti)及《秘密藏續》等其他續典。他于覺寶大師處獲得遠傳經典之傳規,成為寧瑪派遠傳系之傳人。他自稱對舊譯密咒寧瑪派的傳統有特殊的熱忱,尚未為拒受正法之毒沾染。他的主要弟子是噶瑪派黑帽系的第七世活佛法稱海及噶瑪派紅帽系第四世活佛法稱,後者是此派傳承之掌門。

法稱(Chos kyi Grags pa, 1453-1525),乃哲雪康瑪(Tre shod khang dmar)人,隨廓譯師童吉祥學新、舊密咒,然後將學得之教法悉數傳予止貢派的宿•寶圓滿(Rin chen phun tshogs)。寶圓滿不僅精通以經、幻、心三部續典為主的遠傳佛說經典,而且也博聞與《八教》(bKa’ brgyad)(28)、《四部明點》(sNying thig ya bzhi) (29)、《上下伏藏》(gTer kha gong ‘og)(30)等相關的伏藏。與阿裡班禪蓮花勝王(Padma dbang rgyal, 1487-1543)(31)的傳統一致,他的習慣也是以傳承之經教打開中心之明點,然後用伏藏中的要門來莊嚴它們。自止貢寶圓滿以下之傳承為:

自解日月覺(Rang grol Nyi z1a sangs rgyas)

壽自在寶覺(Tshe dbang nor rgyas,薩迦款氏家族之上師)

款敦富饒天成(’Khon ston dpal‘byor, lhun grub,前者之子)

款敦富饒天成(‘Khon ston dPal‘byor grub, 1561-1637)早年隨其父學習《秘密藏續》、幻化網部其他各種續典及其釋論,特別是雲敦巴的著作及龍青巴尊者的《十方除暗》等。因其專擅幻化網續故,被人視為卓浦巴之化身。在其弟子中以劄那(Brag na)掌教鄔金持法(O rgyan bstan‘dzin)及宿•法界自解(Chos dbyings Rang grol)為主。前者曾根據雲敦所著《秘密藏續》釋論為該續前五品作注。款敦晚年,曾給在帕邦喀閉關的第五世DL喇嘛授法。

宿慶•法界自解(Zur chen chos dbyings Rang grol, 1604-1669)乃宿慶•童義成(Zur chen gZhon nu don grub)之子,宿氏家族的直系傳人。于青敦富饒天成上師處,獲得了結合《秘密藏續》、《秘密藏續八卦注》及雲敦所作藏文釋論之要門。他曾將富饒天成所講《秘密藏續》前五品教法記錄成文。1622年,他專學龍青巴上師之《十方除暗》。1624年,他在澤當寺(rises thang)為金剛岩持明三世語自在(rDor brag Rig ‘dzin III Ngag gi dBang po)及其他弟子講述《秘密藏續》,建立起他自己的解釋體系。其後,他又在噶陀寺給達剌蓮花慧(slag bla Padmamati)講述龍青巴上師的《十方除暗》。蓮花慧複將此口傳經教傳給了羅劄松竺(lHo brag gSungs sprul),以保證此系傳承宏傳不絕。法界自解尊者晚年住貢頌(Gung thang),授秘密主事業天成(gSang bdag phrin las lhun grub)以《秘密藏續》之口傳經教。DL五世也曾授事業天成以與《秘密藏續》之《八卦疏》及與雲敦巴之釋論一致之口傳。因此,遠傳經典系這支傳承之次第如下:

宿•法界自解及五世DL喇嘛

秘密主事業天成

大譯師法王持法(Lo ehen Chos rgyal bstan‘dzin)

從這個時期開始,此遠傳經典系注釋傳統得以毫無減缺地在中藏流傳下來,此當首先歸功由秘密主事業天成的兩位兒子持明伏藏主洲(Rig‘dzin gter bdag gling pa即不變金剛‘Gyur med rdo rje,1646-1714)和大譯師法吉祥(Lo chen Dharmasri,1654-1717)。自法吉祥譯師又傳出幾大支,強調經、幻、心三部。

十二 噶陀康區傳承

宿氏遠傳經典傳承于康區的傳播或可推遍照護大師于奧爾朵(‘0 rdu)之大慈寺(Byams chen)翻譯、宣講日光獅子大師造《吉祥秘密藏續廣注》(Sriguhyagarbhatattvaviniscayavyakhyanatika)為其開端。但真正使舊譯密咒之教法在康區得到廣泛傳播的是噶陀巴善友如來(Kah thog pa Dam pa bde gshegs,1122-1192)。

噶陀巴本名慧獅子(Shes rab seng ge),又名辯才無邊(sPobs pa mtha’yas),乃噶舉派帕木竹巴(Phang mo gru pa)大師的姨表兄弟,來自朵甘思六崗之一的博波崗(Bu‘bur sgang)。早年隨宿•卓浦巴之弟子贊敦眾生怙主(‘DZam ston ‘gro ba’i mgon po)學《秘密藏續》及心部諸續等,故當為卓浦巴之再傳弟子。但五世DL喇嘛在其《所見聞記》(gSang yig)中說,噶陀巴曾親遇卓浦巴大師,是其親灸弟子。噶陀巴也曾隨吉祥自在(dPal gyi dbang phyug)學《內典明燈》(khog gzhung gsal sgron)之釋義。1159年,噶陀巴在其家鄉位於金沙江畔的博波崗,今甘孜州德格南部地區和雲南西部一帶,一地形酷似梵文「噶」字的地方,建噶陀寺。此後便於此說法授受,向來自朵甘思,朵思麻各個地區的弟子按宿氏派傳統講授大圓滿法、《秘密藏續》及其大小各種注疏,以及《妙吉祥文殊幻化網》(‘Jam dpal sgyu ‘phrul drua ba)等,為密咒教法在康區的傳播打下了堅實的基礎。此寺受歷代德格土司支持,寺主以轉世相承。

宿氏派遠傳經典傳承在康區的授受次第為:

噶陀巴善友如來

藏敦巴(gTsang stop pa)

十萬慈氏(Byams pa‘bum)

金厄芒普瓦十萬福應(sPyan snga Mang phu ba bSod nams‘bum pa)

鄔沃十萬智(dBu‘od Ye shes‘bum)

菩提吉祥(Byang chub dpal ba)

福賢(bsod nams bzang po)

十萬慶喜(Kun dga’‘bum pa)

自在吉祥(dBang phyug dpal ba)

十萬智慧(Blo gros‘bum pa)

智慧獅子(Blo gros seng ge)

菩提智慧(Byang chub blo gros)

菩提獅子(Byang chub seng ge)

菩提勝幢(Byang chub rgyal mtshan)

賢哲智慧勝幢(mKhas grub Ye shes rgyal mtshan)

經、幻、心三部之遠傳系統在噶陀的傳播發生于十四至十六世紀之間,即介乎鄔巴龍寺昌盛與衛藏地區寺院中心興起之間。在上述傳人中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德證兼具的智慧勝幢(Ye shes rgyal mtshan)大師。他是博波崗之土著,為菩提勝幢(Byang chub rgyal mtshan)與劄沃十萬法(Bra’o cos‘bum)之弟子。他對無上密法于康區傳播之主要貢獻在於他重新整理《秘密藏續》根本續及其諸種注疏。他有多種著述存世,著名的有:

《寂忿本尊注》(Zhi khro’i‘grel pa)

《秘密藏續之注疏、科判及略義》(gSang ba’i spying pa la‘grel pa, sa bead/bsdus don)

《幻化網道莊嚴之釋論及夾註》(Lam rnam bkod la ti ka dang mchan bu)

《八卦疏與甚探意明點夾註》(sPar khab dang thugs thig la mchan bu)

《三昧耶詳論•明鏡》(Dam tshiggsal bkra la‘grel pa gsal ba’i me long)

《持寂忿本尊手印之方便書》(Zhi khro’i phyag rgya bcings thabs kyi yi ge)

《善友寶諸稱總義注》(Dam pa rip po ehe’i theg pa spyi being gi grel pa)

《會供輪詳注》(Tshogs kyi‘khor lo’i rnam bshad)

在賢哲智慧勝幢的弟子中有名喀瓦噶波瓦虛空海(Kha ba dkar po ba Nam mkha’ rgya mtsho)者:也曾造《秘密藏續》與《幻化網道莊嚴》之釋論。

十三宿氏派遠傳經典傳承于衛藏的復興

十七、十八世紀,正當寧瑪派遠傳經典傳承于康區得到迅速發展時,它于衛藏地區的傳播卻漸趨式微。此時,有伏藏主洲及其兄弟大譯師法吉祥出,挑起了在烏思藏教法之區重振遠傳經典振傳承之重任。

持明伏藏主洲(Rig‘dzin gTar bdag gling pa, 1646-1713),本名蓮花舞主不變金剛(Padma gar dbang ‘gyur med rdo rje),乃秘密主事業天成之子,生於今西藏劄囊縣(Gra pang)達結曲林(Dar rgyas Chos gling)。他所習教法涵蓋包括幻化網續在內的所有現存的舊派密咒所傳經典。據傳,他十三歲時,即能背誦《秘密藏續》,並從其父親那兒獲得口傳經教。其後,他不僅精通宿氏派傳規,而且也通努、絨宋等派傳規,對世尊明劍所著《續部定規》(bCom ldan ral gri’i spyi rnam)也有獨到的研究。尤因對龍青巴尊者所造諸論有獨到的研究,故獲得了無礙辨智。

伏藏主洲于1676年於劄囊建敏珠林寺(sMin grol gling),在此弘傳三宿氏以來所傳承之經典,重建起以經、幻、心三部為主的遠傳經典派傳承。敏珠林寺與金剛岩寺齊名,是寧瑪派在衛藏的兩所主寺;金剛岩寺以弘傳北藏為主,兼弘三宿氏以來所傳經典,寺主以轉世相承;敏珠林寺則以弘傳南藏為主,也兼傳三宿氏以來所傳經典,寺主以父子或翁婿相承。(32)

遠傳經典派得以作為一個活的傳統繼續存在下去,與伏藏主洲及其傳人的努力密不可分。他曾傳甯瑪十萬續之經教予五世DL、其攝政覺海(Sangs rgyas rgya mtsho)及金剛岩寺第四世持明活佛蓮花業(Padma phrin las)、大圓滿蓮花持明不變妙乘持法(rDzogs chen Padma rig ‘dzin ‘gyur med theg mchog btan‘dzin)、噶陀佛子福德贊(Kah thog rGyal sras bSod nams lde’u btsan)及其他眾多來自康區與衛藏的弟子。他最親近的弟子是他的弟弟大譯師法吉祥及他的兒子蓮花不變海(Padma‘gyur med rgya mtsho)、沙布隆如意善成(Zhabs drung Yid bzhin legs grub)、大恩寶勝(Drin chen Rin chen rnam rgyal),以及他的女兒不變祥燈夫人(rJe btsun Mi‘gyur dpal sgron)。

大譯師法吉祥(Dharmasri,1654-1718)由五世DL剃度出家。隨其兄長伏藏主洲學習龍青巴尊者、絨宋班智達及其他宿氏派傳承之大師的著作,獲經、幻、心三部及其根續《甯瑪十萬續》之完整經教。隨後,他于敏珠林寺為該寺僧伽之六十名學僧說《秘密藏續》,先後八次授《幻化網續寂忿本尊》之灌頂。為了使遠傳經典久為流傳,法吉祥譯師勤於造論,其全集達十八卷之多,其中有對《集經》及《幻化網》的注疏多部。特別是當他聽其兄長結合《八卦疏》及雲敦大師所作釋論,口述其自己對《秘密藏續》之解釋時,對《秘密藏續》之甚深精義有了透徹的理解,遂造論多卷,通稱《幻化部文書》(sGyu phrul skor gyi yig cha)。其中有兩部即是根據遠傳經典派傳承所造的對《秘密藏續》之權威注疏,它們是:《具吉祥秘密藏唯一真實續之王由幻化網總義理斷之善說•秘密主言教》(dPal gsang ba’i snying po de kho na nyid nges pa’i rgyud kyi rgyal po sgyu phrul dra ba spyi don gyi sgo nas gtan la ‘babs par ‘byed pa’i legs bshad gsang bdag zhal lung)與《具吉祥秘密藏續唯一真實續注•秘密主密意莊嚴》(dPal gsang ba’i snying po de kho na nyid ages pa’i rgyud kyi‘grel pa gsang bdag dgongs rgyan)前者稱頌《秘密藏續》于整個甯瑪派傳統中的地位,後者則提供了對該續原偈文之解讀。對其後一部著作現有其弟子鄔金法增(O rgyan Chos‘phel)所作造兩部注疏存世,它們是:《吉祥秘密主密意莊嚴總義筆錄•無上要門寶鬘》(dPal gsang bdag dgongs rgyan gyi spyi don yang gyi bshad pa’i zin bris bla ma’i man ngag rin chen phreng ba)和《俱吉祥秘密藏唯一真實續之王秘密主密意莊嚴之略義及科判•珠鬘》(dPal gsang ba’i snying po de kho na nyid nges pa’i rgyud kyi rgyal po gsang bdag dgongs rgyan gyi Was don sa bead nor bu’i phreng ba)。

敏珠林寺遠傳經典派傳承之次第如下:
大譯師法吉祥
佛子寶勝(rGyal sras Rin chen rnam rgyal)
大堪布鄔金持法金剛(mKhan chen O rgyan bstan‘dzin rdo rje)
赤欽業勝(Khri chen Phrin las rnam rgyal)
赤欽蓮花勝王(Khri chen Padma dbang rgyal)
赤欽覺慶喜(Khri chen Sangs rgyas kun dga’)
經咒持法珠寶(mDo sngags bstan‘dzin nor bu)
不變利樂光明(‘Gyur med phan bde’i‘od zer)
摧魔無畏智金剛(bDud joms‘jigs bral ye shes rdo rje)

其中,不變利樂光明曾造《秘密藏續》釋論,題為《甚探意開百門之鑰匙》(Zab don sgo brgya ‘byed pa’i lde’u mig)。不變利樂光明上師是當代著名甯瑪派大師敦珠法王無畏智金剛尊者之上師,也是該傳承系列中晚近之重要人物。

十四 遠傳經典傳承于康區的廣泛傳播

自五世DL時代起,遠傳經典派傳承之教法于整個康區得到了廣大的傳播。於平定準噶爾(Dzun gar pa)入侵之後,及於無畏洲(‘Jigs med gling pa)時代,寧瑪派之主要活動中心事實上已東移至康區,源出於佛子寶勝及大德鄔金持法的敏珠林系傳承不僅于康區的噶陀寺(Kah thog)、白玉寺(dPal yul)、協慶寺(Zhe chen)、竹慶寺(rDzogs chen)等地,而且也于康區東部之甲絨(rGyal mo rong)及安多(A-mdo)的果洛(mGo log)等地得到廣泛傳播。於上述地區,經、幻、心三部之遠傳一直持續不衰,及至晚近。

噶陀金剛座寺自十二世紀開始就是寧瑪派教法于康區的大本營,至十六世紀又為持明伏魔金剛及龍賽藏(Klong gsal snying po)兩位大師開展。龍賽藏的弟子索南德烏贊(bSod nams lde’u btsan)于敏珠林寺的伏藏主洲尊者處得衛藏之傳承,遂於噶陀寺重振釋經傳統。經由無垢護土怙主(Dri med zhing skyong mgon po)等索南德烏贊之曆輩轉世,以及持明壽命自在寶(Rig‘dzin tshe dbang nor bu, 1698-1755)及善悲班智達不變壽命自在妙成(dGe brtse pandita ‘Gyur med tshe dbang mchog grub)等上師的努力,這一傳承系統一直流傳到晚近之二世噶陀司徒活佛普見法海(Kun gzigs Chos kyi rgya mtsho, 1880-1925)、大堪布持明語自在賢吉祥(Rig‘dzin Ngag dbang dpal bzang, 1879-1941)、堪布具能(mKhan po Nus ldan)、堪布具財(mkhan po‘Byor ldan)及出世覺金剛(Bya bral sangs rgyas rdo rje)等上師。于這些傳人中,善悲班智達(Kah thog dGe brtse pandita, ‘Gyar med tshe dbang mchog grub)曾為甯瑪派續部經典編目,並於1764年為《秘密藏續》作疏,題為《內密咒之道次第廣疏•第二佛陀之密意莊嚴》(gSang sngags nang gi lam rim rgya cher‘grel pa sangs rgyas gnyis pa’i dgongs rgyan)。

竹慶寺,全稱竹慶鄔仗禪林(Khams‘dzogs chen dgon pa O rgyan bsam gtan gling),是寧瑪派在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德格縣境內的著名寺廟之一。1685年,高僧蓮花持明(Padma Rig‘dzin, 1625-1697)經五世DL授意來到康區一個名為茹丹昌(Ru dam skyid khram)的地方,在德格土司語自在吉祥(Ngag dbang bkra shis)支持下:建造了一個禪修中心,後世稱竹慶寺。蓮花持明大師在該寺首創依據梵本釋論教學十三部經論之例,講修顯宗密乘以及其他學問之風,極一時之盛。各地甯瑪派僧人紛紛來此求學,許多通人證士如著名的不敗尊者等均由此出身,其聲望甚至超過了前藏的金剛岩及敏珠林寺。

該寺之住持位先由蓮花持明上師之弟子大掘藏師日稱(Nyi ma grags pa)、長老虛空光明(Nam mkha’‘od gsal)及協慶廣大教幢(Zhe chen rab‘byams bsTan pa’i rgyal mtshan)繼承,此後則由日稱之曆輩轉世,即二世竹慶活佛不變妙乘持教(‘Gyur med theg mchog bstan‘dzin)、三世竹慶活佛、四世竹慶活佛不變虛空金剛(‘Gyur med nam mkha’ rdo rje)、五世竹慶活佛教法金剛(Thub bstan chos kyi rdo de)及六世竹慶活佛無畏菩提金剛(‘Jigs bral byang chub rdo rje)繼承。該寺遷往印度後則由七世竹慶活佛住持。

于四世竹慶活佛在世時,有高僧名佛子利他無邊(rGyal sras gZhan phan mtha’ yas),或稱眾善先生(sKu zhabs dge mang)者于竹慶寺建室利星哈(Srisimha)劄倉,並因敏珠林寺住持慶喜佛(Sangs rgyas kun dga)及巴珠活佛蓮花自在勝(dPal sprul padma dbang rgyal)的請求,造總論包括幻網部在內的遠傳經典傳承之綱要,長達十卷。其轉世甲空堪布利他法相(rGya kong mkhan po gZhan phan chos kyi snang ba),即堪布他喜(mKhan po gZhan dga’,1871-1927),曾為包括《秘密藏續》在內的十三部經論作疏。他為《秘密藏續》所造釋論題為《幻化網續之夾註•日月藏》(sGyu phrul drva ba’i rgyud hyi mcha‘grel nyi zla snying po),雖通常被認為是龍青巴上師所造《十方除暗》之夾註部分的重述,但于竹慶寺仍深受重視。

協慶寺,全稱協慶二教興隆洲(Zhe chen bsTan gnyis dar rgyas gling),為竹慶寺僧、二世協慶饒絳活佛不變普賢尊勝(‘Gyur med Kun bzang rnam rgyal)於1735年所建,位於竹慶寺東不遠處。此寺規模遠比不上竹慶寺,至本世紀五十年代有寺僧約百人,而竹慶寺有五、六百人。寺主以轉世相承,有三世協慶饒絳活佛持明富海(Rig‘dzin dpal ‘byor rgya mtsho, 1771-1809)、四世協慶饒絳活佛不變威德尊勝(‘Gyur med mthu stobs rnam rgyal)、五世協慶饒絳活佛密咒持教(gSang sngags bstan‘dzin)及攝政不變蓮花尊勝(rGyal tshab‘gyur med padma rnam rgyal,1871-1927)等。(33)

白玉寺,全稱白玉尊勝菩提洲(dPal yul rNam rgyal byang chub gling),位於今四川白玉縣,創始人是持明普賢慧(Rig‘dzin kun bzang shes rab),建於西元1665年。該寺所傳教法由寧瑪派及帕竹噶舉派之瑪倉支派合流而成,在顯密教法傳習方面與寧瑪派其他寺院不同,以寶洲尊者(Ratna gling pa)之伏藏部為重。寺主也以轉世相承,稱噶瑪再世(Karma yang srid),歷代噶瑪再世活佛均去德格噶瑪噶舉派司徒活佛之根本道場八邦寺受戒。值得一提的是,著名的妙吉祥智悲自在(‘Jam dbyangs mkhyen brtse’i dbang po)及妙變洲(mChog‘gyur gling pa)曾在白玉寺鼓勵甲珠活佛蓮花顯密持教(rGya sprul Padma mdo sngags bstan‘dzin)舉辦與遠傳經典派傳承之現存二十七壇城有關的年度大修法會,後者於1857年在今青海省久治縣白玉鄉建白玉寺子寺達塘顯密講修院(Dar thang mdo sngags bshad sgrub gling)。該寺在當地也以白玉寺著稱,百年來發展迅速,乃川甘青邊界地區一座規模宏大、影響很廣的寧瑪派寺院。

白玉寺的傳承系統現於印度南部由白玉蓮花寶文殊成就慧(dPal yul Padma nor bu jam dpal grub pa’i blo gros)之轉世維持。現存遠傳經典派所傳承之經論先由鄔金顯密法日尊者結集,由白玉寺以影印方式重印,約二十卷;後又由敦珠法王無畏智金剛在印度重印。敦珠法王刊本共有四十卷,題為《甯瑪全經》(rNying ma bha’ ma rgyas pa),其中前二十卷乃保持白玉寺影印版之內容和結構,自第二十至四十卷則為新編排進原典的注疏類文獻。

妙吉祥智悲自在(1820-1892),本名蓮花光明顯密洲(Padma‘od gsal mdo sngags gling pa),因出生於德格之德隆定閣,故又以宗薩智悲或定閣智悲知稱。平生修學不斷,所有新舊密乘、地伏藏、伏伏藏、意伏藏、隨念、淨相、耳傳等七種應機,皆得具備;著有闡述寧瑪、噶當、道果、噶瑪噶舉、香巴噶舉、希解、金剛瑜伽、近修等八派修道教理,以及聲明、詩韻、醫方之書甚多。與文殊怙主工珠活佛(‘Jam mgon Kong sprul)及妙變洲(mChog‘gyur gling pa)一道,妙吉祥智悲自在上師是遠傳經典派傳承于康區再次興盛的主要推動者。他于二十一歲時,受敏珠林寺上師持明妙賢(Rig‘dzin bzang po)上師剃度,正式出家為僧,並在薩迦派上師金剛寶(rDo rje rin chen)處受菩薩戒。其後三十余年間修學包括《秘密藏續》在內的一切顯密經論及其注疏,得《甘珠爾》、《丹珠爾》及《十萬甯瑪續》之傳承。特別是,他從協慶寺不變威德尊勝上師處獲得有關《幻化網寂忿本尊》之教法及灌頂。

妙吉祥智悲上師最主要的弟子是局•不敗尊勝(‘Ju Mi pham rnam rgyal)上師、二世噶陀司徒活佛法海(1880-1925)、阿宗主巴(A‘dzom‘brug pa, 1865-1926)、三世多竹千活佛無畏教日(rDo grub‘Jigs med bstan pa’i nyi ma, 1865-1926)、掘藏師福勝(bSod rgyal, 1856-1926)、堪布普賢具祥(Kun bzang dpal ldan)、白玉寺僧蓮花寶文殊成就金剛(Padma nor bu‘jam dpal grub pa’i rdo rje)、五世竹慶活佛教法金剛(Thub bstan chos kyi rdo rje)等。其中三世多竹千活佛曾為《秘密藏續》作疏,題為《吉祥秘密藏續總義略釋•寶藏之鑰匙》(dPal gsang ba’i snying poi rgyud kyi spyi don nyung ngu’i ngag gi rnam par‘byed pa rin chen mdzod kyi lde mig)。此書乃由多竹千活佛口授、掘藏師福勝筆錄而成,側重討論密修《秘密藏續》之方便。於多竹千寺之秘密藏殿中,每逢冬季法會即有上師按遠傳經典系傳承之釋經傳統開講《秘密藏續》。

不敗尊者(1846-1912)是繼龍青巴尊者之後,寧瑪派遠傳經典派中的另一位有名的大師。不敗尊者全名文殊尊勝海(‘Jam dbyang rnam rgyal rgya mtsho),他出生於德格附近的阿曲丁瓊,幼時隨其父學習書寫誦讀,十二歲入寧瑪派寺院密咒法林(gSang sngags chos gling)為僧,後赴拉薩入甘丹寺遊學,一年後回德格,皈依妙吉祥智悲上師為根本上師,隨其及大自在極喜金剛(dBang chen dgyes rab rdo rje)、巴珠活佛無畏法自在(‘Jigs med chos dbang)等大師學法,遂通大小五明及顯密教法,特別是對工巧、醫方與曆算尤有慧解。隨後,即以講經、辯論和著述三途利益正法、有情。其常修處有噶摩達倉寺(dKar mo stag tshang dgon)、局茅蓬(‘Ju Ri khrod)、鄧柯丁果茅蓬(Man khog ding mgo ri khrod)等。年六十七,于局茅蓬圓寂,故後世習稱其為局•密彭大師。他留下著述共三十二卷,由其弟子噶陀司徒法海及巴珠活佛等整理、編排,于德格印經院木刻印行。其著作中有一部《十方除暗總義•光明藏》(sPyi don‘od gsal snying po),是對龍青巴上師之名著《十方除暗》的注疏,它依絨宋與龍青巴二位尊者之無上密意,從見地、等持、行為、壇城、灌頂、三昧耶、修行、供養、事業及手印等密咒之十個方面來解釋《秘密藏續》之真義。據傳:當不敗尊者造此論圓滿時,密主護法阿仲瑪于光明夢境中示現,以身供養,發誓怙佑。次日,不敗尊者造內外祈供密主護法儀軌時,複有格薩爾王親現,發誓與不敗尊者如影隨身,不相分離。藏地有名的護法拉登亦於此時親手供奉大小如瓶之黃金,尊者用此一半為大召寺釋迦佛尊容貼金,另一半於拉薩大祈願法會時,供養十方常住現前僧眾。

十五 《秘密藏續》之近傳伏藏傳承

除了遠傳的經典傳承外,舊密法要之傳承還有近傳伏藏傳承。按甯瑪派的傳統:蓮花生大師及其他少數具德相之大師,為了教化未來眾生,將很多修習共與不共兩種悉地的教授作為伏藏埋藏,大力加持,令不失壞,付于守藏護法掌管,併發淨願,願此法得遇有宿緣之化機。若到取藏之時,則先示現取藏之預兆,由誰得此藏,則應將掘藏者的名號氏族、容貌等記在取藏的簡紮上。若時、地與掘藏師一切緣會具備,則可將此藏取出,以之普傳有緣,稱為伏藏法(gTer ma)

伏藏之法,天竺自古有之,藏地其他宗派中也屢見不鮮。伏藏法存在之理論根據可見諸許多正法經典中,其主要理由在於遠傳經典傳承之活力必然會隨時間的流逝而衰退,因此,舊譯經典之純潔性只有在近傳(nye brgyud)之伏藏中重新獲取。每一代人只有在其重新發現的伏藏中得到更直接的影響。因為伏藏是在近傳中獲得,其發現者比任何舊密大師更接近教法之源頭,所以由他們傳播的伏藏法比師徒相承的遠傳教法更為殊勝。(34)

伏藏法按其被發現的不同方式分成地藏(sa gter)、密意藏(dgongs gter)、淨相藏(dag snang)及隨念藏(de dran gyi gter),或稱極密藏(yang gter)。地藏通常指的是由後世掘藏師在地底下、佛像內或院牆中發現的文獻,而密意藏則指被隱埋在某人意識中被發現之伏藏。由於宿住之隨念,菩薩或可在野獸之聲音中,或在五支中聽到法音。佛與菩薩也常常在得道者之夢境及淨相中示現,並授之以特殊的教法。所謂淨相藏與隨念藏,亦被稱為甚深淨相傳承,即是指已得道者在入定時面見本尊,由本尊親口所說教授,祖祖相承之伏藏法。這類傳承雖也見於他派,但以舊密傳承中為最普遍。它甚至被藏族宗教史家單列為區別於遠傳之經典傳承、近傳之伏藏傳承之外的第三種傳承。(35)

西藏之伏藏法的根源通常主要歸結于蓮花生大師。雖然除了蓮花生大師外,還有赤松德贊贊普、無垢友、遍照護、努•佛智、虛空藏、聶•闍那古瑪羅、納南•金剛伏魔、尼洋班•等持妙賢等大師也都被認為是伏藏的掩埋者,後世的掘藏師也分別是他們的轉世,但直至著名的掘藏師尼洋若•日明(Nyang ral Nyi ma ‘od zer, 1124-1192)時,蓮花生大師與他的西藏明妃智慧海(Yeshes mtsho rgyal)佛母則已被認為是西藏伏藏法之主要來源。據傳蓮花生大師將眾多摩訶瑜伽、阿努瑜伽及阿底瑜伽的教法傳給了智慧海佛母,後者將它們重新組合成象徵五部佛的五種黃卷,隱藏在不同的伏藏庫中,留待被後世發現。當然嚴格說來,蓮花生大師在此扮演的也不過是一個中間人角色,因為伏藏本身最初是諸佛密意傳承(rGyal ba’i dgongs brgyud),是由本初佛于本初淨土中傳承的;其次是所謂持明表示傳承(Rig ‘dzin brda brgyud),是密咒持明、即寧瑪派之印度上師們以標幟相傳的。舊密所有不共之特殊口訣的傳承只以上師以記號、標幟指點介紹。再其次才是由蓮花生大師于八世紀的吐蕃宮廷用語言傳授,此被稱為補特迦羅口耳傳承(Gang zag snyan khung du brgyud)。

具體說來,諸佛密意傳承又經三傳,即由法身佛普賢王如來父母于色究竟天之法界宮中將所有密意傳于第六大金剛持,加持佛法大淨瓶;第六大金剛持又親將密意授予金剛薩埵,並賜加持;金剛薩埵將密意加持後傳授給大持明俱生喜金剛(dGa’ rab rdo rje)。大持明俱生喜金剛乃印度金剛座西一邦國國王鄔波羅劄與王妃明光之女蘇達瑪公主之子,傳說公主于一茅蓬修法時夜夢一白人將五佛種子字所飾寶瓶安其頂,於是受孕從左肋間生下一子。此小兒七歲時,即能難倒鄔波羅劄國王及國內著名的五百學者,故受眾敬仰,得名俱生喜金剛。後去日光遍照山修禪三十二年,顯種種神通,挫敗外道無算。其後,複赴金剛座東北大寒林中修行,向諸空行母說法,並於此將佛說所有法藏、要訣傳予弟子吉祥獅子(Srisixpha)。吉祥獅子于此大寒林修持六百四十部大圓滿續,曆二十五載,修成正果。吉祥獅子複將密乘所有修持,及清淨解脫之灌頂,尤其是所有自性大圓滿法要阿底無上瑜伽等之修持作為具相寶瓶,賜予弟子無垢友、佛智光及蓮花生三位大師,是為持明表示傳承。

所謂補特伽羅口耳傳承者,乃指吐蕃贊普赤松德贊父子與大譯師焦若•龍幢等於蓮花生大師座前聽得普賢王如來之真意六百四十部大圓滿續。因如是之法,小乘種姓無福享受,非但不悟,反遭譭謗,是故蓮花生大師只能將其藏之名山,以利益未來濁世之眾(36)。為準備隱埋伏藏又在一析願灌頂儀軌中傳授伏藏法,在此其聞特別委任某位弟子由其將來的轉世在某個特定的時間重新發現這些伏藏。為此他特作所謂奉旨授記(bka’‘babs lung bstan),以確保這些伏藏由合適的人在合適的時間被重新發現。然後,他任命護法去隱藏這些伏藏文書,保證在合適的時間、人物出現以前不為人發現。

甯瑪派發現之伏藏不僅數量驚人,而且內容廣泛、形式多樣,包羅萬象。十九世紀時,工珠活佛無邊慧尊者(Kong sprul Blo gros mtha’ yas)曾將其所見之佛教伏藏法彙編成集,名之為《伏藏寶庫》(Rin chen gter mdzod),共一百十一卷。其中尚不包括像《瑪尼全集》、《五部遺教》等伏藏法中屬於歷史類的著作,以及那些已經收錄進《甯瑪全續》中的伏藏及被歸入要門部之阿底瑜伽類續典,可見伏藏數量之多。(37)

若對伏藏作粗略的分類的話,則主要可分兩大類:一是歷史類,主要內容是雅隴王朝時佛教傳入西藏的歷史;二是宗教類,包括教法和實修。

第一類作品出現於十二至十四世紀,以前面提到的《瑪尼全集》和《五部遺教》為典型代表。雖然書中保留有許多今已失傳的古代文獻中的一些段落,但更為神話、幻想的成分充斥,以致無法將它們當作第一手的歷史資料使用。這些伏藏的主要內容就是粉飾、神化雅隴王朝的歷史,特別是對松贊干布等吐蕃贊普如何將佛法引入,並加以大力扶植的歷史浪慢化、教條化。《瑪尼全集》實際上就是記載松贊干布之種種弘化的傳記,它用大量筆墨來證明松贊干布是觀音菩薩的轉世。(38)

第二類宗教類作品之主題包括教義、修法和儀軌。這類作品占所有伏藏之大部。除了蓮花生大師及一些掘藏師的傳記以外,卷軼浩繁的《伏藏寶庫》彙集的主要就是修法儀軌(grub thabs, sadhana)。一般說來,伏藏法主要是關於蓮花生上師、大圓滿及大悲心等三類文獻,其中主要部分是《修部八教》、《遍集明覺經》及《金剛橛》部之經典。

《伏藏寶庫》之主要組識原則是舊譯藏之內續三部,即摩訶瑜伽、阿努瑜伽及阿底瑜伽。其中摩訶瑜伽在三部中占絕對主導地位,包括《伏藏寶庫》之第三至第八十五卷;阿努瑜伽僅占八十五卷和八十六卷中的部分,阿底瑜伽則占第八十六至第九十一卷。

摩訶瑜伽部諸尊被劃分為上師、本尊和空行母三組,合稱為三根本(rtsa gsum)。上師修法在《伏藏寶庫》中占去十四卷,本尊修法占三十二卷,主要即是摩訶瑜伽之修部八教,空行母修法占五卷,其中包括一些佛母之修法。阿底瑜伽在實修時也用一些同樣的本尊,但更重那些重心性之修行方法類伏藏。

在眾多的掘藏師中,有事業洲尊者等掘藏大師發現了與百尊寂忿本尊(即四十二寂靜相本尊及五十八忿怒相本尊)之壇城有關的伏藏法。而百尊寂忿本尊壇城即《秘密藏續》及幻化網部續典之壇城,所以《秘密藏續》乃《寂忿尊密意自解脫甚深法》之主要源頭。於是,修供寂忿本尊壇城法的傳承也就與《秘密藏續》之傳承息息相關。(39)

十六伏藏師略傳

為說明伏藏傳承的歷史,茲據工珠活佛《伏藏寶庫》中所收《百名掘藏師傳•大寶琉璃鬘飾》(gTer ston brgya rtsa’i rnam thar rin chen baidurya ‘phreng mdzes)一書的記載,對與《秘密藏續》有關的最著名的幾位掘藏師之生平及其所掘伏藏作簡單介紹。

①雅爾結鄔金洲(Yar rje 0 rgyal gling, 1329-1367):

鄔金洲傳說為天子勝成王(lHa sras mchog grub rgyal po)之第七輩轉世,藏曆第五勝生之陰水豬年(1323)生於今西藏自治區劄囊縣名雅爾結的地方。家中素有密續淵源,故尤擅咒術、醫方、曆算等。年二十三,于桑耶寺之紅塔發現伏藏法之標牌授記(kha byang),並於雅隴協劄背後一個由蓮花岩堆砌而成的稀有水晶岩洞中發現了大量伏藏。此岩洞本為蓮花生大師作甘露藥修儀軌之處,洞中有眾寂忿本尊之天然石像,一尊佛陀之子羅怙羅像為其守衛。(40)鄔金洲從這尊羅怙羅像的頭部及身體的其他部位中,抽出了許多伏藏經典。其中自其頭頂獲屬上師、大圓滿、大悲三部的《寂忿本尊生起次第二教三輪》(bsKyed rim bla ma bstan gnyis skor gsum zhi-drag)、《大悲蓮花心髓》(Thugs rje chen po padma snying thig)、《大圓滿長壽儀軌》(rDzogs chen tshe grub)、《阿底、其底、仰底》等。複於此像之根部三頂中,獲《本尊語集大法海》(Yi dam bka"dus chos kyi rgya mtsho chen po),百三十二節;自其咽喉部,獲《寂忿佛語總集》(Zhi khro bka"dus)、《黑忿怒空行佛母》(mKha"gro khros nag)、《黃門怙主之輪》(mGon pa ma ning gi skor);自其心間獲《大蓮花遺教》(Padma bka’ yig thang yig chen mo);自其下部蛇尾中,獲智慧怙主與其他許多本尊之續、修法及業集、醫術、甚深護教教誡;自手部與蛇尾餘部,獲《損益業法》(Phan gnod kyi las thabs)及《工巧花飾》(bzo rig pa tra)(41)。

此外,鄔金洲還在劄玉工劄(Gra’i g.yu gong brag)獲《密咒道次第廣論》(gSang sngags lam rim chen mo)、《蓮花生略傳》(Padma’i rnam thar chung ba)、《息解遺教明義》(Zhi byed bka’ chem don gsal)、《緣起精義集》(rTen ‘brel yang snying‘dus pa)等伏藏法;又在桑耶寺之另一伏藏庫獲《五部遺教》,於宿喀多塔(42)中獲《大悲智慧勝光》(Thugs rje chen po ye shes‘od mchog)、《吉祥騎馬怙主》,于溫普達倉獲《忿怒上師與護法之輪》(Guru drag po dang bstan srung skor),於劄奇之劄波奇獲《閻王壽主之輪》(gShin rje tshe bdag gi skor)等伏藏法逾百卷,其中,僅佛語集部就約有三十卷。但因鄔金洲無法將它們定于黃卷之上,故不得不將其再次作為伏藏隱埋起來。在他發現的伏藏中與《秘密藏續》有最直接關聯的是《寂忿佛語總集》。

②事業洲(Karma gling pa, 1376/7-1394/5)(43):
事業洲乃吐蕃王國時三大著名譯師之一屬廬氏龍幢(Cog ro Klu’i rgyal mtshan)之化身。約於藏曆第六勝生年間(1327-1387)降生于達波(44)上部名克珠(Dwags po gyi stod khyer grub)的地方,父名日月佛(Nyi zla sangs rgyas),享百二十五之高夀。事業洲善咒術,具無量功德,乃事業、神通無礙之大聖。年十五,因授記與緣起圓合,遂于達波之形若舞神的崗波達(45)山中獲《寂忿尊密意自解脫》(Zhi khro dgongs pa rang grol)與《大悲蓮花寂忿本尊》(Thugs rje chen po padma zhi khro)及其他岩藏法寶。他將《大悲蓮花寂忿本尊》傳給了他的所有十四位弟子,使其成為此法之傳承上師。但僅將《寂忿尊密意自解脫》單傳給他唯一的兒子日月法主(Nyi zla chos rje),並要求在三代以內必須是秘密單傳。三代之後,才准由其第三代傳人廣為傳播。由於與授記之妙印母緣起不合,事業洲即于發掘伏藏後不久圓寂。

事業洲的第三代傳人虛空法海(Nam mkha’ chos kyi rgya mtsho)即按其授記所言,將《寂忿密意自解脫》之法在衛、藏、康三區,特別是在南北康區,廣為傳播,其灌頂傳承及教敕之系統一直延續至今。《寂忿尊密意自解脫》中的一部分,即《中有大聞解脫》(Bar do thos grol chen po)被譯成英文,以所謂《西藏死亡書》(The Tibetan Book of the Dead)聞名西方。(46)

③光明慧(Shes rab‘od zer,1518-1584):
光明慧習稱為掘藏大師陳布(‘Breng po gter ston),乃大譯師遍照護之轉世。他發現了《蓮花生遺教》及《寂忿本尊解點》(Grol tig zhi khro)。後一伏藏與《秘密藏續》相關,其修法在光明慧之本寺瓊結白日寺(’Phyong rgyas dpal ri,吉祥山寺)尤為流行。該寺位於瓊結藏王墓後方,日窩德慶(Hi bo bde chen大樂山)寺之河東,全名吉祥山大乘洲,古名金剛成熟吉祥山(rDor smin dpal ri),原是寧瑪派大寺,乃當地土司福力勝(bSod nams stobs rgyal)所建。但至智悲上師於十九世紀中後期造訪此廟時,它已成為一座小廟。廟內尚有蓮花生大師的替身像和其他佛寶。(47)

④持明彩虹藏(‘Ja’ tshon snying po, 1585-1656):
持明彩虹藏又名掘藏師餘業洲(Las‘phrog gling pa),或持咒尊者火燃黑吽(Hum nag me‘ber),一身以三個不同的名號著稱,是一位有名的金剛持者。傳說他是得蓮花生大師嫡傳、並得證無漏光身的一百零八位弟子中之勝妙者娘班定賢(Nyang ban Ting‘dzin bzang po)的化身。他出生於藏曆第十勝生之陰木雞年(1585),出生地是工布的瓦茹南澤(lba ru gnam tshal),父名護法怙主,母名天明招弟(Nam langs bu khrid)。自幼為教法熏習,三歲即能識字念咒,自十二至二十歲,習普通法,尤擅醫方明,達賢者之頂。是時常在日常、淨相與夢境中遇蓮花生大師,遂決意脫離火宅,潛心佛法,在不敗吉祥智上師座前出家,法名語自在自在法王。隨上師聽聞一切密咒經教、灌頂、引導 和 教授等,且時時潛修。後又隨沙布隆寶莊嚴、主巴一切智和無比天境(mNyam med lha rtse)等上師學法,通顯密新舊一切教法。並隨無比天境上師受近圓戒。

彩虹藏尊者曾在淤泥的洞中修行十又七年,雖獲許多有關伏藏之授記,但他不曾理會。當他念誦金剛手儀軌達一億次時,再次出現令其掘藏之授記,遂在吉祥智上師鼓勵下,于陽鐵猴年(1620) 一月十日 開始掘藏,最初於一座鐵合金妙翅烏像內掘出佛母智慧海親手寫下的伏藏標牌授記。按此授記所示,他在劄隴虹帳(Brag lung hom‘phrang)之鐵門內,掘出《極深至寶總集》(Yang zab dhon mchog spyi‘dus)等秘密伏藏,他的伏藏修行及秘密手印與之完全相合。隨後,他漸次在工布布楚(Kong po bu chu)、稱作絳真澤的大林地的入口、聶木神山、工帳根敦乃和烏茹夏拉康等地,掘出《大悲心》、《馬頭明王、亥明王如意寶》(rTa phag yid bzhin nor bu)、《寂忿了義藏》(Zhi khro nges don snying po)、《長壽儀軌霹靂金剛》(Tshe sgrub gnam lcags rdo rje)、《金剛卓洛》(rDo rje ro lod)、《吉祥怙主黃門輪》(dPal mgon ma ning skor)、《蓮花淨土路引》(Padma dkod kyi gnas kyi lam yig)許多甚深伏藏法。其中有些如《至寶總集》等為秘密伏藏法,而大部分則是當眾發掘的伏藏。

彩虹藏尊者享世壽七十又二,後人將其所掘伏藏彙編成集,名《六卷彩虹》(Va’ tshon po drug)。其中《寂忿了義藏》與《秘密藏續》之傳統最有關聯。(48)

⑤伏魔金剛(bDud‘dul rdo rje, 1615-1672):
持明伏魔金剛尊者據傳乃大譯師卓僧童(‘Brog ban Khye’u chung)之化身,於藏曆第十勝生之陰木兔年(1615)出生于康區德格名額普囊(Ngiilpunang)谷之山陰,父親屬嶺氏(Ling)家族,名龍樹(Ludrup),行醫為業;母親名柏綠瑪(Poluma)。自幼隨父從學,識文斷字,兼習醫道。六歲時,即顯現許多淨相,居吉祥天成頂法苑,頂禮持明具雕翎之化身、德格成道者慶喜海上師,得法號慶喜福法聖。先聞思修薩迦派教法,後隨導師寶幢習大圓滿法,得開證悟之門。複赴前藏學法,于娘布遇大德吉祥長壽,聽聞許多解脫之誡。後於劄噶拉曲棄食,僅以避谷術為生,煉通甚深道風脈明點之瑜伽。其後,往後藏薩迦鄂爾派寺院學道果法,回程過邦日(Bang ri)頂禮彩虹藏尊者,圓滿與聞以尊者自家甚深伏藏法為主之灌頂、引導及要訣。後往波密,于玉海宮(Pho brang g.yu mtsho)精進于修習寶洲之極密無上金剛橛時,夢中被諸空行母引往蓮花生大師的淨土銅色吉祥山,居此二十八日。蓮師賜其圓滿成熟灌頂及有關伏藏之授記。後往晉見吉祥鄔金持教上師,請其釋夢。後者大喜,獻其以豐盛之供養,並封其為金剛上師。

伏金剛尊者發掘甚深伏藏之始,與落入其手之伏藏標牌授記相合。年二十九,他以具種蓮花喜為其業印,在玉海寶岩取出標牌授記,於波密東河大樂秘密洞中,取出《妙法密意遍集輪》(Dam chos dgongs pa yongs ‘dus kyi skor)。按尊者自己的說法,此藏是他所有掘藏中最為根本的一部,以後所掘伏藏不過是它的補充而已。隨後,他漸次在擦瓦卓劄掘出《妙法化身精義》(Dam chos sprul sku’i snying thig)及其護法刹土神之儀軌,于彼日達宗掘出《甚深義秘密精義》(Zab don gsang ba snying thig)、《吉祥勝樂四臂護法輪》(dPal bde mchog dka’srung phyang bzhi pa’i skor)等,於波日協結洋鐘掘出《無量壽、黑茹迦及金剛橛三身精義及其護法翳迦雜諦與自生佛母輪》(sNying thig tshe yang phur gsum Bang srung ma ekajati rang byung rgyal mo’i skor),複於彼密東河北岸岩石中掘出《密處蓮花刹土聖跡志》(sBas yul pad mo bkod pa’i gnas yig),複于康區德格境內掘得《紅、黑、畏三本尊輪》(Yi dam dmar nag ejigs gsum gyi skor);但除了《寂靜妙吉祥文殊修法輪》(‘Jam dpal zhi sgrub kyi skor)外,他都未予抉擇。

此外,經伏魔金剛尊者之手在西藏各地掘出的伏藏還有《吉祥四面怙主及大天修輪》(dPal mgon gdong bzhi pa dang lha chen sgrub skor)、《持明上師聚》(Bla ma rig‘dzin‘dus pa)、《長壽儀軌火熱紅霞》(Tshe sgrub tsha ba dmar thag)、《護法尚論與蚌若之輪》(bKa’ srung zhang blon dang spom ra’i skor)、《耳傳頂飾如意寶輪》(sNyan brgyud gtsug rgyan yid bzhin nor bu’i skor),對這些伏藏法他同樣未作抉擇。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有行者名具念珠者在波密之南佳巴瓦(gNam leags‘bar ba火燃霹儷)山中取出《幻化網寂忿本尊》、《修部八教》及其護法輪,於若紮的石塔中取出《吉祥騎馬怙主論》(deal mgon stag zhon skor)等伏藏,並將它們交到了摧魔尊者的手中。這部名為《幻化網寂忿本尊》的伏藏于藏地《秘密藏續》之傳承意義重大。

伏魔尊者晚年以位於波密西部之德慶堂(bDe chen thang)及玉日崗果(g.Yu ri sgang‘go)二寺為根本道場,並在康區各甯瑪派叢林巡遊示教,廣宏密法。藏曆陽水鼠年(1672)往生蓮花光明大宮,享世壽五十八。

⑥天法不動金剛(gNam chos Mi‘gyur rdo rje,十七世紀時人):
他發現的伏藏達二十三卷之多,多為淨相傳承。據說自十二歲至其二十四歲時圓寂為止,他于淨相中得到十五卷伏藏法,被稱為《天法》(gNam chos),其中著名的有《寂忿天法》(gNam chos zhi hhro)。

⑦殊勝洲(mChog gyur gling pa, 1829-1870):
殊勝洲尊者全名殊勝大樂斷滅洲(mChog gyur bde chen zhig po gling pa),傳說為吉祥天子木迪贊普、亦名智慧遊戲者之化身。藏曆第十四勝生陰土牛年(1829)出生于西康南部與葉爾堆相連的一個名宮德劄囊地方。其父名蓮花自在,其母名長壽福海。自幼靈異,顯現稀有正行,識文作頌,了無礙難,人稱持教寶。後隨八世巴俄祖拉法王、止貢妙變上師、八邦寺堪布司徒蓮花作畫自在等著名大師學習各派教法。自文殊怙主工珠活佛處獲得了寧瑪派之大部分教法傳統,包括幻化網之寂忿本尊修法。他與妙吉祥智悲自在二人都兼具關於經、幻、心三部之遠傳和伏藏、淨相傳承之七種傳承(bKa’ babs bdun)。這七種傳承分別是:佛語傳、地藏傳、極密藏傳、密意藏傳、隨念藏傳、淨相傳及耳聞傳。他所發現的眾多伏藏如《妙洲伏藏法》(mChog gling gter chos)等,共達三十卷之多。其中,有在十萬空行宗發現的《大悲蓮花幻化網》(Thugs rje chen po padma sgyu ‘phrul drwa ba),此伏藏法說遠傳經典傳承之義理結構及名相。

⑧妙吉祥智悲自在(‘Jam dbyangs mkhyen brtse’i dbang po):
妙吉祥智悲自在,又名蓮花光明顯密洲,為大班智達無垢友與法王赤松德贊之雙運幻變、佛子天主純淨掘藏師(rGyal sras lha rje gter ston rkyang pa)的第十三輩轉世。藏曆十四勝生之鐵龍年(1820)出生於西康得格,父為內氏仲欽大寶勝王,母是蒙古女福海。自幼以自己為大乘之種,時以出家為念。年二十一,由鄔金敏珠林寺堪布持明現上師授近圓戒,隨後十三年間,他師從薩迦派上師金剛大寶等一百五十位上師修習大、小乘及顯、密教法,遂通大小五明,精各派教法要義。對《幻化秘密藏》和《時輪》、《勝樂》、《密集》等續典及其釋論,如《佛寶甘珠爾》、《甯瑪十萬續》、《丹珠爾》等都毫無偏見地通習無餘。

妙吉祥智悲自在具經、幻、心三部之遠傳及伏藏、淨相傳承之七種傳承,曾掘出眾多伏藏法,其中與《秘密藏續》直接相關的有在司峨韻措湖發現的《三根幻化網輪》(rTsa gsum sgyu phrul drwa ba’i skor)。此外,當他在宗雪德協度巴時,曾在淨相中游商羯羅矩陀塔,受到蓮花生大師之八位化身的灌頂及關於《修部八教》、《幻化寂忿本尊》之教敕。

十七對《秘密藏續》之摩訶瑜伽和阿底瑜伽的詮釋

粗略言之,與《秘密藏續》相關的藏文釋論可分成兩類:一類將在遠傳經典系傳承中的《秘密藏續》解釋為摩訶瑜伽的典型代表;而另一類則將它當作果乘、阿底瑜伽、大圓滿法來解釋。如不敗尊者在《光明藏》中所言,用於疏解此本續大義之法有兩大傳規,即共通廣大說法與不共甚深說法。共通廣大說法即是持明咒者之王、具吉祥宿氏家族之稀有傳承,此派將《秘密藏續》按照摩訶瑜伽自宗之傳統來解釋;而不共甚深說法即指絨宋班智達與龍青巴二位尊者之無上意趣,他們將《秘密藏續》解釋為「摩訶瑜伽中的阿底部」,即最高部;從其根本言之,它與大圓滿法三個分支中「阿底瑜伽的摩訶部」的密意相同。秘密大圓滿中有三類教法:一說生圓無二心智自現之壇城,二說智于本性自顯現為佛性,三說不依生圓心性本為無始佛性之自然表現。不敗尊者認為《秘密藏續》所取為其中第一種說法。雖然這兩種傳規之究竟密意並無二致,但不敗尊者在其自己的著作中取第二種傳規,因為它具有甚深口訣之精要。

雖然這兩種傳規相互間並不對立、矛盾,但依然明確表明二者各自之側重有細微的差別。用大譯師法吉祥在《秘密主事業善說教授》中的話說,摩訶瑜伽認定萬法不過是現空無二之心性的殊勝顯現,阿努瑜伽得證萬法乃界智無二之心性的表現力,而阿底瑜伽了知一切法乃心性自顯現,乃無始以來無生無滅之自然智。《秘密藏續》平等地顯示生起、圓滿次第,以及為阿底瑜伽之特徵的自現心性與智的整合。事實上,《秘密藏續》包羅生起、圓滿次第,及大圓滿之種子,這表明在這些不同的傳規之間並不存在根本性的矛盾。

屬共通廣大傳規之釋論以出自遠傳經典系之論典為代表,它們是:
1.遊戲金剛(Lilavajra)造,《大王續吉祥秘密藏疏》(Mahara jatantra’riguhyagarbhanamatika),簡稱《八卦疏》
2.佛密上師(Buddhaguhya)造,《差別注》(rNam dbye‘grel)
3.雲敦吉祥金剛(gYung ston rDo rje dpal)造,《吉祥秘密藏續義作明鏡》,(dPal gsang ba’i snying poi rgyud don gsal byed me long)
4.達那度母心成金剛(rTa nag sGrol ma ba bsam grub rdo rje)造,《綱要》(Khog dbub)
5.虛空寶(Nam mkha’i Rin chen)造,《秘密藏唯一真實續疏•續義作明之燈如意寶》(gSang ba’i snying po de kho na nyid nges pa’i rgyud kyi‘grel bshad rgyud don gsal bar byed pa’i sgron ma yid bzhin gyi nor bu)
6.曼隴巴不動金剛(sMan lung pa Mi bskyod rdo rje)造,《秘密藏疏及總義》(gSang snying‘grel pa clang spyi don)
7.大譯師法吉祥(Lo-chen Dharmasri)造,《秘密藏唯一真實續王幻化網總義判定善說秘密主教授》(dPal gsang ba’i snying po de kho na nyid nges pa’i rgyud kyi rgyal po sgyu phrul dra ba syi don gyi sgo nas gtan la ‘babs par‘byed pa’i legs bshad gsang bdag zhal lung)
8.大譯師法吉祥造,《秘密主密意飾》(gSang bdag dongs rgyan)
9.蓮花不變海(Padma‘Gyur med rgya mtsho)造,《聞總義證義》(spyi don mthong bas don rtogs)
10.噶陀不變壽命自在妙成(Kah thog ‘Gyur med tshe dbang mchog grub)造,《內密咒次第廣釋第二佛密意莊嚴》(gsangs sngags nang gi lam rim rgya cher grel pa sangs rgyas gnyis pa’i dgongs rgyan)
11.三世多竹千活佛無畏教日(rDo grub III‘Jigs med bstan pa’i nyi ma)造,《吉祥秘密藏續總義簡注•寶藏鑰匙》(dPal gsang ba’i snying po’i rgyud kyi spyi don nyung ngu’i ngag gis raam par‘byed pa rin chen mdzod kyi lde mig)
12.不變利樂光明(‘Gyur med Phan bde’i‘od zer)造,《甚深義百門鑰匙》(Zab don sgon brgya ‘byed pa’i Ide’u mig)

屬第二類不共甚深傳規之有釋論有:
1.日光獅子(Suryaprabhasimha)造,《吉祥秘密藏廣釋》(dPal gsang ba’i snying po rgya cher‘grel pa)
2.蓮花生(Padmasambhava)造,《口訣見鬘》(Man ngag lta phreng)
3.蓮花生造,《廣疏》(rNam bshad chen po)
4.絨宋班智達(Rong zom pa, c.1100)造,《勝續秘密藏疏•寶疏論》(rGyud rgyal gsang ba’i snying poi grel pa dkon mchog‘grel)
5.龍青巴(HIong chen pa)造,《除暗三論》(Mun sel skor gsum)
6.不敗尊勝(‘Ju Mi pham rnam rgyal)造,《光明藏》(sPyi don od gsal snying po)
7.利他法相(gZhan phan chos kyi snang ba)造,《幻化網續注•日月藏論》(sGyu‘phrul drwa ba’i rgyud kyi mchan‘grel nyi zla’i snying po)

不管是將《秘密藏續》解釋為主流摩訶瑜伽,還是阿底瑜伽之根源,于甯瑪派傳統中,《秘密藏續》均被視為其根本大續。

 

注釋:
⑴Dudjom Rinpoche, The Nyingma School of Tibetan Buddhism, Its Fundamentals and History; translated and edited by Gyurme Dorje with the collaboration of Matthew Kapstein, Boston 1991, Vol. II, pp. 262&275.

⑵見於《丹珠爾》的釋論有:《大續王吉祥秘密藏疏》(rGynd kyi rgyal po chen po dpal gsang ba’i snying poi ‘grel);《吉祥秘密藏唯一真實大疏》(dPal gsang ba’i snying po de kho na nyid nges pa’i rgya cher bshad pa’i ‘grel pa);《吉祥秘密藏略義疏》(dPal gsang ba’i snying poi don bsdus grel pindartha):《吉祥秘密藏二次第義》(dPal gsang ba’i rim pa gnyis kyi don)。

⑶詳見童吉祥(gZhon nu dpal),《青史》(Deb ther sngon po);土觀善慧法日(Thu’u bkvan Blo bzang chos kyi nyi ma),《土觀宗派源流》(Thu’u bkvan grub mtha’),蘭州:甘肅民族出版社,1985,頁55-56。對新、舊密法的區分有種種不同的說法,或以在金剛座譯出的為新密法,在鄔仗那譯出的為舊密法;或以空行母所譯為新密,持明所譯為舊密;還有人力主以四無量或七無量來區分,譯從因位金剛持至果位金剛持之間內客者為新密法,譯果位金剛持之圓滿修行法者為舊密法;金剛持所說為新密法,普賢所說乃舊密法。而十五世紀藏族傑出史家富賢(dPal‘byor bzang po)則以為上述種種說法均不可靠,劃分新、舊密法的標準只能是譯經時間的先彼。他以天喇麻智光(lHa bla ma ye shes ‘od)之前所譯密典為前譯舊密法,以大譯師寶賢以複所譯密典為複譯新密法。詳富賢,《漢藏史集》(rGya bod yig tshang),成都:四川民族出版社,1985,頁447-449。

⑷《漢藏史集》,頁438-439。

⑸龍青巴造論、談錫永譯釋,《大圓滿心性休息導引》,香港:密乘佛學會,1996頁200。

⑹《漢藏史集》,頁443。關於十八坦特羅的劃分,眾說紛紜,莫衷一是。

⑺於覺洲(Sangs rgyas gling pa, 1340-1396)之《遺教金鬘》(bKa’ thang gser phreng)中,此續被稱為《幻化秘密金剛續》(sGyu phrul rdo rje gsang ba)。

⑻《漢藏史集》,頁449-450。關於寧瑪派之九乘次第參見S. G. Karmay, The Great Perfection (Rdzogs chen):A Philosophical and Meditative Teaching of Tibetan Buddhism, Leiden:E: J. Brill 1988。

⑼Karmay,Samten G.,"The Ordinance of Lha Bla-ma Ye-shes-od",Tibetan Studies in Honour of Hugh Richardson, Proceedings of the International Seminar on Tibetan Studies Oxford 1979, edited by M. Aris, and San Suu Kyi Aung, Warminster 1979 pp.150-162.該文漢譯:卡爾邁,《天喇嘛意西沃〔智光〕的文告》,嚴審村譯,《國外藏學譯文集》,第三輯,杜薩:西藏人民出版社,1985年,頁106-118。

⑽喜慧法日尊者,《土觀宗派源流》(Thu’u bkwa grub mtha’),藏文版,蘭州:甘肅民族 出版社,1984年,頁73-74。

⑾廓譯師童吉祥,《青史》(The Blue Annals),New Delhi: Motilal Banarsidass,1979。

⑿此書原名為《教法源流大寶藏論•闡明聖教之日光》(Chos ‘byung rin po che’i gter mdzod bstan pa gsal bar byed’i nyi ma od ces bya ba),習稱《龍青教法源流》。此書之藏文原版由西藏古藉出版社游1991年重新刊印。此書中有一章專論舊譯密咒是否存在於印度(gSang sngags rnyi ma rgya gar yul du bzhugs min sogs kyi skor),參見該書頁430-451。

⒀對於屍修,新密咒有《空行修屍法》(Ro longs, mkha’ spyod sgrub pa)和《修屍金法》(Bam sgrub ro longs gser sgrub)等。關於供修(mchod sgrub)有伯希和敦煌藏文寫卷840號專述其修法。

⒁ Dudjom Rinpoche,1991,Vol.I,p.917.

⒂Samten G. Karmay有專文討論有關國王劄的傳說:《國王劄和金剛乘》(King Tsa/Dza and Vajrayana)。

⒃《漢藏史集》,頁443-444。

⒄吐蕃王朝赤松德贊時著名的噶、焦、祥三大譯師之一。參見許明銀,《吉祥積的〈見次第說示〉藏文本試譯》,《圓光佛學學報》創刊號,1983年,頁165-180。

⒅剌宋勝苦提乃著名的吐蕃最早受剃度的「七試人」之一,與瑪譯師同時為當時著名的八大譯師之一,曾在昌珠受蓮花生大師灌頂,故能在空中打坐修禪。

⒆編者按,寧瑪派教法分外、內、密三層意趣來解釋一切經、續論,是故可以視為《寶疏》及《十方除暗》所說者為《秘密藏續》之密義。

⒇Dudjom Rinpoche上揭書,頁707。

(21)1996年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了藏文版《遍智龍青饒絳傳》(Kun mkhyen klong chen rab ‘byams kyi ream thar bzhugs)一書,將福勝法成(bSod nams chos‘grub mchog)著《遍智龍青饒絳傳•三種信之津梁》(Dad pa gsum gyi jug ngogs)與法稱賢父之子勝妙(Chos grags bzang po pha yi bu mchog dam pa)著《遍智無垢光傳•見即具利》(Kun mkhyen dri med od zer gyi rnam thar mthong ba don ldan)兩種傳記合成一書出版。這是目前所能見到的最詳細的龍青巴專者傳。另可參見敦珠法王書,The Nyingma School of Tibetan Buddhism: Its Fundamentals and History, translated&edited by G.Dorje&M. Kapstein, Longdon 1987, Book 2, Pt. 4, pp. 238-277。

(22)按照土觀上師的說法,饒峰巴作為一個稱號是薩迦派上師犬懇饒絳巴佛增(Byams chen rab‘byams pa sangs rgyas‘phel)在世時創立並立為制度的。《土觀宗派源流》,頁187。饒絳巴後為格魯派寺院所贈格西學位之第一等者的稱號。

(23)詳見龍青巴造論、談錫永譯釋,《大圓滿心性休息導引》,香港:密乘佛學會,1996年,頁3-6。

(24)《龍青教法源流》近有兩種版本傳世,一種是敦珠桑耶(Dodrup Sangyey lama,義成佛)上師版,1976年於德里出版;一種是拉薩版,1991年作為雪域文庫叢書第十七號由西藏藏文古藉出版社出版。近世有學者懷疑此書作者並非龍青巴上師本人,而是他的弟子或轉世,關於這方面的討論見Dan Martin, Tibetan Histories: A Bibliography of
Tibetan-Language Historical Works, London: Serindia Publications, 1997, pp. 58-59。

(25)這支傳永系統也記載於《土觀宗派源流》,頁63-64。

(26)參見Leonard W, J. van der Kuijp, Bagsi and Bagsi-s in Tibetan Historical, Biographical and Lexicographical Texts(在藏文歷史、傳記、字書類文獻中的八哈失),CAJ 39/2,1995,pp. 275-299.

(27)參見格西蓮花壽(Pema Tsering),rNying ma pa Lamas am Yuan Kaiserhof(《在元廷的甯馮派上師》),Proceedings of the Csoma de koros Memerial Symposium, Budapest 1978。

(28)在伏藏中有按統一的八位觀想本專劃分的不同的伏藏集,被稱為八教。

(29)《四部心髓》共十三卷,收錄大圓滿法之要門(man ngag gi sde),由龍青巴上師編慕而成。它包括他所領受之印度和西藏之口傳文本,即無垢心髓和空行心髓,和他自己的伏藏,即上師精要(yang tig)、空行精要和甚深精要。

(30)上下伏藏指分別由著名掘藏師娘若日光(Nyang ral Nyi ma‘od zer, 1136-1204)和古魯法自在(Gu ru Chos dbang, 1212-1270)所發現的伏藏。

(31)阿裏班禪是遠傳教典系的重要傳人,也是一位著名的掘藏師,相傳伏藏《後經集持明遍集之啟請法部七品修法》(bra’ dus phyi ma rig‘dzin yongs‘dus kyi chos skorgsot debs le’u bdun ma’i sgrub thabs)即為其所發現。他自造之大論《三律儀定量論》(sDom gsum rnam par nges pa’i bstan bcos),在甯馬派傳統中影響甚巨。

(32)關於敏珠林寺的歷史晚近有藏族學者教燈(bsTan pa’i sgron me)著《敏珠林寺志》(O rgyan smin grol gling gi dkar chag)可供參考,北京:中國藏學出版社,1992,頁1-387。十五、六世紀時,有掘藏師寶洲(Ratna gling pa)把前述「上部伏藏」和「下部伏藏」,加上他自己所掘伏藏匯刻在一起,是即所謂「南藏」;十六世紀初,另有一位掘藏師名持明具雕妙翅(Rig‘dzin rgod kyi ldem‘phrul can),乃後藏北部拉堆絳王室子弟,他曾將其所掘伏藏匯刻在一起,被稱為「北藏」。

(33)參見蒲文成主編,《甘青藏傳佛教寺院》,西寧:青海人民出版社,1990頁294-295。

(34)關於伏藏類文獻的歷史、內客、種類及其餘教意義參見Janat B.Gyatso,"Drawn from the Tibetan Treasury: The gTer ma Literature", Tibetan Literature, Studies in Genre,Edited by Jose Ignacio Cabezon and Roger R. Jackson, Ithaca: Snow Lion, 1996, pp. 147-169.

(35)參見《土觀宗派源流》,頁62,69。

(36)詳見《甚深法寂忿密意自解題解》(Zab chos zhi khro dgongs pa rang grol gyi them byang),頁27-40。

(37)德國波昂大學中亞語言文化研究所Peter Schwieger博士多年來從事對德國柏林國家圖書館所藏楚蔔寺版《伏藏寶庫》之編目、整理工作,至今已出版目錄三冊:Tibetische Handschriften and Blockdrucke, Teil 10, 11, 12, Die mTshur-phu-Ausgabe der Sammlung Rin-chen gter-mdzod chen-mo, nach dem Exemplar der Orientabteilung,Staatsbibliothek zu Berlin-Preussischer Kulturbesitz. Beschrieben von Peter Schwieger,Franz Steiner Verlag Stuttgart, 1990, 1995, 1999.

(38)參見Matthew Kapstein, “Remarks on the Mani Bka’ bum and the Cult of Avalokitesvara in Tibet", in Tibetan Buddhism: Reason and Revelation. Ed. by Ronald M. Davidson and Steven D. Goodman. Albany: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Press, 1991, pp. 79-94.

(39)參見Henk Blezer; Kar gling Zhi khro, A Tantric Buddhist Concept; Leiden: Research School CNWS, School of Asian, African, and Amerindian Studies, 1997, pp. 39-93.

(40)據智悲上師《衛藏聖跡志》記載:「〔于雅隴〕北部山嶺上有最馳名的雅隴協吉劄浦(水晶岩洞)大修道處。修道處中心有蓮花生的真身替代像,是開口顯過聖的神像。其他天然生成的神像還狠多。協劄山的下麵不遠的地方有村吉扛康(mTshan brgyad lha khang八相神殿)、乃提拉章宮(gNas mthil bla brang中央宮)等,內中有蓮師的替身像、日光法衣,還有禪仗等內供佛寶甚多。在巧策拉喀(Phyag‘tshal la kha禮拜山口)山口有特別殊勝的棄屍場和大寶塔,離屍場不遠處有佛母意希措結(智慧勝海)的修道秘密窟。山左邊的背後有鄔堅林巴(鄔仗洲)取伏藏的地方,名白馬協浦(padma shel phug蓮花水晶洞),但距離比較遠點。」見智悲自在著,劉立千、 謝建 君譯,劉立千校,《衛藏道場聖跡志》,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研究所歷史室、西藏自治區歷史檔案館,《藏文史料譯文集》,1985,頁16。另參Alfonsa Ferrari, mlKyen Brtse’s Guide to the Holy Places of Central Tibet. Roma, IsMEO, 1958, p. n. 271-277.

(41)此經已佚,但在妙吉祥智悲自在之《佛語總集總略藏》(bKa’ dus snyingpo mdor bsdud skor)中仍可見其全貌。見《伏藏寶庫》,卷23,頁209-429。

(42)宿喀多位游桑耶寺附近,自桑耶逆雅魯藏布江往上游走便到宿喀。此地最稀有的聖跡是象徵五部如來的大佛塔。見劉立千譯《衛藏道場聖跡志》,頁11;Ferrari上揭書,p. n. 161。

(43)迄今為止,未有事業洲之傳記面世,僅在《甚深寂忿密意自解之題記》(Zab chos zhi khros dgongs pa rang grol gyi them byang)中有關於事業洲之出處、授記、所掘伏藏及其傳承的簡單記載。事業洲之簡傳另見敦珠法王書,頁800-801。關於事業洲的生平,特別是生卒年代的考證見談錫永為《寂靜忿怒密意自解脫深法•六中有圓滿次第導引》所撰導論;沈衛榮《伏藏師事業洲及〈寂忿密意自解脫深法〉研究》。

(44)關於達布之地望見《衛藏道場聖跡志》,頁13;據譯注者言,達布指今西藏自治區桑日縣以東的雅魯藏布江流經的沿岸一帶地區,包括今加查、古如朗加、朗、金東等縣。

(45)此sGam po gdar gyi ri疑即為位於沃卡達孜與達布之間的聖山達拉崗波山(Dwags la sgam po)。達拉山在今加查縣境內,崗波又為寺廟名,乃噶舉派達布系的最大道場,由達布拉結建成於1121年。

(46)關於西藏死書及其在西方的流布和影響見Donald S. Lopez, Jr.,《香格里拉的囚徒》(Prisoners of Shangri-La),Chicago: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98, pp. 46-87;David Germano,《死亡過程、死亡及其他時機》“Dying, Death, and Other Opportunitiesi, In Religions of Tibet in Practice, Ed. by Donald S. Lopez, Jr. 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97, pp. 458-493.

(47)《衛藏道場聖跡志》,頁18。

(48)詳見敦珠法王上揭書,頁809-812。

http://www.zmxh.com/bbs/viewthread.php?tid=2172

廣告

關於 bella.chao
a simple wandering being on the less beaten tracks in samsar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