寇斯的修行故事——荷蘭中陰成就者的勵志傳記

算是跟這本書有點緣分吧。

在法國連著兩位師兄跟我推薦這本書後,一口氣讀完了,完全停不下來,而且非常受到啟發和激勵。過幾個月,橡樹林就問我要不要翻譯這本書,覺得這本書確實能利益很多人,所以就著手翻譯了。

2012260220973b

這本書和之前翻譯的幾本大成就者傳記最大的不同之處在於,這位寇斯先生不是什麼某某大成就者的轉世,一生感覺還挺坎坷的,個性也不是那種一般大家一見就說是菩薩的那型人,然後七老八十時又像大部分老年人一樣,病痛纏身,這個病、那個病,最末不是疼得不行,就是在打嗎啡。結果,這位老人家竟然停止呼吸後,獲得中陰成就,入定三天。

就因為他怎麼看都像是個普通人,所以他的成就特別激勵人。

書中另一個非常利益人的部分是,寇斯的妻子莉迪把他臨終到喪葬那段情況寫得非常仔細,當時是依據祖古貝瑪 · 旺嘉仁波切的指示,所以對需要為自己或親人準備後事的人來說,非常有幫助。詳細到連床單怎麼折、屍體怎麼抬到棺材裡、火化時棺材裡面都放了些什麼……鉅細靡遺,想得到的,想不到的,都包括在內。

去年翻譯結尾時,在莉迪的女兒凱蒂的幫助下,把寇斯叨叨絮絮之中不是很確定的幾個地方和莉迪確認了一下。過幾個月凱蒂還特別提醒我有什麼問題要趕快問,因為莉迪也來日無多了。因為這一層關係,又讓這部中譯版跟這家人結下了更深的緣分。

書本是在臺灣出版的,以下謹附上貝瑪 · 旺嘉仁波切的跋文讓無緣請書的法友法露共沾。

願有緣者都能見即解脫,圓證法身。

——————————————————————————————————————————————

內容簡介

這是寇斯.烏貝里斯.卡普泰因(Koos Oeberius Kapteijn)的故事。寇斯(1926-2006)成長於荷蘭北部,他先是擔任全科醫師的工作,後來成為心理綜合治療師 。莉迪.布格 (Lidy Bügel) 是寇斯的妻子,也是寇斯生命最後二十年的生活伴侶,她寫下這個故事,並非因為寇斯有多麼特別,而是因為他就像我們大家一樣,經歷了追尋生命意義的過程,不斷地在尋尋覓覓、跌跌撞撞、遭遇障礙、製造障礙,不時感覺完全地迷失、卻又在下一刻認為自己已經找到終極的生命意義。我們的生命不也經常如此嗎?而在這追尋的歷程當中,寇斯開始接觸佛法,並且遇見他的上師貝瑪.旺嘉仁波切。他具持極大的信心開始步上道途,持續前行,並且獲得了成就——意思是他在肉體死亡之後,仍舊維持了三天的禪定。

莉迪寫這本書的用意,首先,因為這是寇斯的心願,他想要把自己的生平故事供養給眾生,作為一個實例,希望能夠藉此幫助人們發現各自生命中的特定問題。其次,從佛教徒的觀點而言,寇斯履行了他這一生的意義,這是指寇斯在死亡之後,還維持了三天時間的禪定。對於莉迪以及其他許多認識他的人來說,這是一件非常鼓舞人心的事。如果寇斯能做到,我們也能做到!尤其是寇斯極為平凡,不是什麼被認證的重要轉世祖古,也沒有自幼就被送到寺廟裡;他只是一個你可以跟他一起開懷大笑的人,也是一個你會跟他完全鬧翻的人;簡言之,我們大家所有的一切人類缺點,他無一不缺。

本書共分為三個部分:第一部分是關於寇斯開始接觸佛陀教法之前的經歷;第二部分是關於他在接觸佛法之後的生命進程,並且簡短記述了「我家」或稱為多納.蔣秋.闕林(Dongag Changchub Chöling)的創立與發展;第三部分也是最後一部分,敘述了寇斯生病與死亡的過程。三個部分的內容都相當簡潔,穿插著莉迪的個人敘述以及來自寇斯本人的引言。

本書的意旨在於彰顯如下重點:即使你的起點是處於全然的迷惑混亂之中,你仍然能夠在生命結束的終點時,到達圓滿明覺的境地。 這本啟迪人心的小書簡短描述了寇斯的一生,以及「我家」閉關中心的創辦過程。但最重要的是,本書揭示了一個重點:即使你是從全然迷亂的起點出發,你依然能夠在生命結束時,處於圓滿的明覺之中。作者希望這本小書能為眾生帶來啟發,並對一切眾生的暫時安樂與究竟解脫有所貢獻,也願本書的讀者能夠深深發願,為自己的死亡做好準備,並且了知死亡是一件「沒什麼大不了的事」。

 

【結語】

◎文/(貝瑪.旺嘉仁波切)

我認識寇斯有好幾十年了。發生在寇斯身上的事,不是沒有原因和道理的。實話告訴各位,寇斯和我是非常好的朋友,我們會再度相遇,必然是出自前世的緣分。這只是我自己的一種感覺,不過我覺得他一定是甘珠爾仁波切以前的一位弟子。

寇斯對我的信任不只是對一位普通朋友的信任,因此我也信任他去分享那些來自我至為大恩珍貴上師們的教法,這些上師包括甘珠爾仁波切、敦珠仁波切與頂果.欽哲仁波切。

我想你可以說,我給予他的引導與教誨是以前行作為基礎,正行則是結合了大手印與大圓滿的六種瑜伽與依據甘珠爾仁波切伏藏的蓮師修持。我們很簡單但小心謹慎地講解了這些教法。

我要求他在死亡之前,務必準備好所有的一切,不只是他的精神修持,也包括他所有的個人事務與所有物;不管是留下什麼東西,都不應該造成任何人的受苦或不便。因此,在他最和善的莉迪以及孩子幫助下,他一一審視了自己所有的私人物品,逐步整理好一切東西,不是送人,就是拿去回收。

我之所以要求他這麼做,是有原因的。以前有很多、很多的弟子追隨偉大的巴楚仁波切(《普賢上師言教》的作者),他們從一個地方雲遊到另一個地方,以岩洞為棲身之處,或是住在樹下或廢墟裡。有一個弟子住在一處廢墟裡,用自己保存的一根骨頭熬湯。在這名弟子死亡的時候,有一個障礙阻止他獲得解脫。巴楚仁波切指示說,這名弟子必然留下了什麼東西,所以他差遣幾位侍者去這個弟子的房間查找。房間是空的,他們什麼也沒找到,但是巴楚仁波切堅持他們再找一遍。這次他們看見廢墟牆上有一塊石頭是鬆動的,在那石塊後面,那位弟子藏著那一小塊他之前用來熬湯的骨頭。他們把骨頭拿回去給巴楚仁波切,壓碎了拿來做一場餗供(嗅供)。完成供養之後,那位弟子終於獲得了寂靜:他從自己對那微不足道的湯骨之執著中,獲得了解脫。

在我們死亡之後,我們的心意會變得極端敏感細微。事實上,我們會變成敏感到能感受其他人的情緒,並且能實際見到和聽到他們的想法,肉體上的阻礙不復存在。那是一個極端痛苦的過程,因為我們能夠見到別人、聽到別人,但是他們卻沒有辦法與我們交流。那是痛苦且孤獨的;而且如果我們沒有讓修持堅定地根植於自己心中,那就會成為巨大迷亂與受苦的肇因。我們的心也可能變得非常粘著或憤怒,對最微不足道的事物生起執著;如果這發生在死亡的時刻,就會成為解脫的巨大障礙。

只要你有智慧並且對自己所受的教法具有信心,那麼上師與教法的加持便可留存並施行於當今這個時代。我能看見寇斯在他自己的修持上有所進步,並且他的疾病沒有對他形成障礙。即使疼痛極端劇烈,以致於他必須使用嗎啡的時候,他也能有短暫的片刻想到其他眾生的苦,並且將情況轉化成一種加持。「生病真好。只要我們具持菩提心的心念,疾病就能耗盡自己和他人過去的惡業。」藉由實修這樣的心態,他明白疼痛不是永久的,並且能夠生起對其他受苦眾生的悲心。

當他明白自己所擁有的時間是如此珍貴的時候,疾病也成為另一種加持:他無法拖延或是敷衍自己的修持,因為他離死亡愈來愈近。如同佛陀所說:「每一個出生的人,都有死亡的那一天。每一個聚會,都有解散的時候;每一個建築,都會崩潰瓦解;積聚的一切,終將散盡。同樣地,每一個出生的盡頭都是死亡。」因此我經常提醒他:明天或是下一輩子,哪一個會先來?我們永遠不得而知。因此,他沒有浪費自己的時間,非常精進地修持。

我們大家全都需要知道如何恰當地死亡,以及如何為我們的下一輩子做好準備。「一切和合事物的自性都是無常,一切的墮犯(惡業與煩惱)都會帶來苦,一切現象的自性都不實存,超越苦就是究竟的寂靜。」從他死亡的時刻判斷,我知道他確實進行了正確的修持,並且獲得了解脫。

博客來: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86321

城邦:http://www.cite.com.tw/book?id=76246

廣告

關於 bella.chao
a simple wandering being on less beaten tracks in samsar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