錫金 · 西蓮師洞

幾度以為自己這次要死在山上了……

因為在錫金只有不到一週的時間,所以也沒什麼日子好選,安頓下來後立刻就啟程了。

IMG_8904

首先是搭公共吉普車去給興(Geyzing),然後從那裡搭車到南布(Namboo),據說是離西蓮師洞比較近的村子。公共吉普車是錫金的主要公共交通工具,底盤高,司機都是跑固定線路的當地人,走山路比較可靠。價錢也非常實惠,從甘托克到給興要五個小時吧,一個座位才300盧比,我們兩個人包了三個人的座位,這樣這排只要坐三個人,比較舒服(不過這個也沒有保障,只要路邊有人想搭車,司機通常不便拒絕,還是會硬塞人進來,三人坐變成四五人座也是常事)。

然後在給興找下一趟公車時,被告知現在公路(其實是土路,只是車子開得過去而已)通到了一個叫做聽列(Thingle)的村子,那個村子離西蓮師洞更近。

我們找到了去聽列的車子,是上午從聽列開過來的,還在等搭車過來的村民在城裡辦完事回車上。司機幫我們把行李拿到車頂,留了兩個位子,知道我們還沒吃中飯,就叫我們在公車站旁邊的小飯館趕緊吃飯。這也是鄉下特色,沒有什麼固定時間表,我們匆忙吃完飯後到車上坐著,還等了一會兒。

IMG_8923

車程據說是兩個半小時,每排都擠了四個人,因為我們沒有提前買票,自然是擠在車子最後面、顛得七葷八素的那一排。

IMG_8920_LR1IMG_8921_LR1

開了兩個小時後,在一個叫Darab的小村子叫我們下車去喝茶,因為車子要去加油。

很神奇的是,司機竟然和我們一起在喝茶。沒能明白是誰把車子開去加油的。

IMG_8953_LR1IMG_8932_LR1

再開沒多久,這台車子就在路邊爆胎了。

(是的,您沒看錯,那兩根雨刷上綁了四排雞蛋。真是了不起的運輸,途中還下了點雨,於是本來綁在正中間的蛋兒已經移位到旁邊去了。但是它們確實在一路顛簸之中倖存了。我們的車胎反而沒能存活。)

IMG_8937_LR1

司機又強行把車子往前開到一個橋邊,換了備胎,貌似不管用。

總之折騰許久,好不容易對面來了一台吉普車,把他們的備胎給我們換上了,快傍晚時才終於把我們帶到了聽列。

IMG_8954_LR1

這個路是車子走的路。司機幫我們找了一個當地農民當我們的嚮導,他家就在這個“大路”左邊往下走五十米的地方——是直直地往下走哦。

下著小雨,還拉著我們的行李……無言地哭泣。IMG_8925

聽列這個地方,看地圖是再翻個山就到另一個聖地玉頌(Yuksom)了,再往東北的那個拉當(Ladang)則是我們上次爬北蓮師洞時留宿的村子。

我們的嚮導家很小,他把唯一的一間臥房讓出來給客人。這天有位敏珠林寺的年輕喇嘛上西蓮師洞朝拜下山在這裡,所以我們三人共住這間房。

喇嘛運氣很好,今天是陰天,明後天我看西錫金地區的氣象預報都是大雨,看似不太妙。不過後來都只搜到大吉嶺的氣象預報,好像離得太遠了,不見得作準。

累了,鑽進秋登寺借來的睡袋裡,再蒙上嚮導家的厚毯子,倒頭就睡,也沒多想。嚮導叫我們明天六點準備出發。

隔天果然是下雨的天氣,我頓時起了退堂鼓之意,但是嚮導覺得沒問題(現在知道他是以敏珠林喇嘛的標準來衡量我們,雖然他是讓敏珠林喇嘛七點才出發),朋友也覺得應該要上山——因為是我說要去西蓮師洞的,所以到了口又說不出下雨就算了吧,可能他們山裡人知道雨待會兒會停?

敏珠林喇嘛是上山四個半小時,下山三個小時,所以是當天來回。不過喇嘛是尼泊爾人,基本上也算是山上的人,所以按我的腳程應該是要乘以兩倍的。我們說要帶著睡袋上山,下雨天慢慢走,到山上過一夜,隔天再下來,但是嚮導覺得不用過夜,所以我們就上山了。然後……

然後,才走了10分鐘,嚮導看我上氣不接下氣,三步一喘,五步一停,立馬叫我朋友回他家打包睡袋去了。

這也不全怪我,他們家這邊雖然海拔才1780米,但是這十幾分鐘的路我們基本上是直直地沿著山坡往上走,穿過他們家的田走到上面一家的田,再走到上面一家……各位想像山羊是怎麼爬山的,差不多就那樣吧。城裡來的人,能不喘嗎?

IMG_8960_LR1

於是他帶著我再走一陣子,到了這戶人家,把我留在他們廚房裡(是的,我們就是從左邊綠綠的田裡走上來的),等著嚮導回家去把我朋友和我們的睡袋帶過來。

IMG_8958_LR1

熱情的屋主給了我一杯熱開水——用木柴生火煮的水,照例是一股煙熏味兒。

嚮導回來後,找了一個挑夫,拿了一個籮筐,把我們兩人的睡袋塞在裡面,上面罩上了一個大垃圾袋剪開的塑料防雨——後來知道這個東西可有用了,嚮導給我們每人發了一件,脖子一扎就是防雨的斗篷。正巧這一批塑膠袋都是綠色的,我們每個人都成了綠色的旋風小飛俠。(籮筐就是上圖左邊那個覆著綠色塑膠布的東西)

IMG_8966_LR1

於是我們四個人(嚮導、挑夫、朋友和我)就在淅瀝瀝的小雨中,繼續上行於各戶人家的田裡,到了這戶人家——這戶人家兼任這裡的小商店。我們批了一箱泡麵和餅乾——我看到挑夫拿著一整箱泡麵時有點愕然,我們四人是有那麼能吃嗎?朋友說他們說蓮師洞旁住了一位喇嘛,所以我們順便供養他一些食糧。他的這點是我一直很欽佩的,走到哪裡都想著別人,我想的通常只有自己的肚皮。

七點五十分,我們終於備好食糧,正式上路。

IMG_8980_LR1IMG_8994_LR1

短短一小時內,我們就爬了六百多米。(沒有我在的話,他們應該是半個小時內就爬六百米)我繼續我的三步一喘,五步一停,同時擔心自己可能會有高原反應。

雖然我號稱從來沒有高反,但是這麼短的時間內這樣直直上爬,還是有風險。

喘不過氣時,心中浮起了以前在那個珠峰紀錄片裡,看到一個印度人高反腦積水,就在路旁等死的狀態——因為路過的人,不管是往上或是往下,都沒有力氣能把他抬下山。

IMG_0451_LR1

這是我的科學小飛俠裝扮。

本來我是不願意這麼搞的,身上穿著朋友的Columbia防水衣想打發過去,但是雨下的太大,不披上的話,瑜伽褲很快就全濕了。(沒錯,瑜伽褲,這次來印度前聽說天氣很溫暖,連件毛衣都沒帶,以為就是在炙熱的印度大陸走走……還好先到普魯瓦拉的師兄說那邊入夜很冷,經停上海時抓了一件uniqlo極輕羽絨背心)

IMG_8997_LR1IMG_8999_LR1

說到雨呢,完全沒有要停的跡象,繼續嘩啦嘩啦地下著。

所以山民並不是因為覺得雨會停才帶我上山的,應該是他們對此不以為意吧?

 

等到過了2200米的時候,隨著氣溫下降,已經不是雨滴落下,而是小冰雹了。

IMG_8988_LR1
一開始還覺得好玩,等到打在手上很疼時,就覺得一點也不好玩了。

IMG_9005_LR1

上午10:30,走上四個小時候,我們到了半路的一個小屋。

這是他們維修步道的當地農民的休息站。我們嚮導平時應該也是一份子,不過今天接下我們這單生意所以沒有來賺這公家的修路錢。

嚮導拿他們的油和青菜炒了湯底,煮起我們帶來的泡麵,還打了兩個在早晨喝茶人家那裡買來的新鮮雞蛋。荒郊野外的最豪華版午餐。

IMG_9016_LR1

吃完飯,再走走,嚮導說,他和挑夫得趕緊上山去撿柴火,否則晚了木柴濕了,會沒法生火。於是他們兩人先行而去,留下朋友陪著繼續走走停停的我慢慢上行。

IMG_9020_LR1

愈往上走,地上積攢的冰雹愈多。

這是12:50,海拔2900米左右。

等過了3000米,雪愈下愈大了。這時已經不是小冰雹,而是細細的飛雪,伴著向各個方向席捲的風。

1點多的時候,我已經快走不動了。這時嚮導回來了,說他們撿好木柴,生了火,煮了水。

他給我們送上裝在朋友保溫壺裡的熱水。(當時我真的覺得天下怎麼會有這麼好的人!)然後說,我們必須盡快上山,因為天氣開始變壞了。

山民說天氣果然神準,他說完這話不到5分鐘,就開始狂風大作,能見度不到幾米。

我這時又累又冷。雖然已經把所有的衣服都穿在身上了,也就一件uniqlo的heat-tech內衣、一件薄薄的長袖T-shirt、一件短袖T、uniqlo那個羽絨少得不能再少的極輕羽絨背心(真的極輕,跟紙一樣薄)、常年跟隨我上飛機的抓絨外套和朋友的columbia風衣。風雪透著瑜伽褲進來,鞋子裡面也濕了。

頓時,我生起了很強烈的執著,覺得只要讓我在路邊睡一下,就是最溫暖幸福的事情。

這想法毫無道理。但是那時真的覺得只要讓我睡在路邊,我就會變得很溫暖。

我想登山在風雪中死掉的人大概都曾經抱持過這個莫名其妙的想法。

每走一步,我就跟前面的兩個人說,你們先走吧,我慢慢跟著(其實我是想說你們走吧,我睡在這裡就好了。)

不過因為天氣太惡劣,能見度又差,他們堅決不拋下我。而且我一步一停,他們也跟著我一步一停。

於是我想說,我自己想死,也不能拖著別人跟我一起死吧,只好努力繼續跟著,連哀怨的力氣都沒有。

IMG_9022_LR1

接著走過了不到上圖一半寬度的峭壁,還好嚮導有回來帶我們。

IMG_9023_LR1

兩點整,謝天謝地,諸佛菩薩保佑,終於到了。

海拔3200米,正式名稱是Nub Dechen Phug。

IMG_9026_LR1

洞還要往上走。嚮導把我們帶到洞正下方的“屋子”,也就是我們要過夜的地方。

看到這個“屋子”的時候,我震驚到無語。

首先,“門”就是大家看到相片裡左邊那個門框。

無門之門。非常有禪意。

進“門”的兩階踏腳石就是兩塊你腳一滑,就直接往懸崖下面去投胎的石頭。

進門之後就更驚異了。進門這邊只有半面牆,進門左邊完全沒有牆,所以這個“屋子”實際上只有兩面半的鐵皮遮風。另外,屋頂已經塌了一半,所以是名至實歸的透天瘄。

IMG_9034_LR1IMG_9028_LR1

就著火堆坐下來取暖,手還是凍得通紅。

心跳竟然只有61,可能進入冬眠狀態了。

IMG_9035_LR1

我們可愛的門。

IMG_9030_LR1

前面沒有牆的好處是視野極佳。無敵山景房大概就是這樣。

不過,現在是無敵雪景房。

IMG_9031_LR1

下面那個小綠屋是廁所。

當我發現上個廁所要往下走100米的時候,真的很想哭。

才兩個小時的時間,雪已經下了幾十公分厚,根本看不出路在哪裡,腳要往哪裡踩。

 

看著茫茫大雪,我實在不知道明天怎麼可能下山。

很認真的做了蓮師薈供,把我能想到的護法全都修了一遍。

結果,雪愈下愈大。

根本是場暴風雪。狂風咆哮,最後打雷閃電全都來了。

IMG_9029_LR1

IMG_9033_LR1

5點半的時候,嚮導說,應該要做飯了,否則天黑了就不方便了。(當然是沒有電燈的地方)。

我們這位烤著火的挑夫很可愛的說,現在雪下的這麼大,白晃晃的,根本不會分得出什麼時候是白天、什麼時候是晚上的。不過他還是走到比廁所更遠的地方去打水。

嚮導再度給我們煮了YY泡麵。這次是簡易版的雞蛋炒麵,沒有山腰屋子的佐料了。

吃完飯,6點鐘,大家就寢。

 

嚮導很細心,拿我的竹杖把屋頂塌掉那半邊露出的幾根樑上的積雪給清了一下。我琢磨著,才四個小時就有三四十公分的雪量,這一晚上下下去,我們這半邊可別塌了好。

屋裡存放著幾片公共泡棉墊,拿來墊在木板地上,上面鋪著我們的睡袋。

借來的睡袋實在很薄,所以我堅持再蓋上屋裡公家的布(是那種粗棉織成,看得到洞眼,比一般浴巾還薄的布),聊勝於無吧。(我堅決地說臭也沒關係,保暖比較重要)

我穿著全身的衣服鑽進睡袋裡,果然很冷,而且不管往哪邊側躺,冷風都會從背部灌進來。平躺的話,腳沒法縮起來,也很冷。

最扯的是,兩隻手要是伸直放下去,會太冷,最常用的姿勢就是交叉在胸前,比較溫暖。於是我深深覺得自己跟躺在棺材裡沒兩樣。

總之就是怎麼睡都冷。每一個小時就醒來看一次手錶,發現時間進展緩慢。繼續我的棺材睡姿,同時祈禱自己能活過這一晚,屋頂也千萬別塌下來。

我身旁的朋友睡得呼聲大作(不過按他的說法是我呼聲大作。一旦我沒有聲息,他就會有點擔心,怕我有高原反應掛了,必須伸手探探我的鼻息,確定我在呼吸了,他才能安心繼續睡。其實他比我更慘,他的睡袋比我的更薄。)

 

半夜我起來上了一次廁所。雪停了。而且確實像挑夫說的,白晃晃的,在月亮和星星的照耀下,和白天沒有兩樣,甚且比暴風雪的時候更明亮。

再回去凍得瑟瑟縮縮地睡。一直安慰自己:“嚮導和挑夫都是上衣和外套就睡了,連睡袋都沒有,人家不會凍死,你肯定也凍不死。”

 

清晨四點多,挑夫先起床了。(估計他也是冷到不行吧?)

看他生好火後,我也趕緊起來取暖。

(終於發現他們兩昨晚是怎麼睡的了。他們就寢時,一直聽到淅淅簌簌的聲音,原來他們是拿那兩個遮雨的塑膠袋把自己裹了起來。)

 

五點半,月亮高掛在天上,和半夜一樣,明晃晃的,完全不覺得是白天。

170318 West Cave-002_LR1

170318 West Cave-001_LR1

最偉大的重點在於:今天是個大晴天!

雖然我還不知道怎麼從雪地裡下山,不過至少有了一線希望。

真的是蓮師加持,護法保佑。(眼淚快要流下來了)

170318 West Cave-005_LR1

 

5點50分,太陽出來了!

170318 West Cave-013_LR1

170318 West Cave-015_LR1170318 West Cave-020_LR1170318 West Cave-019_LR1170318 West Cave-030_LR1-2

右側山崖中間有個凹處,唯一常住這裡的喇嘛就住在就著凹處搭起的“屋子”裡。昨天上山時還見得到藍色的遮雨布,現在完全被白雪遮掩起來了。

之前有位年長尼師獨居此處,三年前圓寂了。後來這位喇嘛不知從哪裡來這裡。他們的意志力真是超凡絕倫,真正的修行人。IMG_9036_LR1

IMG_9038_LR1

 

6點50分,天色比較亮了,嚮導叫我們先上洞裡把正事辦掉,再回來吃早飯和收拾行李下山。

第一次在雪地裡登山,一開始有點不知道腳要往哪裡踩,深怕踢到一顆滾石,就跟著石頭一起下山了。驚喜地發現因為昨天下了那麼大的雪,粉粉厚厚的新雪堆在地上,反而路變得好走,有點像是在滑雪場一樣。

IMG_9040_LR1

IMG_0466_LR1

上去洞裡的路很陡,幾乎一路都是嚮導把我拉上去的。

IMG_0467_LR1

回首來時路。(這兩張相片都是從朋友手機裡剽竊來的)

根據住在德國的經驗,雪融地表結冰時,走路會打滑,很危險。雖然有點擔心下山的時候會開始化冰,但是相對於昨天茫茫暴風雪的天氣,至少看起來是有下山的可能了。

IMG_0471_LR1

通往洞口的“路”就是架空的這兩根木頭。

還好現在有雪遮掩著,不然我大概會更害怕。

 

西蓮師洞

相對寬敞,背山面谷的岩洞。

170318 West Cave-034_LR1

170318 West Cave-038_LR1

170318 West Cave-042_LR1

170318 West Cave-040_LR1

我們修法。請嚮導幫我們去掛背上來的風馬旗。

之前沒明白他們兩人幹嘛捧著一個鐵鍋上來,原來是帶了燃燒的木柴,做煙供用。

 

170318 West Cave-044_LR1

岩洞很深。越過最外面的蓮師像,還可以往裡面走。

然後有個很狹窄的地方,必須跪下來匍匐進去。跪下來的時候,兩腿中間還正好卡著一個狹長的20公分高的岩石,真的是完全強迫五體投地才能前行。

然後就到一個稍微大一點的石室,再往前行的路就被這尊半人高的蓮師像封住了。

170318 West Cave-051_LR1

170318 West Cave-057_LR1

向前望去,蓮師像身後還有一尊較大的蓮師像,洞穴一直延伸下去。

據說札西頂四方的這四個蓮師洞都能通到札西頂。

IMG_0477_LR1

嚮導很有耐心。我們在洞裡待了有兩個半鐘頭。在普魯瓦拉時,索甲仁波切剛好給了同行友人一本本覺會新出的蓮師祈請文集。這位仁兄不辭辛勞地背上山來,在洞裡把整本書能念的祈請文全念了一遍。我肚子很餓,又很擔心拖久了下山會有問題。還好他到九點半,終於決定收工了。

等我們回到夜宿的寮房,嚮導說,不吃早餐了,先下山比較保險。

我們趕緊打包行李,同時請挑夫把我們供養給山居喇嘛的糧食搬上去。

挑夫回來時說,喇嘛說,昨天是今年下過最大的一場雪——意思是冬天都沒有那麼誇張。就給我撞見了。

 

 

IMG_9080 IMG_9087 IMG_9089

IMG_9083_LR1-2

嚮導英明。下山不到一小時,經過昨天我很想坐在路邊去死的那段路後,再回頭看山頂的部分,又籠罩在暴風雪之中。晚半個小時下來可能就困在山上了。

嚮導和挑夫有時還得砍樹闢路,很辛苦。

IMG_9093

 

山上繼續暴風雪,我們這裡下冰雹、下雨也是沒停過的。

IMG_9102_LR1IMG_0494_LR1
半路上遇到好可愛的狗狗。把剩下的餅乾全都給他了。

回到半山腰的工房,因為天氣不好,修路的人全下山了,門口拿大木條釘起來不准閒人進出。我們鑽進去煮了泡麵當早午餐。這時已經餓到沒力氣拍照了。

IMG_9111_LR1

繼續下山。

IMG_9113_LR1
一時以為錫金的烏龜會爬樹。爬山爬昏頭了。

IMG_9115_LR1 1013723307

回到農民區,再度在各戶人家的田裡垂直穿行,不過就快到家了!!

(看看右邊那張照片,是從手摸的石頭到腳下的石頭上,山裡人到上面鄰居家喝茶,就這麼去的……都是武林高手)

IMG_8968_LR1說是5公里路,加上農田裡的2公里路,不過我用APP記錄,上山那天共走了9公里。

從嚮導家的海拔1780米到蓮師洞的3200米,垂直爬了1400米。離尼泊爾邊境好近。

IMG_9660 IMG_9661

從小雨靡靡的竹林,到下冰雹的深山老林,再到山頂的暴風雪。

還好隔天早晨是個“雪晴天晴朗”的艷陽天,雖然只有短短幾個小時,恰恰夠我們到洞裡修法和走出暴雪區。

下山後我們在傍晚移居札西頂。聽說那兩日整個區域都是冰冷天氣,連大吉嶺都發生了六年以來最大的暴風雪,很多登山客被困在山上。我們算是不可思議的幸運,有那幾小時的艷陽天。

是日2017年3月18日(藏歷正月21日)適逢蔣揚欽哲旺波的124週年圓寂紀念日。

一切善妙吉祥。

廣告

關於 bella.chao
a simple wandering being on the less beaten tracks in samsar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