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ing a bank account in Nepal (for student visa application)

Maybe it’s just my bad luck, but after going to Rangjung Yeshe Institute’s office several times and 3 times to Nabil Bank due to the persons I talked to failed to let me know what is the complete list of things you need to open an account, I thought it might be helpful for some to note it down here. What you need to bring to the bank for account opening:

  • A letter from RYI (theoretically from Kevin at Finance, but mine was issued by Phuntsok at Admin)
  • Passport
  • 2 ID photos
  • Google map print out of your address location (1/4 of A4 size), or you can draw the map on application form like I did in the bank

尼泊爾的物價和辦事效率

尼泊爾確實是個修心養性的地方,逼得你沒有耐性都不行。

為了買個檯燈,來了這家賣中國IKEA東西的店兩次,第一次來前,打了至少五次電話都沒人接。來了之後店員不在,過了15分鐘老闆來了也找不到店員,因為老闆找不到貨,說WhatsApp聯絡。

談好價錢,確認好東西後,每天說明天送貨,過了一個多禮拜影子都沒有,最後消息也不回了。

今天在讀上門,只有這箱破爛到不行的燈。能怎麼辦?全尼泊爾沒看到類似的燈,只好領回家去。

不只破爛,燈的價錢是中國的2.5倍,燈泡的價錢是5倍!

不過,比起銀行開戶的慘痛過程,這是小巫見大巫了。

為了銀行開個戶,學校跑了兩趟問哪家銀行、需要什麼文件,學校的人竟然忘了告訴我要一封學校的信,所以白跑銀行一趟。

為了那封信,問了四個人,兩個部門推來推去,好不容易拿到信後,早上去了銀行,又發現上週經理忘了告訴我要兩張照片。

頂著豔陽高照、滿街塵土飛揚的大熱天回去拿了照片,第三趟去銀行後,滿心以為就有戶頭了⋯⋯

並沒有。連銀行帳號都沒有!要你過一小時打電話去客服中心問帳號,三天後去領支票本,一週後去領ATM卡。所以是否真的能完成尼泊爾銀行開戶,下週見分曉⋯⋯😂

***

還有一件事情超搞笑,因為這邊的地址和舊日本系統類似,沒有什麼路和門牌號碼的概念,通常就是寫某某區,靠近哪個地標之類的。所以表格裡面有一欄佔了半個頁面,是要你按Google map畫出自己住的地方在哪裡⋯⋯

總結一下,Nabil Bank開戶需要的文件:

  • 學校(單位)信函說你是學校的一員
  • 護照
  • 證件相片2張
  • 不想畫地圖的話,可以試試印半張紙大小的Google map,看他們能不能讓你用貼的

捕捉爬蟲類的老爺爺 Lizardman

快要離開美國前,趕緊到家附近的山上再享受一次春光明媚的大自然。

Went hiking again before leaving US and ran into an interesting fellow hiker with vast knowledge of wildlife. Felt very safe to walk with him as according to him, this is the mating season of rattlesnake and king snakes. Thank goodness I haven’t came across any snake so far.

山上滿是黃色的小黃花。今年雨水多,野草長得比人還高。

路上遇見一位老爺爺,按南加禮俗得打個招呼。順口問了一句他背包上插的一支竿子是魚竿麼?竟然是抓蜥蜴用的,說蜥蜴腹部會有很漂亮的紋路,抓起來好照相,也會帶回家院子裡養。

無獨有偶,還碰見另一個騎自行車的老頭說他太太也在自家後院裡馴化了一隻大蜥蜴,訓練到蜥蜴會爬到他們手上吃東西。好吧,澳洲人在院子裡喂鸚鵡,上紐約州人在院子裡喂蜂鳥,我們南加人在院子裡喂蜥蜴⋯⋯

img_4380 img_4379

img_4376

老爺爺還試著表演給我看,還好沒抓到。我實在也沒有特別想看蜥蜴,不過跟他走在一起很安心,因為他會徒手抓蛇。他說這兩個月是響尾蛇和大王蛇的交配季節,所以蛇類很活躍。

他身上帶的這個放小刀的皮套就是他抓的蛇做的——萬幸我們路上沒看到蛇,阿彌陀佛。

本來只是想稍微轉轉,連瓶水都沒帶。不知不覺,也走了快兩個小時。春天上山實在好。

順便貼一下上週去Lake Elsinore那邊山上看到的野罌粟花。

元宵節、擦燈日

元宵節,認真把家裡的水晶燈擦得亮亮的。適逢神變日,當作燈供🏮

然後賞自己一碗酒釀桂花芝麻湯圓😋

Cleaning the chandelier as lamp offering on this auspicious day, followed by some traditional rice ball desert for the Chinese Lantern Festival (also today) .

跟我旅行過的人都知道我很能搬東西。這個燈和另一個水晶燈是eBay上買的,從紐約運到矽谷,在eBay總部一個慈悲同事的辦公桌下塞了一週,然後跟我一起出差的開發部同事跟我一起在開完會的深夜、憂心被保安警衛當賊的情況下把這兩個碩大的箱子📦搬上車(想那會兒我還不會開車呢),然後搭著當時還不錯的美聯航來到魔都上海。現在那些同事應該都前程萬里,在中國互聯網的熱浪中遍地開花去了。

一邊擦燈一邊想,為什麼水晶燈是奢侈品呢?買燈不難,麻煩的是日後得有傭人三不五時地經常清理。就像Hermes的包,心一橫也可以買得下手,問題是那包那麼重,只適合有司機給妳開門,兩步路坐下喝個下午茶,再姍姍回車上的日子,完全不適合工薪階級拿著筆電、文件的到處奔波。

不過,擦燈挺有療癒效果。看到東西變清淨,心也跟著輕快起來。

在台灣上過的最讚瑜伽老師

真的沒見過這麼龜毛的印度人,也是我在台灣上過的瑜伽老師裡最操也最爆笑的。

在Royal Yoga上完一節頗有趣的「瑜伽椅」(這個課很好,以後熟悉了,回家看電視可以繼續做),想說接著上一節「療癒瑜伽–排毒與循環機能」放鬆一下(因為之前上過一堂背部的療癒瑜伽,就是很療癒、拉拉筋、很放鬆的那種),結果變成最近上過最操的課。

首先,雖然是上班時間,但是全滿。我心想「大家都來放鬆吧。」一開始是挺放鬆的,呼吸練習、伸展,然後開始全套拜日式時就不輕鬆了。

Soni老師算是很慈悲,估計也知道台灣人不可能去記那一個個動作的名稱,所以拜日式的動作就用中文1、2、3⋯⋯(對,中文唷。沒上過印度老師整節課講中文的瑜伽課吧?)然後大概怕你不專心,可以4567、4567的不做整套的。接著我就開始被抓包了,因為真的還不習慣用中文上課,我的左右經常就是做反的⋯⋯別的老師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反正我左右都有做到啊,但是他不行,就是得做對😭

這時我就想到,為什麼滿班的情況,我慢悠悠地走進教室,結果落在老師正前面第一排唯二的位置呢?同學們是故意的吧⋯⋯😭

「為什麼別人都在做動作,妳沒有在做?」咦,瞄一下旁邊的,真的耶,別人有腳的動作,我只有手的。「我沒聽到⋯⋯」「大家都聽到了,為什麼只有妳沒聽到?」再左右瞄瞄,真的全班只有我(總不能跟你說,因為你講話太好笑,我滿心想著要記下來po文,於是就走神了⋯⋯)

但是旁邊另一個唯二位置的大媽他就不調。這位大媽害得我可慘了。幾次老師來調我,剛好我只能往右看大媽,一緊張會忘了動作、只能跟著看到的人做,大媽老做錯,害得我錯上加錯,老師沒準覺得我是來鬧場的。😈

然後有那種兩隻手前伸的伸展動作,我伸得很爛,他過來幫忙加深,「是妳要用力,不是老師要用力!」真的耶,我以前沒想過,每次有老師來拉的時候,真的是會自動偷懶讓老師拉。不過細想,確實應該自己做,這樣才有鍛鍊到,而且也只有自己知道到底能再前伸多少,老師硬拉的話拉傷了怎麼辦⋯⋯有在反省。

不是只有我,幾乎每個人都被調過(除了大媽)。做warrior 3之類的動作時(那種單腳站立,彎腰90度,兩手前伸,另一隻腳往後伸,全身呈T字型的動作),老師去調最後一排的同學,「妳的手要用力」——我心有戚戚焉,因為像我這樣手臂沒力的人,真的要使出吃奶的力氣,才可能把兩臂貼在耳邊伸直的——「妳的手沒有用力,臉太用力!」撲哧,害我一笑差點摔倒⋯⋯🤣

然後細緻到什麼程度?就像上面那個動作,「兩邊髖部要平的」,我加州瑜伽館的老師算很挑剔的了,也就只講這樣,「妳現在右邊長、左邊短,還要練,練到兩邊一樣長才對」,意思好像是一邊從手指到髖部的距離和另一邊不一樣,因為整體平衡不夠好,所以會用上半身的某一側去補足平衡。第一次聽到這個竅訣。(下課後去查了老師的履歷,師資班的老師,這是平常要求師資班的吧?感覺這類高深提示都是賺到了)

還有一些很基礎的事情也會不斷提醒。「要呼吸,不可以憋氣。」這句話至少聽了快20遍。

他中文都學會了,應該教了不只一兩年,還這麼認真、敬業真的是不容易。我上過德國、中國、美國、泰國、尼泊爾、印度的瑜伽課,老師從印度人、美國人、中國人、德國人、南非人、義大利人、泰國人、俄羅斯人都有,這位Soni老師真的是名列前三的好老師。

順便再吐槽一下上海的Y+。收費那麼高,瑜伽墊排的密密麻麻的,老師上課只動口不做動作,一節課完全不幫人調姿勢,真的不是我不續會員。這家有開去上海就好了。

寇斯的修行故事——荷蘭中陰成就者的勵志傳記

算是跟這本書有點緣分吧。

在法國連著兩位師兄跟我推薦這本書後,一口氣讀完了,完全停不下來,而且非常受到啟發和激勵。過幾個月,橡樹林就問我要不要翻譯這本書,覺得這本書確實能利益很多人,所以就著手翻譯了。

2012260220973b

這本書和之前翻譯的幾本大成就者傳記最大的不同之處在於,這位寇斯先生不是什麼某某大成就者的轉世,一生感覺還挺坎坷的,個性也不是那種一般大家一見就說是菩薩的那型人,然後七老八十時又像大部分老年人一樣,病痛纏身,這個病、那個病,最末不是疼得不行,就是在打嗎啡。結果,這位老人家竟然停止呼吸後,獲得中陰成就,入定三天。

就因為他怎麼看都像是個普通人,所以他的成就特別激勵人。

書中另一個非常利益人的部分是,寇斯的妻子莉迪把他臨終到喪葬那段情況寫得非常仔細,當時是依據祖古貝瑪 · 旺嘉仁波切的指示,所以對需要為自己或親人準備後事的人來說,非常有幫助。詳細到連床單怎麼折、屍體怎麼抬到棺材裡、火化時棺材裡面都放了些什麼……鉅細靡遺,想得到的,想不到的,都包括在內。

去年翻譯結尾時,在莉迪的女兒凱蒂的幫助下,把寇斯叨叨絮絮之中不是很確定的幾個地方和莉迪確認了一下。過幾個月凱蒂還特別提醒我有什麼問題要趕快問,因為莉迪也來日無多了。因為這一層關係,又讓這部中譯版跟這家人結下了更深的緣分。

書本是在臺灣出版的,以下謹附上貝瑪 · 旺嘉仁波切的跋文讓無緣請書的法友法露共沾。

願有緣者都能見即解脫,圓證法身。

——————————————————————————————————————————————

內容簡介

這是寇斯.烏貝里斯.卡普泰因(Koos Oeberius Kapteijn)的故事。寇斯(1926-2006)成長於荷蘭北部,他先是擔任全科醫師的工作,後來成為心理綜合治療師 。莉迪.布格 (Lidy Bügel) 是寇斯的妻子,也是寇斯生命最後二十年的生活伴侶,她寫下這個故事,並非因為寇斯有多麼特別,而是因為他就像我們大家一樣,經歷了追尋生命意義的過程,不斷地在尋尋覓覓、跌跌撞撞、遭遇障礙、製造障礙,不時感覺完全地迷失、卻又在下一刻認為自己已經找到終極的生命意義。我們的生命不也經常如此嗎?而在這追尋的歷程當中,寇斯開始接觸佛法,並且遇見他的上師貝瑪.旺嘉仁波切。他具持極大的信心開始步上道途,持續前行,並且獲得了成就——意思是他在肉體死亡之後,仍舊維持了三天的禪定。

莉迪寫這本書的用意,首先,因為這是寇斯的心願,他想要把自己的生平故事供養給眾生,作為一個實例,希望能夠藉此幫助人們發現各自生命中的特定問題。其次,從佛教徒的觀點而言,寇斯履行了他這一生的意義,這是指寇斯在死亡之後,還維持了三天時間的禪定。對於莉迪以及其他許多認識他的人來說,這是一件非常鼓舞人心的事。如果寇斯能做到,我們也能做到!尤其是寇斯極為平凡,不是什麼被認證的重要轉世祖古,也沒有自幼就被送到寺廟裡;他只是一個你可以跟他一起開懷大笑的人,也是一個你會跟他完全鬧翻的人;簡言之,我們大家所有的一切人類缺點,他無一不缺。

本書共分為三個部分:第一部分是關於寇斯開始接觸佛陀教法之前的經歷;第二部分是關於他在接觸佛法之後的生命進程,並且簡短記述了「我家」或稱為多納.蔣秋.闕林(Dongag Changchub Chöling)的創立與發展;第三部分也是最後一部分,敘述了寇斯生病與死亡的過程。三個部分的內容都相當簡潔,穿插著莉迪的個人敘述以及來自寇斯本人的引言。

本書的意旨在於彰顯如下重點:即使你的起點是處於全然的迷惑混亂之中,你仍然能夠在生命結束的終點時,到達圓滿明覺的境地。 這本啟迪人心的小書簡短描述了寇斯的一生,以及「我家」閉關中心的創辦過程。但最重要的是,本書揭示了一個重點:即使你是從全然迷亂的起點出發,你依然能夠在生命結束時,處於圓滿的明覺之中。作者希望這本小書能為眾生帶來啟發,並對一切眾生的暫時安樂與究竟解脫有所貢獻,也願本書的讀者能夠深深發願,為自己的死亡做好準備,並且了知死亡是一件「沒什麼大不了的事」。

 

【結語】

◎文/(貝瑪.旺嘉仁波切)

我認識寇斯有好幾十年了。發生在寇斯身上的事,不是沒有原因和道理的。實話告訴各位,寇斯和我是非常好的朋友,我們會再度相遇,必然是出自前世的緣分。這只是我自己的一種感覺,不過我覺得他一定是甘珠爾仁波切以前的一位弟子。

寇斯對我的信任不只是對一位普通朋友的信任,因此我也信任他去分享那些來自我至為大恩珍貴上師們的教法,這些上師包括甘珠爾仁波切、敦珠仁波切與頂果.欽哲仁波切。

我想你可以說,我給予他的引導與教誨是以前行作為基礎,正行則是結合了大手印與大圓滿的六種瑜伽與依據甘珠爾仁波切伏藏的蓮師修持。我們很簡單但小心謹慎地講解了這些教法。

我要求他在死亡之前,務必準備好所有的一切,不只是他的精神修持,也包括他所有的個人事務與所有物;不管是留下什麼東西,都不應該造成任何人的受苦或不便。因此,在他最和善的莉迪以及孩子幫助下,他一一審視了自己所有的私人物品,逐步整理好一切東西,不是送人,就是拿去回收。

我之所以要求他這麼做,是有原因的。以前有很多、很多的弟子追隨偉大的巴楚仁波切(《普賢上師言教》的作者),他們從一個地方雲遊到另一個地方,以岩洞為棲身之處,或是住在樹下或廢墟裡。有一個弟子住在一處廢墟裡,用自己保存的一根骨頭熬湯。在這名弟子死亡的時候,有一個障礙阻止他獲得解脫。巴楚仁波切指示說,這名弟子必然留下了什麼東西,所以他差遣幾位侍者去這個弟子的房間查找。房間是空的,他們什麼也沒找到,但是巴楚仁波切堅持他們再找一遍。這次他們看見廢墟牆上有一塊石頭是鬆動的,在那石塊後面,那位弟子藏著那一小塊他之前用來熬湯的骨頭。他們把骨頭拿回去給巴楚仁波切,壓碎了拿來做一場餗供(嗅供)。完成供養之後,那位弟子終於獲得了寂靜:他從自己對那微不足道的湯骨之執著中,獲得了解脫。

在我們死亡之後,我們的心意會變得極端敏感細微。事實上,我們會變成敏感到能感受其他人的情緒,並且能實際見到和聽到他們的想法,肉體上的阻礙不復存在。那是一個極端痛苦的過程,因為我們能夠見到別人、聽到別人,但是他們卻沒有辦法與我們交流。那是痛苦且孤獨的;而且如果我們沒有讓修持堅定地根植於自己心中,那就會成為巨大迷亂與受苦的肇因。我們的心也可能變得非常粘著或憤怒,對最微不足道的事物生起執著;如果這發生在死亡的時刻,就會成為解脫的巨大障礙。

只要你有智慧並且對自己所受的教法具有信心,那麼上師與教法的加持便可留存並施行於當今這個時代。我能看見寇斯在他自己的修持上有所進步,並且他的疾病沒有對他形成障礙。即使疼痛極端劇烈,以致於他必須使用嗎啡的時候,他也能有短暫的片刻想到其他眾生的苦,並且將情況轉化成一種加持。「生病真好。只要我們具持菩提心的心念,疾病就能耗盡自己和他人過去的惡業。」藉由實修這樣的心態,他明白疼痛不是永久的,並且能夠生起對其他受苦眾生的悲心。

當他明白自己所擁有的時間是如此珍貴的時候,疾病也成為另一種加持:他無法拖延或是敷衍自己的修持,因為他離死亡愈來愈近。如同佛陀所說:「每一個出生的人,都有死亡的那一天。每一個聚會,都有解散的時候;每一個建築,都會崩潰瓦解;積聚的一切,終將散盡。同樣地,每一個出生的盡頭都是死亡。」因此我經常提醒他:明天或是下一輩子,哪一個會先來?我們永遠不得而知。因此,他沒有浪費自己的時間,非常精進地修持。

我們大家全都需要知道如何恰當地死亡,以及如何為我們的下一輩子做好準備。「一切和合事物的自性都是無常,一切的墮犯(惡業與煩惱)都會帶來苦,一切現象的自性都不實存,超越苦就是究竟的寂靜。」從他死亡的時刻判斷,我知道他確實進行了正確的修持,並且獲得了解脫。

博客來: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86321

城邦:http://www.cite.com.tw/book?id=76246

在美國洗證件照巨貴

忍不住吐槽一下。

護照照片用完了,需要洗兩張。

先去了Costco,可以幫你照新的,但是不給洗2×2的照片,4×6的就可以洗。5美金,價格可以,但是我剛做完熱瑜伽,怎麼樣也不是適合照相的時點。

再去了UPS Store,結果他們機器剛好壞了,在等零件,不知猴年馬月才會送到。店員很好,直接叫我去同一條路上的CVS。

CVS裡面放的是柯達的機器,是可以洗2×2的,但是要$14美金。我發神經嗎?洗兩張照片,花台幣四百多元!

回家上了Walmart網站,價錢是好點,但是洗兩張證件照也要$8元錢。

然後很節儉的我發現,洗4×6的相片只要$0.25,於是我剪輯後,一張$0.25的照片可以洗出6張證件照。只有傻子、懶人、富人和不用電腦的老人家才會去花那麼多錢在美國洗證件照吧。

Screenshot (6)

車苦 🚗 auto suffering 


一個多月沒開小灰,出門覓食時發現,發不動了!😱

果然,電子寵物也需要主人的關注。

My beloved car has been idle for over a month so it wasn’t completely a surprise when it couldn’t be started. 

保險公司派了個大帥哥來「救援」。帥哥啥也沒幹,猛踩油門幾下,就搞定了。讓我非常之囧囧囧

GEICO service is pretty good. Just by sending a request via their mobile app, I had them dispatch a roadside service agent at my door within 30 minutes. 

And, without doing anything else, he just took my key, started the engine and hit the gas pedal making those noises, then voila! 

I don’t know how many idiots like me he had to encounter everyday. Hopefully I’m not the only one. 

於是腦海中浮現了:

沒錢時,賺錢是苦;有錢時,守護錢財是苦;最終錢財耗盡時,也是苦。

同理:沒車時,哪裡都去不了是苦;有車後,發不動是苦,不會停車是苦,花錢買汽油喂它也是苦⋯⋯雖然守護不易,還是有了感情,等要和它分別的時候,應該也會是苦。

再次稱讚一下:CRV真是好車!

Lesson learned: Living in Southern California without a car is suffering–literally legless. Having a car is also a suffering–the maintenance, parking, tickets, even mistakened tickets! Parting with the car will most likely also be a suffering. As the teaching said, these material possession is a suffering in the beginning, middle and end. 

བལ་ཡུལ་བོ་དོང་དགོན་པར་ཕྱི་ཟླ་ ༨ ཚེས་ ༢༣ ཉིན་ས་སྐྱ་ཁྲི་འཛིན་ཞེ་གཉིས་པ་མཆོག་གིས་གང་བློ་མའི་ལྗགས་ལུང་གནང་སྐབས།

The Inborn Characters 從小見大

17799177_10158716259995727_3846374612839166046_n

拍這張照的時候,看著這三位的互動,覺得甚是奇妙。

這張照片也確實如實傳達了他們各自獨特的性情。

虛空金剛仁波切的一舉一動就像個國王,很明確,氣勢十足。從我第一次看到他,連話都還不會講的時候,就是如此。

悉達多金剛仁波切沈穩堅決地不理會虛空金剛叫他一起玩的各種比劃,目不轉睛地看著台上的藏族傳統吉祥舞蹈——而且是雙手合十地觀看。肯定是位不得了的修行人,從前世流續至今的氣質。

祿頂霞仲仁波切則是一直默默地觀看身邊的這一切。生為未來傳揚戒律的接班人,天然具有默然出離的特質。

雖然前世來生是看不到也摸不著,但是我每次看到小孩子們,就會更加確信那些前世習氣延續至今的印記是如此深刻地烙印在我們內心,影響著我們的一舉一動。

Whenever I see young kids with strong inborn characters, it always reminds me of how our habitual patterns from past lives can continue affecting our behaviors and thinking patterns.

Akasha Vajra Rinpoche has always been like a king, since the first time I saw him—that is, a baby could not even utter a word yet acts as a king, centered, decisive, giving clear orders around with charisma and leadership.

To Akasha Vajra Rinpoche’s repeating requests to play, Siddharth Vajra Rinpoche simply shrugged them off, and continued to one-pointedly watch the auspicious dance performance on the stage, even with palms folded together at heart level! He must have been an amazing practitioner.

And Luding Shabdrung Rinpoche, he simply observed all this silently. A good quality for someone born to be a future vinaya holder, I guess.

The continuum…

May we cultivate positive habits to bring forth even greater positive habits for proceeding on the path of benefiting others.

 

更多登基大典的照片 / More 2017 enthronement pictures at:

https://www.facebook.com/media/set/?set=a.10158716254780727.1073741850.886060726&type=1&l=8e169df2fa